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 葵新 小随笔 甜一下就好

就是突然想甜,因为搭档很甜很好吃(划掉)
好像没什么想说的...有点期待年长后的他们两个,
互相依靠又彼此习惯


——————


说起来并没有思考过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因此回答起来的时候便显得吞吞吐吐,涣散的瞳孔、视野的物距线无法准确判断到那个球面镜的直线坐标,日灼光线的折射角度不偏不倚得打在那个凸面的一点,一晃而过的眼球被刺入一丝酸疼——摄影机在无形中捕捉到了这个迷茫的镜头。

分散的轮廓线在努力的聚焦下被一点一寸拉扯回真正的皮囊,湛蓝星点终于找回了明确的方向,一抹灰黑从那边攒动的地方闪过。

「...也许,并不太好说吧?」

似有似无的刻意回避了话题,干涩的眼眶在快速眨动下泛着生理性的泪水润育了一会的祥和,好景不长得被快门闪过的明晃白色遮盖去暂时性的视觉。

他反复思考了很久。

「在想什么,aoi?」
愕然插入的话语,平淡如洗的慵懒声线,向着高去那么几公分却不自知这个高度之差的明确意义,尽管在他们17岁的时候已经有了一厘米的距离,他毫不避讳得直言了这个差距,至少不碍于他们的关系发展。

「嗯,没什么...大概。」
也许是在想关于卯月新的事情——关于他这些年窜高的真正原因、关于他成年后依旧对草莓牛奶的唯一执着,关于他叫着自己名字时候的好听嗓音。

皋月葵手里的动作暂停了一秒。

也许他该想的是升学后的学校会是什么样子;没有了固定教室的那份安稳生活要怎么继续;亦或是更多的空余时间用来做些什么。

所以他停了这么整整一秒,不仅仅是因为思考着这些问题——卯月新用着好笑的姿势将这把便携式“手枪”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像模像样得发出“bang”的拟声词汇。

「什么事情都逃不过竹马的雪亮眼睛✧ 」
尽管眼神依旧,皋月葵甚至感受到对方的眼角蹦出一阵星光点点。也许只有最了解他的人才最为清楚不过。
「aoi现在需要补充能量,所以...」

如果不是必要时刻不会去接触甜食的皋月葵在这个状态下确实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作为搭档的竹马君正在往他的进食口自顾自塞着被自诩为天伦之物的草莓牛奶。

有些当机,不过味道并不赖。像是他们小心亲吻对方时一点点沁入鼻尖彼此的体香,再贴近些后萦绕在发丝的馥郁淡雅,娉娉婷婷得镌造出一份诱人的气氛。这是不是...算间接接吻了?

甜腻液体贴合着散布舌苔上的味蕾刺激顺着喉管深入,吞咽因为胡思乱想的紧张而披上了不自然的格调。味觉仿佛被打开了一个新颖世界。

「arata?...不过感谢,草莓牛奶...意外得很好喝。」
「是吧?」
皋月葵觉得在那时候对方在笑,不管是眸子还是因为言语之行必须翁合翕动的唇,至少他觉得。

「arata也尝一下吗?」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这条走歪了的神经,恰好在休息室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恰好卯月新并没有拒绝这个吻、又或许恰好他的嘴唇上留有对方深爱的味道。

「这么看来aoi也恢复了呢。」
「嗯...彼此彼此?」

变换着焦距的镜头在那个微小的相机口里进行着细节的精确调整,皋月葵清楚得能够听到电子器械装备的声音,一帧帧被烙刻于一个高度精密的立方体储备器中去。他借着这个空余撩拨了下左边的鬓发,因为伸展而下滑的袖口适当得给与了那层肌肤一丝压迫。

「那么对于葵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他直视着那一幕的镜头,毫不犹豫且爽朗得笑了起来。
「应该...就在身边吧。」
「因为已经拥有了,所以...」

如果说皋月葵现在才想清楚的话,确实有些可惜得晚,不过总得来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毕竟他身边有个叫卯月新的人存在。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