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 《Rainy Day》CP:葵新(更新05)




5.0桜とともに君だけを



XX年XX月XX日,在这个自视诡秘的地方观察着周遭的万物,诞生的神明并不了解这个环境,他变换着投出好奇的视线,樱花林的簇簇飘动是最后驻足的停留点,五片相叠簇拥的卵椭型花瓣肆意生长拥笼出一副春日之境。
他选择在这个林间——伴着每年如期而至的樱花落雨,日渐熟悉的生活在坡下前来祭拜的人们口中相传而知,因为祈祷雨露而诞生的神明,这样自诩。湖光涟涟得照映出浅金与湛蓝为之融合的淡色调子,那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额前尖锐的端角刺破无形空间的网膜咄咄逼人得存在在那里,试图将撩拨至前的簇发将其遮掩而以失败告终,他凝望着湖面上的自己,伸出指尖弹出了一纹水花。


日渐熟络的生活平淡无奇地缓慢进行着。除去那些无法见识到他存在的成年人们,无外乎一切正常得按部就班,抑或有时会遇到走散的孩童见着他的模样开始哇哇哭泣,带着百般无奈得敛去往日外貌耐心哄着,也成了他在这里的第二项重大任务。
被牵领着回去的孩子带着幸福的笑容奔跑起来——那是人类发自内心的喜悦,他看着那幕背影这样评价道,转身挥手道谢之时早已被风抹去了矗立的身影,徒留下孩子流露异样的困顿表情。
因为不被看见而毫无挂念,就这样恍若隔世地潦草度过了许久。他早在神庙的挂牌上看到了一行印刻复古的字迹,不甚了解人类文字的神明在众口纷纭之下似乎抓取到些许信息,他的名字被赐予为“葵”。


“A-O-I,あ—お—い?”在对方的言语下照仿着喃喃重复,葵比划着文字的顺序写法,因略苦手而纠结了面容。
“あおい。”人类少年拿着折断的短小枝丫孜孜不倦得在沙土上一笔一划,被拨弄开的翻卷泥土老实得吐露着深褐内在,凹陷的弧沟勾勒出相对于繁杂的字眼,“这是你的名字,葵。”
“...总感觉很复杂呢。”摸索着字画轨迹的浅色人倾向于抓耳饶腮得思索着该如何紧跟“年少人师”的步伐,停停顿顿的稚拙行为像是咿呀学语的孩童般引人发笑,确切地说,卯月新确实带上了一点笑容。
“这样。”凭空骤减的相隔距离在一个暧昧的点截止,依着肩膀似是斜靠在人的身侧,搭上显得僵硬拿捏的执笔之手,随着主人的战栗后平缓下来跟随着借力运动的手腕流畅书写,“葵的名字,很好听。”
“哈哈,该说谢谢吗?”被夸赞的仅是不知名赐予自身的代名词而已。分清的过去与现在,他有幸作为“葵”而存在于世,而这个代名词是个冷酷无情的提醒:因为任何祈祷而生的神明都有百分之几的几率被冠上这个名字——他只是幸运得被选中的那位。“那么,新的名字呢?”
“…あらた。”在烙印“葵”字行的边上快速写下另一排玄之又玄的字迹,枝丫端头轻点缀于边旁的松软土壤,“我的名字。”
“唔,和新的第一个字符是一样的呢。”欢快愉悦的高昂情绪被简单的相似之处吊钩而起,未尝接触的新奇之余还有份与倾慕之人的微小相似颇为雀跃,矫正的执笔姿势沿着对方制造出的凹陷之处认真描摹。
“葵?”
“嗯,就是很想学会新的名字呢,意外地。”或许是前来祭拜祈福的人们造成了影响,矩形吊牌乖顺得附和着心之所向在神庙的一角静静得尽职守候这份幸福的到来,葵这么深深得抱有如此想法。


