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Growth凉太回戏with剑

#回戏#
#To@八重樫剑介(23)
#换种风格写自戏xxx



我从不在意他人对我的看法如何,娇纵暴躁或是另择他词,纷乱形容只是逼仄世界里强行给人冠上的好笑标识,因此我时常用冷眼看待那些咄咄逼人的一类,指手画脚得试图用流言蜚语参合进一个陌生人的界域里未免太过高估自身。

在看到他递出所谓的“本命巧克力”时,我竭力秉持住了脸上多余颜情,尽管他是作为“八重樫剑介”这个身份存在于身边,没有丝毫踌躇表露、甚至接收行径也是在递送行为下顺理成章得进行着。再三的掩饰也能一眼识破的黯然神色,这个平日里与卫相较并不少见的笑靥失去了以往的慷慨自然,连局促抓握的细小动作也变得漫不经心——而我比任何时候都清楚,接下来每一句出口的话都会成为未来深藏的芥蒂。

「哦?你的意思。」

我用趾高气扬的语气与眼神回应他,像是在诉说交谈着今晚昂会做些什么烹饪,又或者如同用尖锐刻薄的话语讽刺卫的出格行为,就算承认此等过于苛刻,我也依旧乐此不疲。身前的人直起身板来,在难看的笑容下掩饰着受伤的内在,我知道他在思考什么,作为罪过祸首的人眯起眼眸扬起了一丝笑意。

「脸色很不好哦?剑。」

扬着下颚靠近他,因为工作而不得不穿上的平底鞋子,这是扰乱我平静思绪中的万分之一,快速适力拉扯过他的领子僵持在同一视野线,像是无数次我同他不可一世的对话态度,澄澈眸子中映出我的模样。

雀跃心跳如实无法平息,再反复确认卫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终于得以喘息松懈。

「听好了、剑。我同意你的请求。这个意思够明白吗?」

终于从他被掐灭希冀的眼底看到了欣慰的火光,而这并不昭示着我会和善以待。

「——不过、可这不代表你可以把我的衣服和你的袜子一起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