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楚留香❤武华、私心少武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2018.4.30 ChinaJoy上海赛区预选赛
天佑家 《阴阳师》——《红叶狩》

第三名


GM视频(正机位):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3NzQ3MTcyOA==.html

现场摄影1(第五个阴阳师,正机位特写跟进):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838046


现场摄影2(第二个阴阳师,正机位特写跟进):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891366

自录二楼(俯视):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839633


这边没定时提早发一下 怕熬不到11点过去了

#七瀨生誕祭2017#


在打下这些字之前 我像个坠入爱河的少女一般惶恐不安
我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修饰你 我的爱人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被朋友推荐进了这个企划
初入的一曲《My Gloria》 回忆起来还是让人动心动情
渐渐得步入这个深潭 随后我知晓了ALIVE旗下的另一组合 它名为SOARA


像这碧蓝天空“咚”得进发 积极与青春填满的活力乐队
第一眼人设上 我苦恼这你与队长大原空的模样相仿
却在填写初印象的时候坚定得在这个叫“七濑望”的少年名下写下了一句“我喜欢你”
——心悦君兮君不知


开始的时候我和当初的一切幼稚想法相同
既然是青春题材并且冠以笨蛋组合的你与他们
是不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实则非也
我费力得听完了所有的drama 靠着自己仅有的一些知识去了解你 了解你深爱的音乐 贝斯 还有你最爱的SOARA
你的家庭 你的笑容 还有你的性格
他们常说爱笑的人一定度过了许许多多自我安慰的日子
我害怕你也这样
所以当我看到那句猜测的单亲家庭的时候 我哭了一个晚上
甚是矫情 也着实难以自控
他可能是真的走到我心里去了


我喜欢上那个不管听到什么都想要去尝试一下的你
我喜欢上那个就算有些难过也会打起精神来的你
我喜欢上那个苦苦训练不惜伤到手指的你
我喜欢上那个在舞台上活力四射迸发热情的你


而我最喜欢的还是被叫着笨蛋还能傻傻接受的你
你不高傲自负 也非低声下气
你拥有的 是我所缺少得不到的东西


那天 那个少年从高中时代的一张稚气脸庞蜕变成了夹起刘海帅气模样的大学生
他长大了
多了一份心动的感觉
你是SOARA的末子 也是ALIVE最小的那位
幼稚起来可以和前辈的空打打闹闹
稍有些恶作剧小心思得“吓唬”隔壁的纯良队长
也让人难以忘怀的在及时时间里关注着队友的一举一动


「曾经无数次出错后后悔不已 却又逐渐变得积极」
「爱上那个喜欢幻想的你 那些细小的过失 我也不会去在意」
「能够听见的 拥有蝉鸣夏天的声音」
「不再会因偶尔振翅离巢受困于阴潮人海」
「生命之芽 将你我呼唤」


这一路以来 感谢你对我的陪伴
我不会是那个最好的 但我希望会是更好的
愿世人都会爱戴你 我的爱人
祝你19岁生日快乐❤

【王者荣耀/云亮R18】终有所属

被河蟹了我们走wb外链:


CP:赵云×诸葛亮 HE

背景可以看做是带着前世记忆的峡谷

#云亮#




他分明就是有意而为。

藏着算计与狡黠的水色眸子,单薄肢躯仿佛要渗透过穿堂的风,视野持平,睨着漠然的光影投射出一副无谓的模样。赵云感觉莫名有股火,抑着胸腔里孕育翻滚、嘈杂混乱,握着的五指紧攥又松撤开,力不从心。

「将军既然如此在乎在下,可未曾见过表示。」

这是一场无声硝烟,从诸葛亮的挑衅开始,嗤人笑梦是他的拿手绝活,文字游戏定然不比这绝代智谋。赵云沉着脸迈步缩短他们的距离,因高差覆盖的人影笼住了军师变味的脸色,接着宣泄怒火的啃咬在他的唇瓣上,单手禁锢着腰际扎起一圈统治领域,空余另掌垫隔在墙体与头颅之间,不忘细心护着。

