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禾几_sekai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蓝思追❤追仪、双道长

【ALIVE/SOARA】《盛夏终焉》CP:望空 (02)

Chapter2.凛冬之愿


如果说成功的机会只有锋芒细微、挖掘深入不及表面厚度的万分之一,矗立一角竭力苟望渺茫踪迹,低不可闻轻易泄露心声所愿已来不及选择撤回,僵固判断在那一秒凝结成滴状水珠“啪嗒”撬入罅隙边际。七濑望从恍惚中回到现在,下意识蜷缩完好手指抓扯着什么力图寻找些借口应付,只差一句老老实实的招待便体无完肤得溃败于此,恰到好处的大脑当机在一道反问下化为支愣作答。


“...唉?什…?” 

“啊?”

 “...。喂,才不是‘啊?’这个反应吧!” 


埋伏在真实与虚假的触目事件过于鲜明靓丽,止口否认或是选择大方坦白,像是询问着爱好口味,招待不周的店内服务将被苛责上败坏名号,这条岔路的选择权在隐约中实则已经交付于身,编排众多遐想隔离钦慕乌托邦,而自始至终、心灵的神明仅是一步之遥。 


“呐呐我说、望。明明只是手指受伤的问题,难道连脑子也被shock到了吗?虽然我承认确实是我太过于闪耀…!” 


他能够被比作成饱满花絮,更甚至是曲调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压轴,偏爱将其规划在感同身受的范畴之内——这么说也未必真切,因为和煦阳光并无法触手可得,可无私普照却分外透彻。说到兴致浪尖的少年在此刻仿佛权责要事般重重向他脑海内设定着框架的“桌面”上拍去,紧接着一句哀嚎剥开层层阻拦扩散开来,连带始作俑者错愕跌坐后慌乱忐忑的不安安慰。 


“前、前辈——空前辈我的手——!” 


事情就是这样的顺序,每一件都安定得从它顺理成章的端倪开始发展,破茧降生衍殖其余分支路线,每一步踏着承载千万重负的无法挽留,你明知后果压榨身心蚕蚀希冀,而事实忠贞不二、定夺催促着你去完成,像这个望不尽头的上坡——斜度恰算在一个肉眼可见的上扬角度,自行车轮碾压触及地面席卷薄薄灰尘继续翻滚,把抓牢固握力弓弯背脊前倾进行方向。冬日独拥这阵瑟瑟氛围,尽管还未夸张到吐息间会有温热气体的不协冒出,赤露在外的手指关节依旧泛起圈点晕红。 


“还——没到吗?” 

“快了快了,加油加油、加油望!” 


后座传来的雀跃助威部分在选择性读取下被随手摒弃,唯一庆幸的是这场“奴役”仅仅持续不到整个二十四小时的一半。抱着半分侥幸与半分好胜拼凑而成,因此当大原空成功忽悠着七濑望伸出手参与这场所谓的游戏之时,他早已陷入深不可测的井坑底部,后知后觉得反应过来时对方已带着欣忭面容开始炫耀奖罚措施。“望,来玩‘剪刀石头布’吧!”,他这么说着,呆滞在圈套下桎梏起的无形牢笼变相涂抹去了挂着“狡黠”字眼的辩词,甚至在所有人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状态下,七濑望也没有多余怀疑。 


“开始——嘿嘿咻!” 

“?!…等等,空前辈。‘嘿嘿咻’是什么?” 

“哟西,你输啦望。别问这么多,那么这周末辛苦了!” 


这座幽闭寺庙坐落在不知名的山岭上,说是不知名的原因也只是发起号令的人遗忘了名字而已,打着哈哈将就说些措辞便熬过了结这场话题,早已亲身经历多次而习惯了的队员们并无其他言语。气喘吁吁得载着正值兴奋频道的附属体好不容易爬上斜坡,山路台阶仿佛低眉嘲笑用功人儿的无力作为。先行跃足的人豪爽气势拍拂自身后背如是安慰,“就一点路了,安啦安啦”,勉强算是信任得安顿车辆,踏板支撑在短暂音节中画上清脆句号。 


“空、望,你们终于到了。” 

“久等啦,守、宗,还有廉!” 


阳光还未臣服于远方山峦,灿金将浓墨重彩一通灌溉在万物上,周遭树丛镀上崭新色泽,站立于中间的逆光人影被拉长好几个尺寸,七濑望一时难以说清这种颜色,象征着朝气活力的旋转蓬勃、浅浅镶嵌在吹拂发丝链接裸露脖颈的流畅线条。宣告着青春符号的时代标语,脑海中渐渐催画出林荫道路、血色夕阳与和睦身影,欢声笑语作为匹配这幅画卷再适合不过。 


“来许愿吧!我希望SOARA长长久久,大家能够一起走下去——” 

“说出来的话就不叫许愿了,你是笨蛋吗、空。” 

“唉,可是我忍不住啊。” 


