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黑年中】生日快乐 CP:葵新

◎兔王国背景




就像他们青梅竹马的年幼时期开始、简陋布局,一条枝桠规划出一块属于他们的自身领域,模拟着豪华场景下由泥沙堆积而成的可塑型糕体,加之稍许名义上的短小断木。少年们试图用摩擦起火,惹得焦躁与“灰头土面”仆仆得笼在裸露出的干净皮肤上,毫无预兆的星星火苗在年轻瞳眸中燃起一瞬希冀便挥之又去,短暂得宛如昙花一现。但这并不能打消气盛意志——就好比置身后外的这座繁华宫殿,层叠建筑被温馨灯火羽化边沿融入深夜,生机从向阳之处崛起,夜市上还不断传来彼伏叫卖。

金发的小王子扬着遮掩不了的笑意——他刮弄去属于他的小护卫清冽脸颊上的污渍泥巴轻轻呵笑,灰黑色的小护卫顺势眯起一边的眼睛下意识依附着伸递过来的柔软手掌,像个温顺的黑猫。随后“啪”的一声因为过于激动而重新溅起一身泥巴。

“新、新?怎么了?”
“嗯没事。被王子殿下忽然细心照料有点过于兴奋了。”
“...唔啊新你,别总是这样叫我了。”

小王子重新把被一时兴起而破坏的堆积物重新归纳为一团,双掌并用得拍捏出圆滑表面,他的海色瞳仁里流转着无尽儒雅与包容——小护卫这样想着,闷不做声得朝着他的王子殿下挪动了几分。葵将最后一支算作笔直的纤细枝桠安插在所谓的庆生蛋糕上,露出了有些委婉的悲戚表情,卯月新全都知道。小护卫搭上他紧扣在膝骨的手掌,自顾自得用着平淡的语调哼唱起来。

“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噗、哈哈哈...新,笨蛋、应该是我来唱才对吧..!”

小王子抬起脸颊,他柔和的双眼挂着还未滴落下来的晶莹水珠,卯月新木讷得用指腹擦去泪渍,不料涂花了对方原本整洁的侧脸。葵用衣袖的一段抹擦去碍眼的,破涕为笑。

“之后、等我长大了,我会给新一个最完美的生日!”





卯月新缓过神来,他的王子殿下正钦受着成年礼的眷顾,金碧皇冠斜依在头顶,毛皮披肩因潇洒转身的挥动而扬起细微振动。葵的脸上多了份自信和令人肃然起敬的严峻,唯有他再清楚不过,王子殿下的内心依旧是个柔软的带着笑靥的温暖人儿,尽管长大的他们屡次被国王派来检查的女仆长教导着“作为将来要继位的王子殿下请不要再任性得跑出去玩泥巴了!”等类似话语,他们乐此不疲、低垂眉目老实坦白,却又在他人转身之后相视一笑。

他跟着葵回到属于王子的房间,今天的王子殿下并没有多余时间来与自己有个长久注视,卯月新一时有些不习惯,褪去毛皮的葵显得单薄了些、但更为亲切。皋月葵先于一步推开走廊尽头的厅堂大门得以留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的王子殿下作出一个优雅的请进姿势,这使得他捏在佩剑的手慌不择乱得冒着细汗。

宽敞室内由明朗落地窗提供清晰视觉,整洁长桌上摆放着预期准备的精致蛋糕,卯月新想起了什么,有些吞吐得想开口。王子殿下带着神秘得嘘禁手势眨着单眼,他迈着愉快步子在落地窗前拉上厚实帷幕,视野倏忽被昏暗替代,接着不到数秒便被暖色灯火重新点亮。最后王子殿下持着烛台点亮了蛋糕上的笔挺蜡烛,火光幽静得燃烧在眼前,他的海色瞳眸上印出一道跳跃的火蛇。

“新、这是我兑现的诺言。”

王子殿下将食指指腹点缀在护卫的下唇,似是要阻止他谈吐一些不符合气氛的话语,因过度紧张而有些发颤的手被对方温和得覆盖上,随后一丝冰凉的气息嵌入其中,别扭得掐在中指与小指之间。目光沉陷、孕育情深。

“生日快乐,新。今年的礼物,请永远陪伴与我吧。”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