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 《Rainy Day》CP:葵新 「更新02」


2.0 ハルカゼとヒバリ


进入了四月下旬五月初头的季节,雨水开始恣睢地将这份求不得的馈赠随意撒播在土壤上,神庙的坡屋顶被打得噼啪作响,葵就这样安坐在正中央的屋檐下,些许落叶与花瓣作伴。雨幕模糊了一层视线,两排笔挺的樱花树被无情拍落了原本的清秀姿色,在土壤上汇聚成了一道淡粉色的风景线。
樱花开始颓败了。


这里的雨天,空气低沉而又乏味。少了前来祭拜的人们,整座神庙显得冷冷清清,有时零落躲雨的鸟儿们会立足在葵的肩头,唯一解乏的乐趣便是用指尖为这些寻找避风港的灵物们梳理凌乱的毛发。
而此时的葵会想:下面的人们在这种时候会做些什么呢?


葵依稀记得仅有的一次机会,他逃下山坡在大道上自由自在地玩乐了一番,当时的夜晚也是如同现在一样,只是淅沥的雨的浇灌让人身心舒适。夜晚落雨的道路上并没有几个人类的走动,葵可以随意地穿梭在他想要去的地方——他向往的拥有灯光的地方。但葵并不了解那些发光的东西是什么,只是凭空油然而生的一种温馨感让他觉得很踏实。
他常常看见人们打着一柄圆形的物具,那东西能够阻拦雨水的拍打,到后来葵渐渐知道,那种物具名叫伞,而他至今也没有弄明白,人类为什么不喜欢淋一场畅快淋漓的雨。


葵有时候会羡慕人类的孩子嘴里咬着的糖果或者是其他好吃的东西,作为神明,自然便是最好的补给,看着人类品尝食物的时候流露出不经意的幸福感,葵忽然有些好奇人类所食的东西的味道——但他并没有什么味觉,不论是夜间集市飘在空中的袅袅炊气;抑或是在商业街道上躲躲藏藏地看着人们进入各色的餐厅,葵并感受到所谓的气味;懊恼之余也曾做出过将花瓣含在口中试图咀嚼出什么意味不明的味道的好笑行为。
“这阵雨什么时候停呢...”


灰蒙的云团挤压了半边天空,断了线的珠子争先恐后地砸落在地面上、屋檐、树丫、以及一团团水塘,空气被蒙上一层蝉翼般的白纱,时不时有敲落的雨水再次溅起拍打在脚踝,和服的下摆显得有些濡湿。
葵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踏着水花渐渐靠近,他忙站起身踮着脚向声源望去。人类少年的身影随着奔跑的步子而拉大了整个画面,葵并没有撑伞的习惯,直白地说,雨露的神明在雨水的浇灌下只会更加自在而已。
他立马跑出去用袖子遮挡在新的脑袋上,半怒半嗔地将对方抱到神庙的屋子里。新的短发被雨水淋得分外透彻,矗立的地方不久便被滴落的露珠染成一片较深的颜色,葵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崭新的毛巾盖在少年的头顶上,不经意间注意到新怀中捧着的一袋不明物体。


