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 《Rainy Day》CP:葵新(更新03)

3.0 カルミアと五月雨



葵发现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被冠上这样类别的形容词并不是什么好事情,确切地说,内容偏向于杂乱无序、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发展与结尾苦止于言语表达。梦魇从黑黢黢的地方钻着空隙牵着紧张与麻木诱引入身躯四肢,叫嚣无能为力的反抗。
葵最后记得最清楚的,便是在熟悉的那条道路上,他看见灰黑发的人类少年背对着他,他的个子已经稍许超过了自己,笔挺的身板渐渐朝这边转来,依稀能从对方的嘴型中判断出些许字眼——


我…再去见…的…好吗?


情景的转换是猝不及防的撕裂,画面宛如骤雨拍散的娇弱花瓣一般凌乱不堪,没有再多时间整顿梳理,就被接着投入下一个空间,抓不紧的藤蔓枝条,氧气像是沉落深海的无尽封闭。
葵终于在一片领域中抓到了点什么。
他向着那个源头看去,在一声惊呼中甩掉了这根“救命稻草”,迷雾散开的地方——虚无的黑色空间,就在他将手中的物体甩出去的不远处,一个面容破旧的娃娃矗立在那里,葵的脚边是他曾握于手中的半段手臂。


“我…我的手…”
他听见那个娃娃在喃着这句话,一字一句格外清晰,它的眼珠在白得出奇的眼眶里打着转,带着异常的速度。葵露出了少见的蹙眉神情,他见过这个人偶,是居住在不远的一个人类女孩手中捧着的娃娃。
“少…少年,我的手…能还给我吗?”



“!”挣扎着睁开双眼,葵从依靠墙头的姿势中清醒过来,花了半分钟的时间将这份阴霾从脑海中挥之而去。外面的雨似乎是停了,葵从空气中依稀嗅出一股雨后清新自然的甜香,他由衷热爱这种氛围,因此每每这种时候,他便会尤为庆幸自己的身份——这个能够将他与自然合二为一的能力。


神庙外除了屋檐角滴落的剩余的雨水之外,清脆之余还有禽鸟们重出枝头的叽喳,这份求之不得的安逸全然不像之前的梦境那般仓促,葵在享受了片刻的宁静之后吁了口气。
“...该说是巧合呢还是。”
几步外的地面上,一个与梦境一模一样、在相比之下显得打理有度的娃娃平躺在那里,没有那时候看上去可怖的脸庞,更没有与身体断裂的四肢。葵踱步过去俯身拾起。
“是匆忙中掉在这里了吗?”他在脑海中搜索着片段,却并没有回忆起娃娃的主人是何时光顾过这里。葵想到了什么得突然扬起了笑容,大概——大概是在自己偷懒工作与新玩耍的时候来过的吧!不知不觉的,就这么习得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罢工”理由。
“嘛算了,只是送到门口,应该不会被看到的吧。”踌躇了片刻,葵还是打算亲自将少女丢失的物品物归原主,只不过这份特别的善事不能被人所见罢了。


这是葵为数不多地沿着这条街道走下山坡,他激动的心情像是赴了宴的盛装少女,当然他也不少装扮自己。并不好说人类中有几个像新一样能够用肉眼直接目睹到他的人,为了防止这千分之一的意外,葵还是小心翼翼得隐藏去了他与众不同的地方,甚至是一改以往的服装穿着,照仿着普通少年的模样换上了干净的衬衫——葵在清澈的湖水前怔怔了许久,人类穿着的衣物比想象中的轻便得很多,不管是挽着好看折叠的袖口,还是触及平地的皮鞋,神明大人在这一瞬对人类的向往加大得整整一个跨度。


“唔…我记得应该就在这个附近啊…”葵绕过了几个看上去差不多的拐口,平日里应该能够见到一些孩子们在家门口附近玩耍嬉戏,而今天却格外的安静。“啊…这真是难办了…”

