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月普罗联动存戏

皋月葵part:

#联戏#


「如果害怕的话现在后悔也没有关系噢、新?」

协同后辈的新颖出行在一致意见下如期赴约于此,仅是一点意料之外的首项游玩目的地迫使自身分泌不安因子——鬼屋一向是新的苦手问题,反复咀嚼数次徘徊于唇齿妄图借以回绝的委婉语气并没有起到分毫变化,反之成为引燃“迫切斗志”的零星火舌,摇叹着预料后果内的种种画面向邀约两人流露苦涩微笑方才作罢。

缓过出口的奇形诡状,行走道路愈渐蒙盖浓稠黝黑,地平线延伸及不可望的走廊尽头、模糊了轮廓,后方衣摆在溺许下带着拉扯的轻微力度,是出于熟悉的托付感;位于身后的后辈们似乎并无大碍,爽朗与清丽嗓音的密切交谈有条不紊得继续着他们的话题。顺势搭握竹马略显不安的手掌,冠上慰藉笑容稍转面颊致以口辞安抚,刻意压低声线:

「新、抓着我吧,就在这里,没事的。」

阴暗曲折的复杂路势上经历着跌宕起伏的迥异“恐吓”,部署着自然防线的稳重心理除了偶尔呼之欲出的短促音节之外、身为前辈与自身性格所致的频繁关切更为重点。位于身侧的清秀后辈秉持着观摩姿态挂着高深笑容回望过来,卷曲的浅薄色泽在低微光亮中似乎散发着隐约光辉,而话语却突兀点破了不好现况。

「唉我?感谢关心涼君,我很好噢。其实最该担心应该是...咦?!新...新不见了?」







樱庭凉太part:

#联戏#


室内的浑浊光线伴随着骤降的涩骨寒气渗入了肌肤表面,冷色调光线分布在位于视觉死角的边沿线周遭,环境的气氛陷入低靡状态。介于前辈在场只能暗自腹诽对于杂乱布局的不满抨击,无愧为“鬼屋”两字的场景画面——残破悬梁倚挂着森森白骨,颓圮路面承摆着不知名的黑色物体。

紧蹙眉峰放慢躲避脚步终而流露嫌恶神色,碍于表达只停留在颜情表面。先于数步的前辈们在不知觉中将背影成叠出依偎状态,似是验证了早先剣的恶趣味。

——是真的在害怕呢,新前辈。

不出所料、在后方突袭而来的某种灵异生物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呼之而来时,夹杂在前行人群中熟悉的、更为高昂的抖动声线猛然窜过耳畔,接着回应答复的只剩面色忧愁的孤单人影。

在骚乱中跑掉了吗?剣也不见了。

「葵前辈,没事吧?」

被匆忙惊吓而割裂成不同分配的情况确实也在意料之中,食指侧腹抵在下颚作势思考解决办法,而真实情愫实则停留在盘算如何离开“污秽之地”。

「有剣在的话没有关系,他们一定会努力活着出来的,这点也要相信他们、不是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