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ALIVE/SOARA】《盛夏终焉》CP:望空

《盛夏终焉》

 ALIVE/SOARA 

CP:七濑望×大原空 

文/莳戒 



Chapter1.秋日妄想

像无数次回忆起来那样,燥热过去的凉爽秋意铺满宽敞校园大门,走道以及能被步伐所涉及的地方——落满季节象征的残枝叶片、败花柳絮也只是设想中妄图构思出来的不真景象,算是和煦得闯荡心扉染渍了同样的崭新面貌。室内嘀嗒时钟一如常态,铃音作响炸裂开喧哗与吵闹的青春音节,再多桎梏也拘束不了热情奔放的年轻人们将午休作为歇喘补充活力的最好途径。而新生的其中一员也是这般状态,在一片混乱嘈杂中浑浑噩噩得找寻着同伴,打着回味课中迷茫知识的不清口号,呵欠在有条不翁得遍遍进行。 


“望,上课不能再睡了。”


“啊——到底怎么样才能和廉一样那么精神嘛?我不行、不行的啦。”


 不管是仓促得在公共食堂潦草了结抑或突发奇想带了便当在随便一角的树荫下用餐,身心饱受这个不温不燥的阳光舒适覆盖已是最佳选择,偶尔能够在清闲时候去往操场摆弄几下的所谓球技不见有多少痴迷呐喊,逐渐习惯起来的高中校园生活如此这般地拉开帷幕。屡次在午休完毕之前的分余感叹短暂不易便是新生们不二的话题,不像女孩儿们首日的拉帮结队,男生们自然而然得群聚靠窗一落谈论着他们的领域,就好比在家常中勾起的无意话题,毫不做作却可以依旧维持着,直到广播传递出每一个压抑原子打散这份和谐场景,在抓耳饶腮的纷纷不满下目睹着老师将最后一道通向自由的门关上,干脆利落。 


没有多余罅隙,没有丝毫挽留。午后的慢吞还沉浸在每一个少年的美梦之中,还未到最终解放的号角吹响,暗自攒动的学生们便已开始在课桌底下整理起书包,尽管在讲台上目睹一切却也无可奈何,杀鸡儆猴的警示在第一句指责出口前就被不耐烦的人夺口逼回,七濑望作为这攒动份子中积极的一员,在铃声敲响的那一秒迫不及待得跳了起来,随后又在老师危险的目光警告下萎靡下去。少年们心中的火苗永远不会熄灭,他们是天生的引领者。 


“廉!今天也和宗前辈一起走吗?”


“是。前辈们好像还没有下课。” 


相较稍长年级的学生们,新生的前夕确实在踩着点如实按照预期安排,这是他最庆幸的事情之一。这个季节适中的温度刚刚好,黑色校服在离开教学大楼的后几分钟内就被灵活手指顺序解开束缚,张扬不失条理得流露出内在的赤色T恤,圆弧领口在松动时毫不遮掩颈脉联通下的锁骨线条。与乖巧等待大相径庭的人,耐不住性子用鞋底碾压着飒飒作响的树叶,随意踹弄便搅得凌乱不堪。再次抬头的时候,视野中多出了另外三个人。 


“廉、望——!” 


率真招呼从远方传来的时候他想起了前阵子在家中偶然间听闻的曲子,沉重贝斯在怀里掂量几下便凹陷依附,攀搭音节和弦,指腹在接触相抵后熟悉旋律吹入耳孔,不带华丽偏外的多余调子,实则与自身性格并不搭调,在自家兄长的日渐熏陶下懵懂抱起了这颗等待发芽的种子。七濑望知道他所沉迷的不仅仅是这份坚持的原则,像这道穿破浓稠雾霭的爽朗声音,干净的指引仿佛航海行道中的明晃灯塔。 


“空前辈,还有守前辈、宗前辈,辛苦了。”


“哟,空,守前辈、宗前辈,恭喜一天解放——” 


这个年纪的乐此不疲表现得格外张扬,口口声声囔着“给我好好尊敬下前辈啊混蛋”的人带着状似恼怒的神情投入打闹氛围中去,接着稳重无奈的笑与苦手阻拦的话语准点而至,学业生涯未必死寂沉沉,年轻人总有迸发而出的新颖想法将其脱胎换骨。这一点七濑望坚信不疑,因此在听到要组成乐队的瞬间降临爆炸性话语,没有任何意外是小说情节中不成文的套路,稍微带上些许惊愕、而仅仅凭借大原空的半成鼓动便摇摇欲坠,心心念的贝斯手职位终会眷顾自身,乐队什么的,其实超棒的吧? 