“…葵?”熟悉的波澜不惊的语调,闻声颇有怀揣迫不及待的心情转身,“啊!果然是葵啊…”
“咦?竟然是‘果然’…”
“因为第一次看见葵穿这种衣服嘛,难得有些意外。”
“嘛…也是呢…”过于焦急的表情被温馨的关照取而代之,葵下意识地扯了扯衬衫的衣角,不安地小声开口:“呐、新…你突然跑…”
“不。是经过允许的。”对方义正言辞。“逃出来的时候问了下铁门,它就自己打开了。”
“...”
“...真不愧是新,好厉害。”就差着给这位小少年鼓掌加油了,葵仿佛完全不在意对方牛头不对马嘴的歪门道理,这种“置之不理”的决断似乎在新身上非常受用。“嗯抱歉新,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在附近见过一个这样的女孩子…”葵比划着。
“!”身前少年的表情有了跨度上的变化,“葵…你是在说女孩子?”
“嗯,是,她的东西…可能不小心掉在神庙那边了,”葵从怀里拿出那个娃娃,“我想既然可以的话就过来还给她,不过…哈哈,一下子找不到方向了呢…”
“如果说是那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女孩子的话…应该就在那边吧。”葵朝着新指的方向望去,“需要我一起去吗,葵?”
“唔,突然发现…虽然一直没有被新带上敬语叫,但是意外地不觉得讨厌呢!”伸出的手被如期搭上,掌心被沁入一股柔软的覆盖力,肌肤相叠的地方传来磨蹭攀升的温度。“谢谢了呢,新。”
“嗯。”


在有人带路的情况下葵顺利地找到了娃娃的主人,但碍于被人看见的关系葵站在屋子的大门口有些犹豫。
“…新,”戴上一贯的微笑,葵说着这个不情之请,“既然是新带的路,那这个好事就交给新来完成吧,嗯!”
“葵不去交给她么?”
“我…我不太好吧…嘛、新,其实我有点…嗯…”
“恐女。”
“呃…可、可以这么说吧?”逃避开对方锐利的眼神,葵虽然并不明白“恐女”到底是指明什么意思,但这种时候只能同意来搪塞过去了吧。
“好吧,我去。”


理想的程序是敲门、应声、归还然后圆满结束。前来开门的是女孩的母亲。
“呀,这不是卯月家的孩子嘛,有什么事吗?”似乎是很熟悉的样子,葵暗暗叹了口气,站在一边不敢出声,对于对方母亲的这个年纪看不见自己是理所当然,但要是这点被新发现就不好解释了,“哦呀,这不是玲奈的布偶嘛,我还在困扰她最近几天吵着要它呢,真是帮大忙了。”
“没事,阿姨您收好。”
刚落下的一颗心,葵正打算等告别的礼节言辞说完之后撤离这个危险的地方,没想到听到了一声幼年女性的“妈妈——”朝着门口的方向跑来。


“...新,走…”
“啊!我的娃娃!”小女孩雀跃地从母亲的手中接过新归还的布偶,“谢谢你!啊、还有那个——”
“!”葵立马朝着那个愉快的女孩比了个“嘘”的手势,悄无声息地眨眨眼。
“那就先告辞了,阿姨。”新朝葵的方向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随后鞠躬致意。
“小卯月,回家路上小心呀!”


这应该是葵以最快的速度匆忙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他一瞬间有些恐惧新会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些什么,他有想过这个问题,却怎么也不敢将事实坦白。
“葵?你看上去脸色很不好。”明显的感觉新放慢了脚步,不协调的两人突然间拉开了差距。
“...新…”停下脚步回头想给这个少年一个微笑,却感觉愈发苦涩了,“并没有噢,可能是有些累了吧。”
“希望如此。”新跑着小碎步赶上来,“不过…”
“哎,不过…?”
“嗯,没什么,就是吓吓你。”
“唉——新好过分?”并不知道这样打碎沉郁气氛的笑声已经悄然在脸上绽开,大道上的身影似乎就是两个单纯阳光的少年们在开着玩笑话从而哄堂成乱锅——兴许他能被目睹的话。


母亲欣慰得带着孩子随后关上门。
“啊啊,卯月家的孩子真是乖巧呢,如果不是他找回来的话估计玲奈酱又要吵闹很久了吧。”
“妈妈,新酱还有个哥哥吗?”小女孩想起什么地问道。
“嗯?没有听说过卯月家有长子啊。好啦玲奈准备吃饭了,洗好手快来客厅噢!”
“哎…可是刚才明明有个黄头发的哥哥在边上嘛…”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