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禾几_sekai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蓝思追❤追仪、双道长、薛瑶

【ALIVE/SOARA】《半边》CP:宗守

◎架空,心理医生宗×抑郁病人守

 会有其他角色出没。





Chapter01.

 

 

“......”

“所以医生...,这样我......”

 

阳光从逆向流动的方域摊散在红木桌面,承接光线的适合角度将秀气脸颊的边沿羽化仿若融入透明空气,细致打理精心到衣袂一隅的整洁翻边,任一都昭示着对方的无可挑剔。从正视目光观测下的接收信号未能顺利抵达眸底,外在行径辨别出清晰的忐忑不安——而这种现象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再不过习以为常。

 

前来咨询的病人总是络绎不绝并且层出不穷,百般花样的新颖度在逐渐熟悉的流程下演化成了如今的坦然面对。揪起先前他人撰写的病例卡上过目着潦草文字,如出一辙的条目仿佛协商完备后不约而同的结果。

 

“在原...守人、君?”试探叫唤着的声线沉稳,对于己方所需看护的对象——确切得说是担任医师时所负责的病员,他尽可能得在刻意避免“病人”抑或“病员”这等词汇,缘由不作它想。

“啊,...是我。”

 

排除诊断书上密密麻麻的过程纪录,眼前正襟危坐的温和人儿似乎与心境障碍的疾病毫无相干。

 

“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作为你的主治医师,希望你能够收下我的联系方式。”

 

交递名片的过程促使对方终于从低靡视角中昂起脸来,不慎撞入的直白目光渗过澈绿眸子里简略勾画出自我模样,匆匆接握过后怔愣在原地的短暂凝视、这个简单过程让自身在细微末节发现了点什么,说是“些”、因为除去洁白肤质外的明显疤痕张扬布及在手背,趋于完美的一切让人匪夷所思。

 

“在原君?这样称呼没关系吗?”

“唉?!...没、没关系。叫我守人就好了,医生。”

 

浅浅笑弧漾开在脸颊上蔓延到眼角,几近亲昵而又吻合外貌,淡薄透露着冠以“抑郁症(1)”标签的“可怜”人儿,只是和蔼模样无法相照宣应。医师就着临近的磨平桌角依靠身肢,盘算腹语。与先前病例大相径庭的是本无任何不良端倪的辛勤教师在无故缘由下顿生心理障碍,再多的仔细查阅也无法从中获取正确事故的途径。宗司顿了顿话题的速率,在正常交流方面并无大碍,不如说能够应答如流,医师的观察能力并不会浅尝辄止在表面环节——几句对话下似是摸透了些什么,而涉及到真实层面上的缘由猜测不为让人显得担忧。

 

“教师是个操劳的职业,面对迥异性格又不同年龄的孩子,足够的休息时间是很重要的。”

“......医生,我应该不是个称职的教师吧。”

“...嗯?”

 

目送远去人影后叹息着坐陷软椅,方才的说辞已是竭力委婉得旁敲侧击,对方似乎是隐藏了什么关键问题所在、一切有关学生的关照话题都被潜移默化得一笔带过,这反而成为了整个话题中最避而不谈的隐晦角落,不明情况让琢磨许久的医师倏忽抓住了些许关联。

 

温柔和蔼的性格态度、辛勤指导的教师身份、剩下潦潦掩饰的避讳口词,宗司回想起病人资料卡上的工作单位,一阵寒意从四肢百骸传来——作为最坏打算的后备条件、但在比例上却占去了“绝大优势”。

 

植入网页搜索框内的关键文字在按下回车后弹跳出惊心动魄的一幕——X市校园火灾的头条新闻,距今已经过了整整三个月,而一切相关消息也在逐渐销声匿迹,仿佛一场夺人生命的绝情灾难在刹那间被某种势力平息。

 

火灾与学生…这样吗?

 

灼热思虑在反复频率敲击桌面的手指下愈加衍生猜测,医师第一次产生了对于一个人急迫的探求心境。宗司将放置在一边的手机拿起,再三犹豫后依是拨通了熟悉的号码——“嗯,望吗?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所以说宗司前辈原来是想调查那个…嗯叫什么守人的家伙的事情吗?难道是说这个教师——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什么贩/毒经历啊或者…不会是惹到前辈你了吧?!”

 

“啧、停止你的幻想。”宗司朝着对面已开始投入无限联想的警察先生投去一个无奈眼神,熟悉咖啡厅的靠窗角落带来沁人心脾的馥郁香气,落日后的夕阳稀薄透入落地窗懒散打在肩领,一切安常,“他是这次我工作所负责的…嗯看护对象,但是本人却不愿告知我实情,我希望能够借助你的力量调查一下三个月前X市校园火灾的事情。”

 

“唉???!”原本吮饮着奶昔的人忽然露出惊讶神色,随后快速观望了一圈四周压低嗓音,“这个事情已经…已经被封口啦前辈!你的那位病人,不会是那次事件的学校里的教师吧?”

