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禾几_sekai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魔道❤追凌/仪、双道长

#月歌# 《Rainy Day》CP:葵新(更新04)

4.0 夜桜に誘われて



第164年的春天。
三月到了樱花昌盛的时节,由白转粉的花朵点缀着大片荫下的道路,像是为晨曦微露送上至高的赞礼,石阶台上被剪碎的阴影填充着春日的色块,偶尔路过那片荫下的时候被无形寄托了几片飘落肩头。葵摊出掌心接住,随后又一并吹散。
“啊啊,春天又来了呢。”言下之意的话——新的生日又快接近了。距离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这数字对葵来说并不长,或许能说、只是潦潦草草的日子又像走马观花似的过渡了一段,以至于进行到精彩部分的章节都显得乏味单调;葵明白这对人类来说并不是。十年是成长、也是蜕变——当他再次见到新的时候这么想着。尽管依旧看上去透露稚嫩的脸颊带着天然的气息,少年下颚的轮廓开始分明起来,打理整齐的碎发服帖得在额前晃动,要说变化最大的,大概就是这些年来日渐长高的个子了吧。
葵不少感叹过“唉,感觉新又长高了呢,好厉害!”等相关类似的话语,而新作为一个百听不厌的人却拿着“我们每次这样互夸有什么用吗?”来“反驳”葵的赞美。
他觉得在某个时间段中被冠上了这样一个意味的词汇——“早已在无声中融入对方的生活”。用人类的话来说是如同“知己”,而这一词汇也是新在偶然的机会中教给自己的。说起来葵对此有些半生不熟,人类将知己一词定义得过于高贵,说起来像是什么神圣的、值得骄傲的身份似的,不过——他们不用在意那么多是是非非。


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份安定的感觉了呢?
可能这样的想法安置在一个“奇怪的人”身上显得有些冠冕堂皇得文艺了。“葵总是习惯性地夸赞我,但是却不了解自己的优点。”——他被新这样评价道,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啊啊又来了,别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用笑容搪塞过去,葵。”
嗯,我当然知道。
但如果是新的话,其实不用我开口也是理解的吧。


今年的开学季伴随着阵阵樱花雨,这条熟悉的大道一路通向新学校的大门,道路上密密麻麻地铺满了一层温馨的粉,沾着暂新皮鞋的跟底被带入另外一个未知的地方。新扯着校服衬衣的领口——习惯了自己的穿衣风格,在学校严格的管制下被强制将制服的第一颗纽扣扣起着实让新烦恼了许久。


“呐呐,新,你家在离开那座神庙超近的吧?”
“啊、听说那边有神的守护噢!”
“哎——传说中的神明大人吗?难道是个美人?”
“啊…是。”相比同龄人之下较于安静的新显得有些慢吞,而只有他自己清楚,这只是没有点到他感兴趣的地方而已。“神庙的话,挺好玩。”
“...挺好玩?卯月君你已经去过那边了吗?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有求过愿吗?”
“唔。”新终于将那口草莓牛奶摄取到合适的份量,这才恋恋不舍得抬头,“不知道呢。”
“咦——卯月君真是冷淡呢…”
“啊啊还以为住得近的人可以发现些什么呢,让新这样平淡的人去太可惜啦!”
“啊!”新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地叫了一声。
——“原来你们是在说我么?”
“...”


开学的第一天就被周围人冠上了“冷淡”的称呼,新拆开今天的第三罐草莓牛奶显得悠闲自得,他没有多去在意周围人对他如何评价,尽管葵和母亲在之前都嘱咐过“新可要好好和新朋友相处呀!”这样的话语,新伸出手指弹了弹遮住视线的刘海,再次抬眸的时候眼前多出了一个眼熟的女孩。
“卯月君,你好。”扎着低股双辫的女孩开口,笑容灿烂,“我是住在你家附近的玲奈,以前帮我找回的娃娃,谢谢了!”
“哦,是你呀。”出于礼节的开口回答,新依旧在摆弄自己随意的刘海。
“嗯,是这样的,我好早就想问卯月君你啦,”名为玲奈的女孩有些激动得撑着手臂俯身向前,“卯月君有个哥哥吗?”
“!”
“黄色头发,发型是这样的,那天我看见了哟!啊好羡慕卯月君,哥哥真的好帅啊。”
“…葵?”新歪着脑袋从对方的形容中判断着,“噢…葵的话,不是我的哥哥。”
“唉唉不是吗?…好可惜,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呀?感觉他对着你很关照的样子哎!”
“...啊,不知道呢。”新将视线从对方的脸上转移到窗外的远处,“抱歉,告辞了。”


什么…关系呢?
没有触及这个问题的时候新的确没有考虑过,葵对自己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这毋庸置疑,然而非要冠上一个真正的身份关系的话,新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哥哥…吗?”
嗯…不,感觉并不是这样的。
“好麻烦…”不去想了。新索性放弃了这个问题,比起这种找不到答案的思索,不如计划一下晚上和葵约好的逛集市该怎么进行。


这个小镇的樱花祭格外受居民们的欢迎,不论是镇内还是镇外附近的人们都会在这些日子的夜晚前来参加这个不成文的活动,热情的人们会将收藏的物品抑或是一些宜口的小吃呈现出来分享,而逛完集市后在附近空旷的大草坪上坐息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
初春的夜晚还泛着冷冬的余温,新套上了一件长袖外套才推门而出,转而在门口矗立片刻后折身回到房间拿了一条薄质的围巾。
离开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走过这个转角新如期见到了早已等待在约定地点的赴约者。今天的葵一身米白色的针衫,干净服帖的长裤修饰着修长的腿型,加上身着者爽朗的笑容。新在快速扫视了对方之后暗暗打上了满分。
“呀,晚上好,新。”
“晚上好,不愧是葵王子,到哪里都闪闪发光呢。”
“唉不要那么叫我啦,新才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帅气呢!”在对方露出“誓以夸赞到底”的执着眼神之后,葵缴械得噗笑出声,“好啦新,走了。”


