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Growth】CP:昂卫





音乐能够成为一种信仰,这个坚信不疑的论点在我看到他坐在纯白钢琴面前从灵动活跃的十指下倾泻而出的美妙旋律开始,奏响的缤纷曲调伴有钢琴独特皓白的清纯音色,我跟着唱了几句他便笑着转过身来——唤着尽管我反复强调也“置若罔闻”的敬畏称呼,摆晃脑袋扯带上半身的来回摆动像个不符年龄的活泼孩子。

卫的眼睛流露的感情永远是一份最真挚的温柔,这也许就是初遇时我选择绝对坚信的缘由,部分被凉称为“千万别被那个愚蠢的家伙迷惑了”的奇怪比例,剑有时也会用着“昂真的很天然啊”的窃笑表情来调侃。他的秀气眼眉在角隅处略微垂掩,或许是微笑时不自觉眯起眼眸的关系,这是一种专属于卫独特的魅力,甚至在他展露笑靥的时候我会孜孜不倦得将这个过程默默览完。

我将事先准备好的热饮放在位于钢琴斜侧的矮桌上随后开口进行日常嘱咐的第一个项目——在他哇哇大叫呼喊起来的时候,忧愁目光中已经出现了不停煽动以用解除灼口烫伤的人,一时不知该用可爱还是愚笨来形容,不过内在想法永远会在第一时间里作出前者的选择,因为嘴角的不自主上扬,溃败了最为真实的想法。湿冷毛巾被安然摊覆在手掌,额外馈赠有条不紊得在手中进行着辅助擦拭。卫将脑袋依靠在我的腿上,仰面直白的视线角度刚好被自己垂下的刘海挡去了一块区域,在我打算伸手勾回耳廓的时候卫将他的代替了自我行径,瞬间清晰的明朗视野直晃晃得冲撞入他澄洁的绯色瞳仁,一洗如汪洋。我听到他笑着说“谢谢、昂。”没有敬畏。

我时常担忧自己的固定表情会给卫带来意外困扰,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种单调乏味的“冷漠神色”。一旦发现某些能够被冠上好玩词汇的某某事物——无论是如常的四人聚餐还是单独两人的偶尔散步,指着前方雀跃蹦跳的大型儿童,我这样定义他、却并没有说出口,兴高采烈得拉扯着我强行加快前行速度。卫喜欢可爱的事物,那个时候他的眼睛是闪闪发光的,这与他创作时的耀眼大相径庭。抱着大只玩偶从店门里出来,边说着“好软好软”屡屡感叹的卫使人忍俊不禁,就像在聆听他的悠扬曲子,攫取心扉的绝对享受。

夜晚的时候我看到卫坐在阳台外的椅子上,抱拢膝盖的背影显得隐约孤单,如果说我会有什么担忧惆怅的事情,在此刻想到的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玻璃门扇隔绝室内外的流动空气,我害怕看到卫的背影,期望又怯惧触碰他的内心过去,卫总是笑着说自己没有关系,就像我第一次在街角看到的落魄人影,孤单最为让人心惶惶。我在门前踌躇了许久才推开,他挪着原先依靠在由手臂交接架起的临时“避风港”上,眼神有些恍惚,低不可闻的哼唧应答着我的唤名。

“卫。外面很冷,进来吧。”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些我不了解甚至无法接触为他排遣的地方。于是我在他的面前蹲下身,双手搭上他的脸颊两侧,深度喘息未定莫名情绪在腹中酝酿着,因为托腮而堆挤的两颊显得搞怪可爱,卫眨着眼睛将疑惑眼神缥缈回来,他的刘海又变长了,距离上次理发已经过去了几个星期,发尾的自由卷曲攀覆在裸露脖颈的四周细微分布,耳鬓因为手掌外力而鼓起的弧形外观。随后我贴上他的额头,就着先前拖住他脸颊的姿势,端正不二得相抵。近距离下他的睫毛根根分明,就连快速眨阖下沾染上的零落晶莹也分外显眼。卫的眼睛有些湿润,或许他的眼眸一直如此,只是这样近的距离是我与他的第一次接触。

“回家吧,卫。我在这里。”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