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Growth】涼衛涼x 自娱自乐短篇

#崇拜# 

#涼衞涼# 




人类会对其他事物作出第一印象的好坏判断,同类亦此。黯绛色的蓬乱头发显得垢渍拙劣,不擅打理的宽松款式、从昂首至脚翼堪称“返璞归真”的平底凉拖,尽管拥有先于对方的些许高跟而依旧没能持平的平行界限,这个矛盾关键被衞的和善眼神朝着关怀的发展趋势引申而去,倏忽点燃暗藏眼底的导火索线。 


「藤村衞?能够成为昂的同居者,倒是非常厉害呢。」 



言下之意并非如此,话题被故意扯到这边,不带任何情面余地得“龇牙咧嘴”将话匣扯开摊平,毫不在意轰击效果下夷为平地的他人自尊,绝对的剥削主义。在玄关处交互简略问候依着榻铺正襟跪坐,端侧桌面的拐角顺序入座的彼此四人,审查督视永远没有停滞脚步得渗透在静谧空气中、直到昂的开口。回到入目的第一印象,端着沏好茶水含糊嘴里不清措辞小心将杯底挪移应该目的,蹩脚行径着实让人怀疑其不轨谋图。



「哦?我只是对于你的来历比较好奇,毕竟不是谁都能那么笨手笨脚。」




剑除外。“和蔼”微笑唰过肘侧滞愣旁人,不带言语修饰就能心知肚明。衛在边上唯诺坐下,没有丝毫预兆得搭上他的肩膀,虚假的可掬在对视情况下演化成一种已然定格的地位阶差。


「请多指教了,ma.mo.ru

音乐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的时候,衛才是趋向于完美的,使用趋向而非绝对,坦白的钦羡情绪压迫首当自尊无法排遣塞闭愫韵,至少在昂的面前,能够准确使用。每一分毫微妙都被压缩成一个仇恨印记,将挂钩罪过烙印在名为藤村衛的人身上,似乎能够正当捍卫些什么。



持捏精致茶杯的雕琢把手拎送至唇边抿品,浓稠茶香漂浮存在氤氲热气里钻入鼻腔,过滤掉残渣叶片的透彻水质拥有浅色波纹层层漾开,最终润入咽喉。味道不赖。



「这么满怀期待得看着我,以为我会赞美你吗?...不过,感谢你的招待、衛。以及你的工作情况怎么样了?」




照常的在“蜜糖话语”后捅上结实刀疤,衛的伪装在笑容下颤巍得变成局促不安的神色闪躲,最后老实回到属于他的领域里正襟危坐,架势宛如正式公演下的著名艺人,排除毁天灭地的命名环节,一切都在安然进行。他的侧脸棱角分明,稍长卷曲的温柔发色和沉浸面容上的祥和五官一样充满神圣光辉,乐曲悠扬弥漫在琴房角隅,披冠戴纱得给予这座岛屿王国上的户主最好的回应。



自己也会钦羡他人。像他、现在站立在近距离下不到一臂,稍动挪移就能瞥见的无辜模样,低颔着额首涣散发呆视线,轻提臂膀肘撞提醒拉回神游思维,衛发出极其尴尬的苦笑,明显的顽固紧张。




「如果担忧害怕的话不如重新做回以前那个没用的人。我不是昂,别想着得到安慰。要做的话就去好好完成吧,想要后悔吗?」




审核场外的喧闹音律已骤然响起,无论多少次演练下都将奋力一搏的决定战役,无形硝烟充斥在后台幕布下的激烈竞争,打着致胜口号的响亮呼应一举冲劲,伴随着手背上传来的额外温度,逐渐扩展成大面积的热量覆盖。




「...衛...?」




是怯意还是腼腆,带着激励意味的扣握上手掌,表面从容却不自在得流露同样担忧,小声依附着“加油努力”的类似话语,就连一秒的嫌恶摆脱都成了过眼云烟。什么啊这个人,明明自己也很紧张。像是握住了一时避风港湾的稻草根源,不坦率的情感表露在肢体行动上变现为别开视线的小幅度回握,喃喃应答着礼节话语。




「你也是,别太担心了。」




他可以是风是雨,是一切自己不为讨喜并且厌恶的任何事物,但这改变不了对于他的音乐与才能的真正衡量,自己忽然明白,这份感情,也许名为崇拜。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