路灯将两人的阴影拉扯成互相依偎的姿态,葵挽着新给他戴上的围巾不时用余光瞥着对方的轮廓,下意识的保持着这个距离——相隔着这个相敬如宾的几厘米,葵清楚明白现在早已不是能够轻松抱起新或者牵着手无忧无虑地作出些亲密的举动了,尽管新还是新。
“葵,你许过愿吗?”低沉的嗓音打破了这阵寂静,葵从沉浸在该如何开口的时候愣是迟缓了脚步才跟上新的问题。
“许愿?”
“嗯,如果有流星的话。”
葵有些摸不清方向地歪了歪脑袋,他与人类的交流并不多,一些不常用的词汇常常使葵绞尽脑汁。
“今天有人和我说,神庙那边可以许愿。”
“唔这样,”葵慢步向前走着,“这么说的话,新是有想祈福的人吗?”
“嗯,”回答是斩钉截铁的附和。葵对上对方认真的神情,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新对他露出的一探究竟的目光。
“那,能否冒昧得问一下,新想要祈福的人是谁呢?”大概会是母亲大人吧!葵这样暗自笃定。
“葵。”
“......唉,唉?!”
“葵...”新将这个名字念了第二遍,“葵不是人类吧。”
“...”葵的步子止在了那一刻,声带开始不听使唤得发不出声音。
“葵的事情,其实我一直想知道。”新逆光的表情显得格格不入的严肃,“不变的外貌,不理解的词汇,神庙...还有那对角。”
“...新。”
“葵不用感到愧疚,没说出来只是有难言之隐吧。”新跨出步子超过了对方,“对我来说,葵就是葵,没有差别。”
“...新...又在平淡地说着些感人的话了呢。”
“唉?我明明很严肃啊?你看我的表情啊。”
“嗯,不好说呢——”葵突然跑起来,在几步外转头用力挥着手,“新,来比赛吧,看谁先到那边的草坪上。”
“咦???——葵好狡猾!”


“啊、好累。”
两个少年沿着樱花大道一路疯跑到了草坪上,气喘吁吁地不约而同仰面在草坪上大字躺开,嬉笑声在人影稀少的中央显得格外嘈杂。
“说着好累可是明明刚才跑起来的是你啊,葵。”新的声音染上了笑意,“好傻。”
“哈哈哈…”葵翻过支起上半身,撑着下巴笑道:“说着傻可是来兴致的是你啊,新。”
“噗…哈哈…”
“噢好厉害,新笑了呢!”
“说什么厉害呢…嗯?”


话语终于在葵贴近的额头上,尽管距离还未到能够触及对方的鼻息,新感觉到葵的鬓发在晚风的拂动中摩挲到自己的颧骨,他忍着这种点面上的瘙痒感憋住了呼吸。
“没有认真看过,其实新的眼睛很漂亮呢。”倒映在新的眸子里的自己,莞尔的样子好似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差别,“灰色的瞳仁里面像是包涵了夜空一样。”
“葵…你就别…”
“呐arata。”


“好き。”
“如果能对流星许愿的话,希望是和新永远在一起,嗯…是想要一起看樱花,一起逛集市,一起在道路上奔跑,一起躺在草坪上说着话,一起干很多很多事情…”

“…不过我的话,可能不行吧。”葵将眼前的景物归还于新原本的视野,随着葵的后退新才得以支起身来。“新一定是在觉得我在说莫名其妙的话吧,突然这么说很抱歉,本来还想好好陪新逛集市的呢,真的很抱歉。”
“…葵、不用感到抱歉。”眼前的少年倾向于将身体蜷缩起,抱膝而坐。
“那新、就当作我没说吧,这样…”单手撑起一边而使手掌作为支力点站起,还未将踏出的鞋底及于地面,衣角便有股拉力将葵的注意力重新转回。“…新?”


“…别走,葵,别走。”
拉力促使着葵向这个少年望去,被黑色压边的景物融了少年的轮廓,只有清晰的眼眸在一片模糊中抓住了葵的视线。于是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在这片昏黑的地方像是被傀儡师牵引上了无形的丝线,耳畔能听到人们在平日里平静虔诚的祈福、孩童们追逐嬉戏的玲珑笑声、还有…还有夜樱被某阵风吹落的飒飒作响。
他明白这是在表达什么,因此凑上前的动作没有半点犹豫踌躇,最后的视野缝隙落于那个亲吻的地方,少年拉扯衣角的幅度带上了一阵轻微的战栗,没有挣扎也没有怨言,不可抗力的因素被排除得一干二净。那是他唯一几个能触及到新的地方,手、掌心、脸颊、头发,葵有点迷恋上他亲吻新时被默许的安逸、新身上的味道还有草坪淡淡的清香,他切换了侵入的角度在微睁的那道视野里欣赏着对方阖眼恬静的模样。
如果用一种自然生物来比喻新的话,相必一定是樱花了吧。
葵在放开对方的时候故意又凑近抵住了额头将略显躲闪的目光收入自己的笑意。
“抱歉,新。”他搂住了这个对他来说分外重要的人,“不过我感觉很开心。”
“好き。”


但是抱歉呐。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