“新。”
身前的少年闻声抬起头来,雨水顺着仰面的姿势从发间滚落到脸颊被葵用指腹轻柔地擦去,新顺势阖了下一边的眼睛。
“下雨天的话不可以这样跑出来,知道吗?”葵一边擦拭着少年的短发一边有些担心地嘱咐着,谁能知道这个我行我素的人类少年能够听进去多少,不过让葵意外的是,他确实是个非常守信用的孩子。“吶、新,听到我说的了吗?”
“...”身前的人因为淋雨后湿冷的衣服贴身的关系带着轻微抖动的身子,声音依旧是那么倔强,“我只是想来看看葵。”
“真是...被你打败了呢...”讪笑着将少年脸上多余的水珠抹去,葵盘腿跪坐在新的面前,止不住的笑意从脸颊上漾开,不知是责怪还是服气地开口:“新啊——意外的是个很执着的人呢!”
“葵的话,是个难得一见面色温和并且漂亮的奇怪的人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竟然是奇怪的人吗...”
“因为葵有角。”新在脑袋上比划了下,“我可以再看看吗?”
“唉,都说了是你看错了啦。”葵打着哈将少年反身抱于怀中。啊啊,这种充实感。果然有人陪伴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呢!
“我带了好吃的东西给葵...”怀中的少年淡淡地谈吐侧过脸来,“作为交换...”
“停!”葵一把揽住少年的腰,作势要直接站起来,“新,不听话的孩子要被扔出神庙的噢——”
“哦。”
?!
哎?!就这反应?葵有些尴尬地停下抛送的动作,对方一手搭在自己的臂膀上一副任由摆布的模样,只是...只是双眸之间多了些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新。”葵放下这个两眼放光的孩子投降得叹了口气,举起双手老实交代,“不是我不给新看,只是...只是这个角要在特殊的日子才能看到嗷!啊哈哈...对对就是这样!”
两人的视线在交汇之中愣了几秒。值得庆幸的是,新总算在葵恳求的目光下欣然点头接受了这个观念。
“那好吧,东西给你。下次到了特殊的日子,葵一定要给我看。”少年拉开外套的拉链从怀中掏出了刚才小心翼翼护着的袋子,他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个在葵看来形状奇怪的东西——这被新称作为好吃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唔?”还没问完话便被新正面将食物塞进了嘴里,从未接触过人类食物的葵有些措手不及地咬到了一口软软的东西,从嘴里接过之后有些大惊失色地道:“哎——唉唉唉,我把一条鱼咬在了嘴里!”
“这叫鲷鱼烧。”
“...鲷鱼...烧?”
“嗯。”新理所当然地拿出另外一块鲷鱼烧坐回葵的怀里,挪动中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他将脑袋依靠在葵的左胸口,这样可以稍微抬起头就能目睹葵的表情。
葵一手拿着鲷鱼烧,一手拖住歪着身子的人类少年,蹙眉有些挣扎是否该将自己品尝不到人类食物的味觉的事情坦白告诉新。


“葵、不吃吗?”称不上是一种失望的语调,葵分明体会到了语气中新对他欲言又止的徘徊。
“啊...不、不是,只是有点意外呢。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什么...鲷鱼烧?难道是把水里的鲷鱼抓上来烧成这个玩意的么...葵一瞬间感到背脊一凉。
说来奇怪,这个东西咬下去的第一口感觉有些绵软,然后又有一种流沙的感觉,因为品尝不出味觉,葵只能快速地咀嚼吞咽,这样应该能隐瞒了自己不是人类的真相。
“葵,你吃上去是什么味道?”葵还沉浸在索然无味的人类食物中,没料被对方一语中的地戳到了关键点。
“唉...什么味道...”脑海的中枢拉响了警报,正当在一片茫茫然的地方试图快速寻找着词汇该如何形容这个味道,新却继续说了下去。
“我觉得很甜,大概和葵是一样的味道吧。”
“我的...味道?”葵歪了歪头,一向对于味觉不在意的他并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


人类少年转过身来,出乎意料地凑近了葵的脸颊,在极近的距离下,葵感受到对方的喘息打在皮肤上,细致到能够数清楚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就是这样的姿势,新在葵的嘴角亲了一下,接着喃道:“果然葵是甜的呢。”
“是吗?”
被摆了一道的葵并没有服输地板正了对方的身子,学着新的动作在嘴唇上亲了一下——其实他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唇瓣相触的感觉有些微妙得让人觉得触电。葵发现这个少年木讷的脸上开始浮现一丝微微的红晕。
“嘛,新也是甜的呢。”


“...葵...好狡猾...”
“...嗯?!”
神明大人换上一副无辜的可爱模样,确实,他并不知道这行为在人类的定义中过于亲昵,他将它只是归纳为单纯照仿的一种行为模式而已。新终于安分地背靠在葵的怀里不再有其他动作,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是过眼云烟一般,只剩下裸露在外的耳根泛着青涩的粉红。


“...葵”
“新?”
“没什么,叫叫你。”
葵的内心有些五味翻陈,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或许对新造成了烦恼还是什么,但他没有开口询问,随之将下颚依在新的头顶上阖上眼。
“新,等雨停了,我送你回去吧。”
没有期待的回应,也没有象征性的发声,默契地却已经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内心想法。就这样也好,说不定哪一天就感受不到了呢...?葵突然觉得鲷鱼烧应该是甜的,大概和新嘴唇上味道是一样的,不过甜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觉呢,如果有幸的话,真的很想品尝一下呢。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