伸出手探向远方蔚蓝天空打着前进吧永不言弃的热血呼号,转折点永远不屈不饶得出现在一个不算怠惰却无法避免的时段,就好比在晴日出海航行,永远不知何时何地会发生什么危险灾难,对于这个潜在未知怀揣的惴惴不安,才是这场旅途中最大的威胁所在。 


“唔啊,抱歉——” 


初次合奏确实无法如愿,倒不如说状况百出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理之中的屡次三番结束之后压抑不住一声感叹夺口而出,饱含愧疚与无法辩驳的事实阵列在前,哀叹并不是唯一的归路。


 “非常抱歉,前辈们、廉,请再来一次吧!” 


板正姿态、笔挺背脊,深度喘息在反复呼吸轮回下渐渐平缓成一个均匀频率,绷紧前臂连扯筋骨带动拨弦指腹片状贴合,层次张力织连音律涟漪主调自指尖流泻,贝斯独有沉淀低音混合吉他明朗声线,整齐鼓点伴合键盘流畅弹奏谐调,冁然欢喜蹑步漾展在不经意弯起的唇角。上帝说,它总不会辜负努力的人。一曲完毕,雀跃目光传递于在座的每一个人,就连一时酸涩席卷疲惫全身也无心顾及,腕表时针悄然走过几个整圆,无法精确到几分几秒,流梭时间宛如一个眨眼的瞬间,快速得令人咋舌。


 “做到了——我们!”


“超兴奋呢,空。” 


承装不下的怒放情绪在清脆击掌下化为短暂呼应,七濑望设想过这样的画面,那是他无数次在崇拜的兄长弹奏出帅气的曲子之后的画面。乐曲像是谱写一章扑朔迷离的旅途,何方幽深村庄嵌有神秘宝藏吸引来人前往,纵然荆棘布满险阻丛生奈何不了坚定信念之人。这已不是一时来兴掀起的波澜,自顾颔首蜷握掌心作势振奋,始料未及的刻薄刺痛谴责性得刺激着大脑皮层,中枢神经全然放弃先前愉悦氛围瞬间倒戈颓败方域。 


至少在几个小时前,沉浸在喧嚣活泼的四肢百骸能够正确分辨指令动作,而现在,饱受额外创伤的神经思维强制封闭在布满消毒药水自诩逼仄的矮小空间,迫切向往球场上洋溢着青春汗水的激烈比赛,抑或是街道马路上与嬉闹孩童的幼稚追逐。放宽点想,此刻仅是呼吸到室外新鲜空气填塞肺腔就已算得上是心满意足。 


放空眼神被一个暴栗敲回现况,眼前的是难以下咽充斥鼻间的腥腻气味,摆放整齐的橱窗柜子被千篇一律的浅色白调覆盖大部分视线,窜露一隅的橙棕发顶在几秒内对焦上游走视线,抚上额头迟疑半愣咀嚼着对方少有责怪的话语。 


“望…?望!回神回神!”


 因“太过投入而遗忘了拨弦指腹上长久时间的积累磨损”,迟到了的生理反应还是如期降临在身、不偏不倚,甩摆着右手哇哇哭丧着几句说辞,带着哭笑不得的逞强理由依旧被碾送到医务室整顿休歇。左凝右视再也憋不出其他说法,身前的队长摆弄出一副严肃说教的姿态亲手处理着伤痕指段,这个位置刚好扣合在发顶连接低垂面颊的鼻尖凸起,七濑望头一次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尽管这种想法似乎将对方上一句话当做了耳旁风。


 “第一次觉得,认真起来的空,果然好厉害啊。”


“有眼光啊望...喂等等,只是第一次?!” 


夏日末尾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就目睹过这样的景象。完全凭借着初次见面的开朗印象,被阳光照耀泛着暖橙光晕的人儿,一时说不上是什么撬动了别样的地方,也许是一拍即合的相仿兴致,又也许是相见恨晚的恶作趣味。他说“你好,我叫大原空,算是你未来的前辈吧,请多指教噢”,所以在间隔不久的短时间内再次汇聚,七濑望庆幸着对方以独特姿态勉强在脑海内留下了不算深刻的印象,支支吾吾得招呼着“啊,是空吧?”这样的话语开始了又一次深层结识。 


懵懂的少年并不会去在意多余情韵在哪里盛开,他们理所当然得把它归结为趣味相投的好感提升,就连不经意的悸动心跳也被现实话语抨击回腹。七濑望打量着正在进行屡屡说教的队长大人,说是前辈却在身高上缺乏优势的这点也别样新颖。


 “啊,真是的。你到底听进去几句话啊?别傻乎乎得在那边了,虽然知道望是为了乐队着想,但是这样‘废寝忘食’是不被允许的噢?这点要多学习下守和宗!” 


夏季淡去的时候拨开泛起苍苍的复苏气息,燥热不再困扰这个时代的活跃份子,不论是轻便短袖或者是换着上遮盖手臂的长款T恤,宣告着终结的残喘蝉鸣被薄雾中早起的悦耳鸣叫所替代,抑橙或红的更新主调,映衬着跟前现实状况里的不二选择,赤露迷惑的压迫情感挟带不经意间的脱口而出。 


——“前辈,如果是我的话…不可以吗?”







-TBC-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