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SOARA】《盛夏终焉》CP: 望空(04)完结

Chapter4.盛夏终焉




樱花在独数季度里尽显芬芳后便逐渐凋零,接着领来接替春天的漫长夏日。被冠上“冗长”形容的日子堪比假期前的艰苦学业,拭目以待的放纵之日以微妙速度趋向目的终点,垂目距离下日渐逼近的假期同时意味着学业考的末日降临,身为学生再清楚不过、历经磨炼后的准点铃声,在唏嘘喧哗声中将张张卷纸兴奋得抛下抑或不管它跌落何处,理所应当得拥有了一个跨度的休歇——而这只暂时存在于每一个三年生构思中的理想画面。 



大原空作为其中一员,耷拉着上半身蜷附课桌一角歪扭放置沉重头颅贴靠一侧手肘、嘴里似有似无得呢喃着将含糊字眼连篇成段,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不算闷热的教室里传导着昏沉欲睡的谆谆告诫,清爽短袖穿趟最后凉意抚慰虚幻梦境中的屡屡构成,最终被清脆敲打厉声掐断。



 “大原空给我出去罚站——!!!” 



直到敲响下课铃钟宣告着这堂昏昏欲睡的课程的完美了结,半分时间用在背靠墙壁或是来回蹦跳消耗度时的大原空在师长推开移门的那刻尽可能的用着最为虔诚的姿态低头认错,显而易见的是、某某时段的下一次抑或下下次依旧会是这种情况——在另间教室里睡着香甜美梦的同病后辈亦是如此,架接的半掩书册恰好被头部顶端抵住站立,稳稳当当得起到了掩护作用。 



“哈哈,假的吧?空竟然上课睡觉被叫出去罚站了。”

 “望你给我闭嘴。” 

“其实望...上课也睡过去了。” 



诚实谈吐在七濑望洋洋得意之际宛如轰天惊雷将他拖拽回地,宗像廉用着诚恳忠质的好学生模样朴实叙述着事情真相,相视而后炸开哄堂,这个话匣就此翻过一页继而沉浸“学习氛围”。说是学习也只有其中三个人的专注度而已,或许排除带着疑惑表情对着“专注学习”四字将信将疑的宗司,剩下两人无可厚非得一致认为这个氛围不再适合维持下去。 



“我说...”/“呐、我说...”

 “闭上嘴,空、望。” 



捣鼓势力在其萌芽之时就被扼杀襁褓,七濑望嘟着写满丧失兴致的匮乏容色朝着天花板掀起眼帘,左右晃动着脑袋找寻新的乐点;身为“前辈”的意志力确实更加旺盛得在屡次愤愤敲点笔杆后被正当斥责刁拎回起点。



 “说起来——这是最后一次五人同校的暑假了吧?”

 “唉?!望...?” 



器物在指段灵活得以中心点转过几个圈随后啪嗒落 于桌面,圆弧外面孜孜滚动复而又被指腹拦截去路,托腮掌心无意扣敲着节奏拍子。从SOARA成立到现今为止的点上——思绪、感情、性格抑或被标签上青春的音乐,再次想起来亦是那么不可思议。



 “⋯⋯所以,在考完试之后,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弃掷所有烦劳投入崭新领域,距离“梦靥”降临向前推算几个周期,三年生在拼凑极紧时间内挤压出特定时间规划了一场提前的修学旅行,置身同檐一屋下的五张床铺接拼成不规整的对边矩形体,未曾体验的首当尝试、自进屋后褪去刻意的礼节压制演化为兴高采烈的拥和碰撞,跳跃步伐甩去肩头行李任意一处便跻身柔软床铺。



 “啊——终于,学习了一天感觉都快要死掉了!”

 “明明没有看多少书吧空。” 



仰面置放摊平延展身躯,任何令人头疼困扰的因素都暂且抛弃一边,一日的夜晚带来宁静祥和的俱寂氛围,就连平日里聒噪活泼的积极份子都在沾染休歇的床褥上逐渐平缓了蓬勃激昂。双向距离大约有一尺——正值半截手臂的长度,卧榻之侧是昏沉绵绵的均匀吐息,放松落垂的清秀眉目隐约丛生在散乱刘海,被铺掖压裸露手臂之下并无完整遮盖。瞩目视线的睡颜在静谧夜色下如同蛊惑幽咒默默催敲着,七濑望将伸递出一半的手小心翼翼地为对方拉扯上部分被褥,形同气氛下的蝴蝶效应使自身也渐渐被阑珊睡意攀覆。 



隔日的怠惰赖床中笑诉着晨间某某的扭歪睡姿,不约而同的视线聚焦在七濑望与大原空身上,随后被空“别把我和望相提并论啊?”的诚坦话语激起又阵辩驳。年轻气盛的朝气能够从方园百物中找寻到喜悦与欢笑,不仅是一次名义上的旅行合宿,更是象征着小小心思中的某年纪念日。



 “明明是空的睡姿有问题吧?凌晨的时候都已经把腿放在我身上了?”

