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Growth】警匪paro凉太part

#ALIVE警匪paro#
设定详情先前已发
这次是放走剑之后的最后一次对峙


——————
03.


人类畏惧血液。

这种孕育在血脉管道里涌动着的缱绻浓稠的液体,炽热的赤色、牵动到生命这个词汇的真实律动,存在与否决绝判定着存亡是非。耷拉黏腻的腥冲气味填塞鼻腔四隅,皮料滑面的光泽质感滴溅上未能瞩目的星星点点,污渍渐沉、与墨黑表面几近融为一体。血腥风雨后的优雅姿态并不影响丝毫偏差,领口绸缎因多余不美观的绯红颜色而扯解散尽,坠沉地面。

「剑,我知道是你。怎么,现在连正面对峙都做不到了吗?」

稀疏跫音从背身踏足而来,简朴装束少了碍眼标识愈发凸显笔挺身姿,便装一如以往亲和常态,缴械双掌摊并无害笑容从阴郁逆光处走来。执拗、顽固、愚昧无知,以秒为界快速谱下如此定义,冷冽眼神灭去些许期待徒增傲慢气势。

「谈判?呵。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应该清楚。」

何时垒筑起的铜墙铁壁隔绝外来一切喧嚣劝诫,倾趋癫狂的绝对主义占据全部内心,那个名为“阴影”的围墙高塔耸入云端,仇目愤恨作为沙石浆泥粉饰微隙表面,顽固最后漏缝。我害怕的是因为正义感而不顾自身的愚昧行为。失控情绪将咄咄话语与危激姿态并驾齐驱,整暇动作未及按扳意外枪鸣从他处传来。

「...!」

子弹从盲区视野撕裂肌肉组织戳扎入肉体,预期的来人呼喊、睁缩的澈绿瞳仁与下意伸出的臂膀。人类恐惧血液。撕心痛楚颠覆逻辑程序啃食紊乱思维,固执表情被残忍碎搅成无助苦笑,喉口蕴藏的浓烈腥气在呛人肺腑中咳喘而出流淌嘴角,背部的精确位置排除防备人员的射杀命令,如果不是昂的话...

失血的严重情况早已稳不住脚步而萎作跪卧,昏暗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聚敛缔结成倍创伤。人类恐惧血液,尤为可怖得是从活体中的滋滋涓流汇成一潭。仰面充斥着猩红狂热的悲剧疯子,停留在最后脑海里的是无法排遣的不甘不愿,目中的虚晃人影似乎翕动着在叫喊什么。或许又是手忙脚乱的样子。阖上眼前坠入一个柔软怀抱,罅隙里依稀判别出是熟悉的人脸。

剑哭了。

可是该死的,我却再也不能担心你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