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SOARA】《盛夏终焉》CP:望空(03)

Chapter3.春芽待生




疲惫从四面八方窜涌上来,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不给予就被劈天盖地得吞没,过度的肌肉拉扯催生组织细胞的酸涩感,放纵坠入柔软床铺凹陷下摆弧度调整到一个舒适位置,一切在阖眸放神下自主进行着,准心在那一刻瞄上正确的点,“啪”的响声不偏不倚,分泌着的昏睡讯息还未在大脑内过滤几遍便沉沉落幕。掐灭的台灯唯恐着周遭无限黑暗,是夜,用昏暗、阴翳与浓重的种种镜像编织着玄幻网脉,并拢双足蜷缩起上半躯体渐入忘我之境,这是最终的归宿。


 熟悉的道路、通往每个被标签上“学习”二字的无聊日子,徒步踏着悠闲不时哼唱预备曲调,进入校门的同时一如既往得被巡查老师指责着翻卷起的不整裤脚,叼着早餐含糊回答转身向着已遥远距离的长者比划着了解的手势,而内心秉持着的“歪门邪念”固执得不予多余理睬——你可以说是叛逆期,但无法否认在这个阶段的自身并不承认,无非是用着坚持自我所爱与维持初心原则,年轻人的向往永远摸不着边际。 时间大致是午时过半,身边没有和往常一样站立着的乖巧身影,也许是趁着休歇急忙赶赴图书馆继续钻研课堂学业。与自己的游手好闲大相径庭,升入二年级后七濑望更是对于这种现象再习惯不过,有时也会出现坐在专心致志的人一旁怒着嘴把玩自动铅笔的现象,而多数以宗像廉把此行动认定成“间接扰乱”为告终。


回到这个阳光明媚的午休,硕大钟楼的摆针顺着微风自顾自走动,七濑望驻足在这个地方——阳光并不太好,楼梯的转角处总让人想入非非,这是个逆光的切入点,背光的视线稍较别处模糊,跟前拘谨低眉的女孩头一次给自身带来了巨大无比的压力,这个角度能够清楚看到她的细微动作,攥扯的制服裙边因力揉搓产生另外褶皱,彷徨脚步局促在零碎的来回踩踏,低扭歪斜着不清暗示,七濑望从口型上依稀分辨出了什么。


 “我…” 


不切实际的光怪陆离、置身处地的临境感灼热而又强烈,唾液在举行吞咽的过程中因激烈心跳的打抱不平而难以进行,咫尺之距、寰宇充斥着从未料想过的亲密接触,天旋地转间就被搁置在另一平面。房间内的电子腕表发出整点的嗡鸣呼叫,理想乡的最后碎片被现实的火焰燃烧殆尽。整顿着紊乱思绪揉着惺忪睡眼从不属于自身床铺的地面上清醒过来,仰面的洁白天花、似乎隐约映照出先前的场景模样,而断片的想法依旧驻足在落幕下坠前的未完台词。


 “什么…是梦啊。” 


抬起手背搭靠在光洁额头,毫不在意奇怪姿势从跌落的上半身开始呈现出好笑模样,习惯性得将刘海拘束成一块依附在黑色发夹下,这样的视线确实更充斥光明。意犹未尽的奇幻旅程,是再熟络不过的街道——秋日金灿、冬日寂寥、春日待生,而夏至还未至。时钟指明的是上午七点,除去多半作为发愣流梭过去的分分秒秒,刚好处于一天的完美开始,生物钟的准点的确是个苦不堪言的习惯。洗漱、进食,作为职业贝斯手的兄长早已怀抱着理想踏上征途,休息日的早晨永远是这样,被学业牢牢浸覆的不羁心理,说着些怀揣伟大抱负的愿望打开尘封媒介的外壳,仅是今天、这个并不算特殊的日子,七濑望猛然间想起来。 


“啊糟糕糟糕,怎么会忘在了乐器教室。虽然说并没有什么人会去那边使用器材,但是、但是——咦?!”

 “...唉?!” 

“空、空前辈?” 


询问的话语刚冒到嘴边,对方便心急火燎得接连开始撰述起自己的理由来,彼此间的一惊一乍瞬间掐灭在令人发笑的缘由中去,撇开鬼祟行为却无法直视慌乱不堪的“我、我只是作业忘记在这里了…等等不许说出去啊?!”等一系列话,身体却老实得做出了本能反应,半途笑声在对方具有煞气的眼神下方才逐渐收拢。


 “什么嘛,望也是过来拿忘掉的东西的。扯平扯平了。” 


少年调皮得笑了起来,好像潜移默化带动了身边的人,难掩嘴角被先前指令下得死死的禁违笑靥也随之绽开。年轻人们的交谈并不需要吹毛求疵、咬文嚼字抑或是更胜一筹的对话,一个默许的眼神便能够做到交互心灵,他们的主题围绕着千变万化,一旦畅所欲言起来,不论是天文地理都能够保持这股高昂的兴致。

七濑望把眼神放在对方的身上,相较同龄人显得更为稚嫩,就连上扬的、带着神采奕奕的眼眸也无时无刻明示着长辈的身份,在他看来确实如出一辙——就如同首次得知时惊异的一句“唉?!原来是...前辈?”一样。大原空并不在意对方是否使用毕恭毕敬的称谓,不过在得不到那份像模像样的“尊敬”时,他也会给予适当的警醒,而是否愿意去遵守,那便是后话了。

“望竟然被告白了?!”
“什么?望...?”
“是梦到!梦到而已!前辈们为什么这么惊讶?...廉你这是什么眼神?!”