犬齿因交缠磕碰到柔软之处,引得短暂惊呼泄露嗓音,气息紊乱。赵云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变本加厉得撬开防线,舌叶扫过上颚的起伏,带着轻微瘙痒连动反映在下意的推搡上,交互的津液带出湿漉的水声,意乱情迷之间诸葛亮还想着前几日他醉酒之时嗤笑着对方“呆子”,当下却被压制得略有窘态。

赵云终是撤离了些,诸葛亮看到他的嘴动了动。这次他唤他为“亮”,道不尽、诉不终的缠绵之音,破堤为洪。












想写的长篇的一段 开车之前的
我慢慢码emmmm

和军师的开黑xxx最近云妹四连啦
话说有玩语c的嘛....(

【王者荣耀/云亮】心许之意

CP:赵云×诸葛亮


短打 自己过瘾








诸葛亮把手中最后一株花枝插入泥土里,起身轻动连带着周遭的微风吹入嗅觉一股馥郁,和平地带免去战争颓圮遗留下的污渍,风和鸟语唏嘘阵阵,点缀上艳丽花骨的杂草坪地来年定会生机盎然,军师的嘴角不由自主得浮现一抹浅淡的微笑,直至余光渗入额外人影逐渐收敛。整顿归来的将军迈着步伐走向营地,温和视线一扫先前凛冽朝着自身投射过来,附带着他搁置在肩头的长枪尖端、万丈光芒。

聚起的人影埋没去高挑身影,军师目送去残存在眼底的最后甘蓝发带、目色沉坠。孙夫人在几日前偷摸拉着自己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大致内容有关乎追问对于将军的意向如何,军师凝着似笑非笑的颜情,眼帘低垂半敛羽扇之下,“谁知道呢。”服帖刘海因扇动而翻卷起细微幅度,“有劳大小姐的关心,孔明自有分寸。”聪颖如他,并不是不清孙夫人的话语用意,连年纷飞无视儿女深情,这点他再清楚不过。

庆功宴上的杯酒相撞,借由助兴的琴音涓流细入耳孔,褪去皮革的五指摩挲着杯环上的精致雕刻、随后仰头而饮,主要功臣坐于正脸对峙,俊秀模样因庆酒浇灌显得脸颊攀红,趁此契机对上视线,像是虔诚信徒似得如常举起杯具上擎前臂作势,对面将军又露出了类似颇为欣喜的表情,只惜此情此景无法深刻投入,军师缓着嗓音低语请求:

“臣不善酒力,先行告退。”

帐外暮色已至,临近篝火连缀出一副模糊画面,滋滋散着焦灼的气味。大抵是夜色闲情所致,军师回到晨日所饰的那坪草地,席跪而坐,几步外跫音寥寥,倒是毫不意外来人拨开层叠阻碍,温和声线道着问安:“军师,云可以坐在这里么?”

“...”本以为是主公的台本幻灭一滞,至少现在、诸葛亮作为暧昧事件中的主人公之一还有些犯愣说辞,“将军请便...。”

没有多余话语,静默得仰面观测星辰仿佛是两人间默契的一致行为,诸葛亮向着身侧之人小心瞥去,不料对方也探着这条路子,撞上的视线里他发现赵云提着一壶酒,还未开封。

“子龙,喝酒么?”
“军师不是...嗯、好。”

不言而喻得向着对方靠近一步,摩肩之际、诸葛亮将原本置于酒盖上的目光跳跃至极近距离下的对方瞳眸,抵着肩头因略微高差而掀着眼帘瞅着对方,赵云明显顿挫了行动,身子有些僵硬,腹语纠葛着、举步为难。

“子龙,”羽扇恰到好处得格挡在唇瓣之间,军师的低笑从后面传来,敲着鼓膜,“子龙方才是想吻我么?”

“...”

“那子龙可要好好学学了。”沉默代替了允许,挪开障碍的羽扇主动凑前送上,对方薄唇沁着酒香温软,倚仗气势舌尖戳敲开防线,舔抿探路的甜腻味觉漾于唇齿,“这种事情,子龙应该不懂吧。”

笑音还未渗透多少,原本木讷的人便欺身而上,一扫先前模样压制着自身臂膀,喘息间听闻对方说着什么,军师这才有种置入虎穴的担忧。

“是,军师的话、子龙受教了。”








——
然后就被吃干抹净了呗(
你猜我会写车么

开不动车 我还是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