 

“呼…虽然并不希望那么麻烦,但是看了他的资料,答案是:是的。”

“...宗司前辈,为什么这次那么关照呢?”

 

“...”抛头露面的直白话语让人一惊一乍,宗司顿挫了下归为缄默的言辞,毫无头绪的问题点让自身猝不及防得哑口无言,说起来并无更多关联的人、而身处于此的目的竟是与“那个人”有关,“只是出于职业的责任心吧,如果弄不清事实真相,对于我的工作也有一定难度。”

 

“所以就算是不好的方面…,好、我知道了前辈。那就交给我吧!”

 

告别好友后走出咖啡厅已是正值夜色,所处繁华区域的闹市名副其实得在街头被真正渲染出来,鳞次栉比的延边路道与利索高楼、埋没入人群中去就沦为汪洋中一处不起眼的涓流。这是置身于车水马龙里的绝对优势——一旦滞以疲劳抑或困扰、随处可见的休歇地方,豪华餐厅、休闲书店、浪漫酒吧,当然作为医师他绝不会选择后者。

 

宗司从外衣的内侧口袋摸出一沓纸张,拨选着挑出布上自身笔记的方形纸片,记录着详细地址的坐标正巧在这个街道的附近,腕表时间指向夜间整点八时,距离傍晚不慌不忙得走敲着悠闲的步子,街路吊牌上的各式花灯仿佛催生迷惑情愫得点亮了喧闹的氛围。

 

“这个时间点,要不要去那个学校附近看看呢。”

 

踱步迈过几个拐角路口就要抵达目的地,视野里的偌大校园已陷入死寂般得臣服在夜色的统领之下,漆料刷上的墙体外栏上雕刻着精致纹路,曲折走向诉说着一段埋藏深海的过往,而纵观全态却怎么也无法与网络上所昭示的摧残模样相比。

 

“这位小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家长吗?”

“?!”

“嘛…别紧张,我只是附近的住民而已。”

 

视线被突如其来的插话打断,好在学生时期所加入篮球部锻炼而成的敏捷反应使得身体快速闪过一边,作为医师的提防心让自身首先上下打量了不明来人——确实只是普通的居民不错,简朴外衫的袖口呈现出自然卷曲,些许地方或是因长年洗涤而出现多余线头。宗司在心里叹了口气,试图委婉表现脸颊上职业性的面容。

 

“抱歉、晚上好。我只是对于三个月前在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所好奇,所以才出现在这里。”

“三个月前,是在说…这个学校的火灾吧?哎,都是以往人们挂在嘴边的常事了,该播报的该隐藏得都已经差不多了,这种事情还是少管为好吧。”

“嗯,谢谢您的关照。我会的…啊抱歉、是我的电话。”

 

电子屏幕上明晃得显示着来电者的名字——一边过于无法置信得喃着“这家伙什么时候办事效率这么高了”一边接起电话的宗司、怎么也无法想象在脑海中盘算构造出的事情联想豁然成为了承摆于面的事实。

 

“望…?”

“宗司前辈!前面你叫我调查的人!是不是叫在原守人,啊总之可能、唉这个话题实在太沉重了,因为最近有处理文件所以对这个事件的档案还算清楚。是这样的——那场火灾发生从二楼开始蔓延,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无法挽回了,这场事故身亡人数…包括了孩子在内共达5人,但是包含的那个孩子,按照档案里面来说是在原前辈所在的班级…”

“...”

“喂?宗司前辈,你在听吗?”

 

火灾与所带班级的学生,依靠医师多年来的经验似是已将整个事件缘由串联起来,闭口不提的地方正是导致心理障碍萌生的关键原因,而若非本人亲口陈述并且接受,除此之外、能够缓和抑或治好病情的概率仅是纸上谈兵。

 

“在。我知道了。”

“呐呐、还没有说,宗司前辈为什么忽然这么在意呀?”

“吵死了望,你今天的加班资料整理完了没。”

“.…..”

 

挂掉电话的医师神色变得沉重起来,一个不愿透露讯息但又迫切渴望受到救赎的看护对象着实是个难上加难的棘手问题。揉着穴位的两指在逐渐加重的力度下暂且缓和了思虑紊乱的大脑,像是在大海寻针一样的试图找到事件的突破口,这宛如一场争锋相对的激烈竞争。

 

“真是…”所以又是谁。

 

“喂?”接起的电话那头在空余分秒后传来不太陌生的慌乱声音。

 

——“医、医生,请…救救我。”

 

——

(1)抑郁症: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甚至发生木僵;部分病例有明显的焦虑和运动性激越;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每次发作持续至少2周以上、长者甚或数年,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的倾向,每次发作大多数可以缓解,部分可有残留症状或转为慢性。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