没由来的随意调侃,记录着某年某月某日上的五人“聚会”——说是聚会也仅仅是怀抱乐器持着话筒进行着再正常不过的训练,所剩无几的休息时间填塞上几句题外话便打开了话匣。显而易见的是,七濑望为首的一句“被告白了到底是什么心情呢?”将整个室内氛围点燃。而年长的前辈们丝毫没有错愕的时间,更甚把“不可能”与“此事件”迅速关联成线,肇事者迟来的“辛酸”后话并未见起色,反而加大了众人脸上的深刻笑容。

“梦到...梦到啊。那也感觉很棒啊,啊~这种感觉只有宗和守才能体会到吧!可恶...超羡慕的!”
“...到底在羡慕什么,真是不理解你的思维。”

青春期的波及或许比想象中的更为强大,短暂的梦境早已抽取不出有关半分蕴含内在的灵魂内容,深思熟虑也无法顺利摆脱这份潜在作祟的好奇心理。有人清醒了,他们在那个桃源世界里所发生的一点一滴都只是过眼云烟,一部分被规划为对于未来的展望,而另一部分便继续成为白日梦中的稍许期待。

“...好奇的话不如试试看?”
“nice廉,好主意!”
“等等这个提议,到底是谁和谁试啊?”

不言而喻的志同道合,当众人的目光全部聚拢过来的时候,七濑望支吾着和另外一人短暂对视,随后不约而同伸出手指向自身——“我和望(空前辈)?!”。只是一个小小闹剧,作为始作俑者之一的人并没有多余的后路可选,深知在此等氛围下破坏为实沮丧,面面相觑仅剩下一时无言。

他的生活永远围绕着音乐与运动展开,以狭小方圆规划出一个完整的区域,一些意料之外而非情有独钟的东西——类似于情爱非故,在少年们眼里被尊捧为至高的理想式爱情,或者说是一时冲动的好感,精神世界里的向往构建出一个完美世界,而一旦抛头露面,便摇摇欲坠慌不择言。

“好、那就由我先来吧。前辈、请多指教!”
“啊、唔...嗯,来、来吧!”

没有半点犹豫,纯粹是出于本能反应得换上肃穆神情。唯独在面对贝斯的时候七濑望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毫不拖泥带水委婉言语,直击心脏的那道门扉倾诉原始本欲。深喘呼吸郑重搭上对方肩头,直视目光如炬绝无避讳之隐。

“空前辈!——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

重磅炸弹迸发在沉稳空气里弥漫不着边际,似是玩笑又流露真切渴望,蓦地刷新了新颖脸色,七濑望还沉浸在先前主动的洋洋得意之中,未料身前的接受者正在试图崛地自焚。自顾自乐的少年永远不会有这种想法,尽管拥有百分之几的真实写照,而大脑会准点在那刻批判上否定。

“...别、别说了——呜哇,我不行!”

莫名心悸从底层某处孕育滋生出来,毫无征兆得搏击心房。藤蔓的攀爬缓慢而又细微,日复一日积累起一面崭新画卷,待幽绿碧色泽染心肺,后知后觉得正视起来已为时已晚。七濑望僵持在那边,握捏指骨张合顿息忐忑心情,羞赧之意此刻也无半点罅隙能够抒发表达。手背遮掩下隐约可见的潮红面颊。夕阳将重叠人影拉伸延长,球鞋踩踏粗糙地面的弹性抵触,以及周末操场上的零落球音,寥寥人数的独栋钟塔尽职得按时敲响,空旷之地在无垠范围内扩散磅礴气音。

徐缓步伐各揣心思的人们走在队伍的最后,阶梯还差几级就将要迎来终焉,七濑望忽然止停在最后一面阶梯上,直到不远狐疑的人带着不解的神色转过脸来催促着。

“前辈,快来——这里这里。”
“...望?做什么啊,还不快点走。”
“快来空前辈,站这边。”

灵机闪现过脑海的时候他还略有些迟疑。大原空站在他的面前,稍许上扬的视线让他看起来显得过于可爱,当然这类词汇并不适宜用在男性身上,更何况如数定论在吐露出来后难免会遭到一顿“胖揍”。介于先前玩闹的遗留问题,七濑望能够从对方不自然的脸颊上看到细微的紧张动作。引导着对方侧身站立于高于自身的阶梯上,显目的身高差距终于找到了欣慰的地方。

“所以...是要干什么啊?”

夕阳将影子拉长的时候,近乎相等的身长重影刚好能够接触到彼此,侧身微倾、余光中的叠影重合在额角一面。

“就——是这样。哈哈,空前辈走了走了!”
“哈?!你叫我过来就是这样?!”

夹着背包在喧闹欢笑中拔腿扬长而去,青春就该充裕如此这般,不时添油加醋些任性与烂漫兴致,远远不够用尽充足体力。撒一把春芽在这个季节等待重生,祈愿会在下一个丰收获得满足。

而他们的时间还有一年。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