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SOARA】短打CP:宗廉

廉生日贺 给硫栎子的
有限制级词汇x那啥雷的别继续看了





——


小的时候他记得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浓墨色的轮廓、精简碎刘海,嘴角下有颗痣,最重要的是在年幼时期就已经拉开的身高差。宗像廉从小是个倔强的人,因此他第一次目睹到他的邻居阿姨领着自己的儿子过来打招呼的时候就不争气得趋于泪目了,孩子的情绪波动永远不需要什么额外理由——单单是因为要稍微仰头才能望着对方这点就足够了。宗像廉抓着衣边来回揉搓着,丝毫没有想要给与对方一个友好的回应;幼童的柔软嘴唇还未能长时间适应苛刻的咬合,唇瓣上逐渐浮现殷红色泽。

多年后宗司发现了这一点:宗像廉是个倔强的人。不仅仅是因为小时候幼稚的理由,好强但踏实、倒不如说外在的柔软遮掩去了大部分的刚强内在。他的瞳孔中蓄满了晶莹的水珠,因为睫羽扑腾而沾染上;不安布及在脸颊,就连蔚蓝色的点都沉坠于黯淡。短促的暂停与咫尺距离被掐算在一个对话框的时间里,唯独料想不到的是被果断劈开。

“够、够了宗...前辈...”





宗像廉第一次这么称呼他为「宗哥」的时候还是不情不愿的,圆润的面部线条因为赌气而鼓出了两颊的腮肉,宗司以为他可能要哭了——确切得说有这样的预兆。稍长的孩童有模有样得捧着对方的脸蛋,大抵是因为目光过于认真而被误解为成“凶狠”的表情,对方的眼泪直淌淌得跌落下来,不服气得克制在抽抽搭搭的鼻音里面,这使得说着“别哭了”想要试图安慰劝息的人也开始焦急起来。

“...别哭了啊。”
“宗...g...宗...”
“在说什么?”

哭音渗透了点别样的呼应,歪头间宗司发现他的衣角被对方的手攥得紧紧的,“自力更生”下抹去泪水的双眼带着微红的痕迹,目光直勾勾得盯准在衣襟的区域、却没有对上视线。其实并不是被讨厌、只是莫名依赖上了吧?




至少在一个小时之前宗司将他们的关系还是定格在幼年时期的单纯情意上。回途中极为少数的缺席还是让人起了疑心,借由同路而辞别众人回到学校,随着走廊的稀疏人群渐渐步入不常所去的偏远教室,虚掩门缝中传来少年音律不齐的喘息,像是低不可闻的青涩叫唤,宗司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懵愣在原处的肢体下意识掀开了门扉,封闭空间内的独有气味是正值于青春期的他们再清楚不过的暧昧讯息,灰发少年从妄想中惊恐得回醒过来,战栗的双肩不知是刚褪去的余留残喘、抑或是被突如其来的梦中人打破了脑内的架构世界。因为逼近脚步而侧过半颊的脸上不知为何被读取出名为悔恨的情愫,宗司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或是找到恰当好处的措辞,因为他分明听到了对方口中连绵的名字——那是属于他的名字、神乐坂宗司。

“廉...”
“...不要过来”
“...”
“不要过来!...求你了!宗...前辈...”

宗像廉一直是个倔强的人,这一点宗司到现在都铭记于心;几步的距离、他能够看到对方红到通透的耳根,一直蔓延到因燥热而解开的胸襟衣领,脖颈线条连接至起伏不定的胸膛埋没白色衫衣,难以启齿得蹩脚遮掩着。宗司叹了口气,他并非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曾似有似无得感受过默默的炽热注视,就连以往牵挽的亲密举动都在彼此成长后愈发消磨殆尽,他是深刻感受到的。一切闭口不提的避讳话题实则都将在迎来成年的不久后化解开。

空气凝结了许久,直到不退让的拥抱刹那间降临在肩骨上,趋于覆盖式得从身后围拥起了强忍着哽咽的少年,几经挣扎而摆脱不去的人在缄默中得以平复接纳,此时此刻的话语是多余的累赘,就着姿势能够感受到心脏的强烈跳动,像无数次在揣测对方同样暗自猜测的默默情感,既然暴露无遗不如就利落承认。

“其实,是一样的、我们。”

这个答案是否能够明白呢。从余光的视角里宗司看到了对方的手用着缓慢的速率搭落在自己的臂膀,袖口传来因五指攥紧而收拢的束缚感,与曾经那个依赖着的他的邻居孩子一样。

“嗯...”

他这样回应道。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