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禾几_sekai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蓝思追❤追仪、双道长

【ALIVE/Growth】记忆是一种聚首CP:昂卫

◎先前的警匪paro设定
前提:boss衛的身份已经被揭穿,衛不辞而别
回忆穿插现实








「Remembrance is a form of meeting.」



没有任何预兆得投入遭身黑暗,熟悉房屋内的视觉能见度被人为将至最低极限,警戒心理构架起一切预备环节、从何方或许一霎降至的潜在威胁,这对于一名训练有素的警察来说再不过习以为常。倏忽轰鸣在耳畔猛然炸裂开几束缥缈彩带落渗领肩,惊愣之余停滞了一瞬颜情眨着恍惚眼眸回归到突如其来的“预备礼物”,简洁房内钩挂起的横幅彩带张扬笔划着自我大名歪扭竭力得维持着应该模样,依稀从末尾尽头的割裂布条上辨别出的“生日快乐”四字,对方含糊其辞得略过肇事程序引领着话题向开朗前行,无奈如此却不知如何承接。

“衛,”将披搭臂膀的外衣罩衫顺手遣送至笔挺椅背安置完好,因叫唤而迎合过来的“天真面孔”左右摇摆试图插入自己的直接视野点,“我回来了。”

——“辛苦了、昂君!欢迎回来——并且...生日快乐!!!”

疲劳过后的过度惊喜并未全然展现在脸颊之上,到不如说是无奈更甚。自独居再无刻意关怀的庆生日已远远抛弃脑后,今日方才被对方隆重一提复而缅怀起来,职业上的尽责忙碌似乎是全然遗忘的重要因素之一,而面对空荡屋内的无垠落寞抑或才是真正答案。






已经过去多久了呢,重回到“茕茕孑立”的处境竟是与捉拿未归的敌方逃犯息息相关,熟悉身份的倏忽演化快得像是走马灯的惊鸿一瞥,姗姗来迟的前线情报禀告着残酷事实的真谛内容,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颤栗着四肢的冰冷触感、而脑内的第一反应却是在担忧着不明不白的方向。







“衛,今年的生日,有想要去的地方吗?”

他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眨着识趣的眼光温和得笑了起来,“和昂君的话去哪里都会很开心的吧?所以、不!用!担!心!那么——这个重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昂君!☆”

“叫我昂就好了,”收拢视线归回到整洁书册上阅览一半的机印文字,下意撇去额际遮挡的多余刘海,口气温润,“那...只能好好安排了。”

“昂ju...啊昂感觉对于事情都很认真呢,不如说放松一点,去享受一下'玩乐'这样?”沙发的另一边陷入又一人的重力,弓膝圈拢在双臂围合而成的临时区域,惬意得调整到一个舒适姿态,“过度紧张的话会很辛苦,这是来自没用的大人的真心劝诫♪”黯绯发色的人笑容腼腆,捧握双掌的手机带着羸弱光线,辨别不出屏幕内容。

“衛......”

“嗯?”

“...那部手机的联系方式,有在用吗?”





搬送新居的过程枯燥而又冗长,庆幸在前阵经由剣的帮助之后剩余打理变得尤为快捷起来。因身份暴露而不得不变迁临时住址、这是上头领士对于此次案件作出的唯一退让,不知是念于旧情还是人性本善的愚昧观念,衛藤昂辉的失责确实无法掩人耳目。在审讯室里闭口不提的涣散目光、封闭房间的正对面是脸色严肃的上级官员,焦躁布及在空气里的每一处角落,顽固着只字半语也无法撬开相关的任何一说。

“对于藤村衛的事情,我并不了解。”甚至至今为止自身都没想明白,何时念于过往成了最易刺伤的肋骨。

零落书桌上的白纸文件在随意松抖下规整为一摞,因规格大小而散落出来的不明纸片悠然斜躺出集体,翻阅的另面文字上是熟悉的字迹,标志着他们某天的未完话题。





“...昂君?忽然问这个,当然是手机的话绝对会用?”

“因为感觉衛一直在身边,似乎并不需要用通话来联络,”指腹搓起崭新一页,低垂视线没有阻碍得能够观测到旁人举动,“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联系不到wei...”

“不会的。”坚定声线从隔壁传来,甚至惊愕时间都未有分秒贯彻到头颅中央作出正确反射,衛抓起了一边的纸张写着什么,力度在表面遗留下窸窣音节,“这样昂君是不是放心了?”

镶嵌着某种关切信任的递交行径在无奈叹息下变为全然接受,至少从未设想过除此之外的多余环节。





多余掉落出的纸张在两指夹握下翻正到眼前,连串数字在虹膜上刻印出一段画面,在这个主人不辞而别的销声匿迹之前,信誓坦坦的不成文协约似是依旧烙印在心底深处,每一个怀旧的镜头与同处的地方、都带着紧偎彼此汇聚成的种种记忆。

打开屏幕按下对照数字,踌躇着的消极因素促使指腹与按键仅有空气相隔。这是一场藉由空洞幻想的挑战,衛藤昂辉想起来,以往的朝夕相伴并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这样“一旦远去便再也抓不住”的想法。

“......昂...君?”沉默的音律之后传来了低稳的疑惑声线,他想起之前衛的话语,只不过渗入活力的声音更为讨喜。

保持着严峻神色的脸颊上终于破绽出欣慰的浅笑。

“衛......吧...?我...”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