他时常会回想起那天的画面。在寒冷带着不可磨灭的威严降临的时候,暖房内不可多得的群聚生活渐渐变得频繁起来,以“反正也没有女孩子会邀请”的理由堆积着满腹可悲,而一句“其实只是回绝了”便把唯一的欣慰打得烟消云散。举着圣诞节的幌子制造出来的浓烈氛围或真抑假,就连彩带横幅都没有遗漏得完好悬挂在梁。温度比室外高出几个阶段,稍有细密汗珠在掌心分泌姑且不计,拉扯着临时换上的大红衣裳在镜前来回摆弄,游走目光终于驻足在裸露出的半截脚腕上暂停分秒。 


“我说,空前辈。你的衣服太紧了,裤子…有些短。”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要揍你了,望。” 


百般聊赖之后的欢庆在整点敲响,杯中布满的密集气泡在相互碰撞下摇摇晃晃,凑近充斥鼻间的碳酸气味还未完全抵达便已全然下肚,好像是虚度着晚年光阴的耄耋老人,举杯吟诵着不清念词恍惚中应对谁谁的呼应,一片唏嘘后又归为宁静。窗外有些阑珊灯光,但他们知道这个节日的某处角落适合那些拥有伴侣的人,观雪或是一同踩出斑斓足迹,尽管在平日里被冠上无聊透顶的项目在特殊节日的点缀下总会变得有理有据,这个年纪的少年们钦羡又唯恐这份蠢蠢欲动的感情,换句话说,只是无法找寻正确表达的方式。 


像其他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七濑望摆弄着透明杯中的冒泡可乐,被故意调整到晚间情感的电视连续剧散发着奇怪教唆敲打着鼓膜,有点怀念在音乐教室里怀捧贝斯的沉甸质感,边上兴致高呼的人怂恿着些被立马驳回的话语,这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欠缺了些不明不白的东西。胡思乱想终于在自主意愿下按下了休止符,拍着即兴调子随时都可以加入其乐融融中去,男孩们永远不会担忧这点。 


“哇,超无聊。好羡慕啊,好想出去玩。” 


没由来的话语引领着众人的散乱视线齐齐望向窗外,用肉眼就能细致看清的纷纷扰扰,夹带着宁静祥和的虔诚祷告披上广袤大地,呵着温热吐息将就搓揉发红手面懊恼得说着“好冷啊”但兴致依旧不减,少年们的各致言辞和不同语调化作世尘间无数个泉溪,融入无比绚烂与明媚青春的汪洋大海中,在全世界漫溢。 


他们还未能迎来属于他们的那一刻,在万灯辉煌的道路上执起某个人的手,无暇的白色光辉统治着眼眶中延伸至体内灵魂以供渴求的最高领域,无颜无色、无形无声。抓握起一把柔软雪块快速按揉成球状向身边的人砸去,划破寒冷空气削弱了弧形抛线的正确轨道在碰撞到躯体上后炸裂开素白烟火,盈溢着愉快和弦的打闹争夺点燃久久不息的炽热范围,积雪在无序踩踏中凹陷下沉呈现出不堪混乱。雪在某一处化了,跌落枝头汇入数不清楚的层层叠叠中去。 


“从之前就很好奇,冬天时候的望不戴围巾和手套…难道、难道说——因为是笨蛋所以不怕冷吗?!” 

“只是完全不怕冷而已,不过那个笨蛋我可是听到了喂!前辈,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吧?” 

“呃、咳...吵死了,闭嘴。” 


“激烈战斗”在雪地里持续进行着,打着伞在一边老老实实矗立观摩的宗像廉被一次次刻意击中后终于按耐不住加入了这场斗争,看上去最为沉稳的宗司在关键时刻也会自然而然得与大原空统一战线,“偶尔放松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路灯下的大呼小叫感染了这个时代脉搏的律动,它喧宾夺主得在滚烫血液内扎根滋生。好巧不巧的起身欲呼正张口“衔住”投掷过来的冰凉雪球,冲击与惊怯一同携带着趔趄姿态在经过反复的摇摆双臂试图平衡下缴械跌撞入另外雪团。 


“呸——是谁啊混蛋!” 

“没事吧,空?” 


哄堂闹剧朝着吃瘪人儿围拢起来,抹去嘴角以及衣领上剩余雪渍在又一次的爆发笑声中松懈成无奈耸肩。凛冬入住在每个抱有狂热理想的少年心中,闪烁着宛如尘世间焚灼的纯洁火焰,星星点点的棠色花骨溅裂开纷繁旖旎。 


“那天在寺庙,望许了什么心愿啊?” 

“我吗?简单简单~我希望——” 


雪还在不停地下,发丝间参差的零碎屑瓣在进入暖房中被一并拍散,坠落之音悄然无声。 


——我希望能够成为和兄长一样棒的贝斯手,这样支撑着属于前辈的乐队。所以,我也能成为你所依靠着的人吧…?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