 “什么?要不是望把手臂放过来我怎么会......?” 



如常吵闹而不止的窃喜。我们惯于沉浸在羞涩表露、因此扩大化夸张的捉弄式嘲讽妄图掩盖明白的暗恋。期待已久的假期终于降至,七濑望再三踌躇后依旧说出了心中批划多遍的腹语陈辞,徘徊脑海的分路后果正在上演着绝处逢生的紧刺挑选。


 “空——今年的夏祭,一起去吧?” 

“咦?那么突然?不过玩的话怎么样都好吧!” 



[听说夏祭的时候要约上喜欢的人,一起看那场盛大的烟火,那一定会成为你生命中美好的回忆。] 



他们是这样说的,尽管现实与此已开始出现偏差,相约地点的不期而合、兴致勃勃得握着红色苹果糖,背幕人群挤压遍目,而话语被璀璨烟火截然打断。华灯初上、天际一隅从细微一处开始蔓延滋生姹紫嫣红,双重身影在接踵群体里踏着相同步调,目光在忽明忽暗的灯火明灭下偷窃注视着余光里的另外一人,光洁额头、较长发鬓自然在尾部向外翻翘,因某处摊位上的新鲜食物而提高的亮丽嗓音、一如既往无法抑制的高昂情绪,七濑望提起浴衣的下摆竭力跟随上对方的脚步,因日常惯用的帆布球鞋而稍许趔趄的酿跄步伐追逐着。



 “空——等等我——” 

“望、你不行啦,慢死了。” 



像是权握胜利的瑰宝将棉花软糖高举过头露出灿烂笑靥,岔足立地的喘息在抬起头颅后对上大原空的视线,蓦地有些犯愣。



 “望?要尝尝看吗?” 



万灯辉煌在夜的某一处绽放,随后消散,泯灭的光辉来得猝不及防,逆光的压制范围勾勒出了对方的圆润边廓,拘束一侧的刘海在低微颔首中调皮落下细细几簇,无所不有的集市重新为原本记忆中的纯白糖丝构筑崭新色彩,温柔暖橙的边际线条包裹着疑似皓洁渗透层次的五彩折射,如同蕴藏乐谱中的缤纷世界。 



“哎?都那么大了还是喜欢吃这个吗空?” 

“...果然想要和你分享的我是笨蛋吧!是的吧!” 



木屐穿梭人群最终被再一次推向高潮的喧闹淹没。每一个少年心中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满爱情,在路及中央抑或每一处可矗立的地方,腼腆、压抑,或许另有准备的放声告白,带着青涩不堪的试图触碰与嗫嚅唇边的动听情话,七濑望尝试在这之下能够正确表述些什么,浴衣的下摆有些长,抓握在屡次摩擦下最终擒捏在两指,唤着名字从而转侧过来的视线、扫荡至眼底深处抑制禁锢的波澜壮阔,绽放、绽放,随后消散。



 “空...” 



对接的视线里拥有无尽彩虹,七濑望回想起在春日林荫道路上的追逐嬉闹,还未字句完整的吐露心意,就算漫无目的也无法否决。他从那双灵动的眼眸里看到了彩虹:赤色晚霞、橙色微光、黄色光辉、绿色生命、青蓝天空还有紫色幻想。 



“空...空、前辈,”补救上正式话语里习惯撇去的敬畏称呼,牵扯身姿的袖摆被局促慌乱拉近一个距离,僵持在暧昧不及又焦迫心率的点上,吞吐支吾着传达讯息。“我,实际上,我想说...” 



“想说——?” 

“下年的祭会,再一起来吧!” 



只差一个递出的掌心,期待的交握能够准确应对答复,不过那并不重要。仅此陪伴、唯已足够。 



“好啊,明年的话、不...以后一直一直、每一年都来一起玩吧?” 







-THE END-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