XX年XX月XX日,他还未曾遇到那个人,见识过春去秋来,从熠熠春花到皑皑白雪竟是如此飞速的事情,牵领走失儿童成长的身影、快得如同走马灯花的一个即兴演出,就算伸手穿越过身躯,内脏都不会因格不相入的无礼入侵而感到不适。转眼在浪潮间飞梭过的时光、不管是接触的生人面孔还是颓败后又盛放的樱花群落。
唯有山坡的景色是伶俜之余的最好赏赐,雨露丰腴、樱花灿烂,除此便无。
这是一个世纪的茕茕孑立。


“葵,今天走神得很厉害。”轻声规劝得拉扯回紊乱思绪不禁一乍微瞪眉目,对上流露歉意微笑的对方颇为无可奈何得继续低头描摹着什么,空气因短暂失神飘渺的不经意过失渐而冷却。
“…抱歉,新。”愧疚磨蹭鼻尖的行为透着支吾的道歉言语,“想到过去那么久没有与人交流,现在有些庆幸呢。”
“…葵的笑容太闪亮了,有点受不了。”
“唉,我的错吗?”
“既然这样,”站立起的人儿拔高了蹲姿时所剩无几的身高差,猛然抬升的昂头动作迫使着脊椎的变形挤压,“那就罚葵写十遍草莓牛奶好了。”


XX年XX月XX日,他回想起在湖边拥有倔强眼神的人类男孩,用着不可一世的眼神打量了许久自己,毫无惧怕可言,甚至带着发现新大陆的好奇心让人哭笑不得。他从灰黑眼眸中看到了星河与月轮,无垠的广阔皎洁催着动情的格调,恍恍罩笼着氤氲的水雾网膜,仰面的刺眼光线迫使虹膜的骤然缩放,无止境得沉沦深陷,它仿佛包含了一个异世界的宇宙。于是萦绕脑际的向往之日引领他接触了这个不同属一个世界的人,尽管如此明了这短暂的时日如梭。


“新。”随意摆弄的枝桠尖端在沙土之地上撬动出小幅度的沙尘之海,挑剔的细小石子沙漏在空气的怀抱中并无贪恋得被引力拉扯快速落地,“‘喜欢’...用这个来表达的话,‘喜欢’是怎么写的呢?”
“...‘喜欢’?”

XX年XX月XX日,几年后的遇见显得漫长而又难耐,柔和视线从低矮屋檐将目光触及更远的地方,延伸至坡下大道、中途依着主干的油绿草坪茂盛依旧,丰腴场景埋没了过去被压抑平钝的低矮嫩芽,“染毒肺腔”的污蛊之种被悄然播种在面具下的奄奄内心。
行为如果虔诚于内心的话...


“是,”敲停的点止于“あらた(新)”之前,言辞的不容拒否显得暂定截铁,“写在这个前面吧?”
“嗯、这里?”反复得疑惑确认在对方指手画脚的讪笑之下得以妥协,视线比拟出隐形的整齐条纹一一工整得横卧在地面,“这样就好了吗?”
“嗯,多谢了呢,新。”欢快语调还未被吞咽下肚理解,人类少年伸长着脖颈似是想要一探究尽,称不上熟练的依葫画瓢在先前落笔的适当距离下逐渐演化成あおい(葵)的清楚字眼,“完工!这样的话就是——あおい、好き、あらた!”
“...”猝不及防得对上回眸的视线,卯月新在一阵趔趄下艰难地稳住了重心,“...葵,原来是要做这个么。”
“嗯...在学的时候想到了呢。”显得人畜无害的笑容挂上儒雅面貌的双重必杀,话语却是波澜不惊的一本正经着,“突发奇想的连自己都吓到了。”
“あおい。”
“唉?”
“有些话想要告诉葵。”


XX年XX月XX日,他漫无目的的闲游终于找到了原始初衷,归灯炊烟的温馨团聚在夜晚变得有力明晰,蛰伏的孤单野兽懈怠了警备的慌张容颜,踽踽之影被独行灯塔的羸弱拉扯延伸到油腻的不远地平,黄檗不及的微弱像夜幕扑落的染料撒及全身,嬉笑填斥过的步行之道,重新归于了寂静。


“我要离开这里了。”


=TBC=





arata的这首歌歌词最后一段   应该不用翻译都能听懂的吧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