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Growth】《相背论》CP:涼衛

◎短打,冷cp安利xxx





「我因赞美你而批驳你,尽管伤痕累累依旧乐此不疲;我因爱戴你而训斥你,饱满苛责质疑欲盖好意。」

阖上书册进行有条不紊的深呼吸,纤细指尖刮摩过封面上的凸兀烫金文字,临时场合已不再能够被自我支配下重新营造起静谧气氛,毫无事先预备的造访者带着乒乓作响的茶壶瓷杯踉跄得试图仿照接待的环节,只是在表面上有些强差人意。

这是原因之一。

放下书本的空余双手扣搭上两侧穴位进行按压,解脱的思维桎梏在暂且畅游的空间下为先前阅读的文字附录批注,无法苟同、甚至出现分裂性的双向选择,固执想法在天马行空的三维空间里划上猩红交叉线,至少现在绝不。

“啧,你在这边很打扰我的思考,衛。”
“哎...?唉???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涼君....”
“这个房间充满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非常碍眼'的流动空气。”
“噢——唉...!哈咦?涼君,那个、那个形容是在说我吗?!”

根本无法沟通。

果断放下闲致心情端起对方递来好意委婉答谢,衛在这种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说是怯意却又满怀期待的目光,像是谱子上的灵动乐符,柔软发簇中似是屹立起一对毛绒耳朵,嗷嗷待着应该属于他的褒奖——而答案毋庸置疑。





“和衛的话,我拒绝。”

今日出口的第二次,不耐烦的情绪已跃然纸上。说是难得有幸一同出门游玩,而类似话语当然仅限于在藤村衛构架出的自我遐想里。握着展览门票已置身在队列其中,眼看就要按次轮流到自身,不经意的飘忽视线蓦地刷过一行字眼——

「本展览需要同行者牵手入内。」

“...什么?!”不是开玩笑?

桜庭涼太在这时候回想起了出门前昂辉的谆谆交待以及剣介的奇妙眼神,票根在手里被攥捏成诡异形状,同一旁贴靠过来的好奇(宝宝)询问斜眼对上,隐忍已久的说辞按耐不住沦为出口的蹩脚理由。

“我觉得...”
-“您好,两位...呃...两位先生,请问需要入场吗?”

排山倒海的倾注视线仿佛在此刻汇聚到自身,衛左右摇晃着脑袋将目光投望展会的深处,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抱歉,是...”

撑起一个吃力笑容,抓握过的手臂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就已被强行拖拽入口区域,秩序队伍中传来唏嘘声音,愈渐愈远。

“呼,明明...”
“明明...?”
“明明在展会门口张贴了宠物不得入内,然而依旧进来了的衛,到底是该庆幸呢还是惋惜。”
“——是、是庆幸吧!不过话说回来,第一次被涼君牵着,总感觉有些感动!”

压抑着直白视线转而偷瞄了所指方向,衛的手指稍长、骨节分明,连接腕骨的柔软曲线不禁联想到驰骋飞扬在琴键上的灵动姿态,除去一些笨拙而造成的细微伤疤,屡次未果的提醒也渐渐变得骤降至零。哼着鼻音显得尤为不屑,高傲态度事先摆在话语之前,像是冠上金碧辉煌的外轮廓包装。就算承载了再多崇敬与爱慕,总会变成事与愿违的表述方法。

“偶尔,可不要太得意了。”
“涼君,真是不坦诚啊...”
“...暂时并不想听到这些话。”

人类在紧张抑或抉择重要事务前会进行深呼吸,桜庭涼太尝试运用这样的方案平复忐忑心情,浅笑融于眉眼深处,又一的邀约过程显得含糊而又复杂。

“把手给我,衛。”

嗓音因为简洁话语变得略微低沉,藤村衛的表情在诧异中转向为携带半成狐疑与更甚警惕,掌心在视线交汇下徐缓摊覆,艰难之中依稀辨别出一丝愉悦的希冀。

“涼君今天...应该没有生病吧?”
“.......”

想要试图接纳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果然是天方夜谭。相握的掌心在逐次递增的微笑下愈发缚紧,原本的天然脸色歪咧着嘴角暗叫不好而为时已晚,切齿断句清晰在吐词咬字上,毫无情面。

“没、有、呢。”

——藤村衛这个人,果然很讨厌。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