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楚留香❤武华、私心少武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月歌# 《Rainy Day》CP:葵新


★阅前:CP为《月歌》中皋月葵×卯月新【强调!!!】
人设:

葵:由人们祈祷雨露而生的神明(自认是妖怪),披肩碎发束拢在侧,额头有两个直立的角,可以随意变成与人类相同的样子,人类貌与原设相同;被卯月新称为难得一见面色温和且漂亮的“妖怪”。因为祈祷所生因此没有姓氏。

卯月新:在樱花盛开之际降生的人类少年,少时能够在平日里就用肉眼见到葵,自小相识但并没有意识到葵不是正常人类;长大后渐渐发觉但已欣然接受,(玩笑般地)给予葵了姓氏,与葵有过誓约,希望能够再次见到葵的原本面貌(神明样)。

另:本文所用标题皆为二人的歌曲曲名。


1.0 君、舞い降りる


旋转、旋转...在一片幽暗昏黑的地方扭曲了一幕界面,远方的视野被打碎、糅合、粘捏成一栋新颖的轮廓;无垠的边境线描摹着不知何去何从的省略符;黑暗孕育出一道柔和的光明,从狭义的裂缝中慢慢刺入新鲜的空气与灼热的光线,终于拉扯回颠倒了的迷茫思绪,他缓缓睁开双眼——


这是他作为神明诞生的第154年。
葵到现在都没有适应蜗居在神庙里老老实实的日子,作为一个人们祈祷而诞生的神明,抑或是模样奇怪的“怪异生物”,葵偏爱拿“妖怪”来自诩。这个词汇并不和善,他清楚。但生活的日子久了他便发现其实额头上那对尖尖的角与其他周遭的人们、那些前来祭拜的人类都有所不同,他一般不被那些成年人们所见,即便是在雨水丰腴的日子里,发现他身影的也只有几个邻家的小孩而已。
葵在享受了百年来的自由之后渐渐开始体会到了人类所谓的孤独。他能随意地与林间生物嬉戏,能够聆听鸟语和花树的呢喃,却少了言语上片刻的交流;这座神庙的周围布满了美丽的樱花树群,一字排开直至那个坡底下的、他常见的那些人类们居住的地方,他知道最临近的那一家住着个看上去冷冷淡淡的灰黑色头发的小男孩,要知道让神明记住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那天这个男孩让葵差点失足落入水中、神明大人差点就在一个年幼的孩子面前丢失了高大威严的形象——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哎?!”


葵一瞬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然而倾斜欲坠的身体并不容许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荒谬的称呼,原本在湖边边角蹲着看倒影的自己就这么硬生生的被一个人类少年给吓得一惊一乍。葵好不容易稳住了倾倒的身子,连忙侧身用长长的衣袖遮住了自己的脸颊。他再清楚不过自己与普通人类的差别,或许一个不注意会把眼前这位可爱的孩子吓跑也说不定呢?


“...抱...抱歉。”然而,少年随着对方遮掩模样的起身从而抬起眼帘,对于受到惊吓的错乱的“奇怪的人”并无其他颜情所表。“你是住在附近的孩子吧,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人类少年全然无视了葵关照的问题,踏着步子绕圈跑到葵身前,一转眼葵便直勾勾地对上那矮小却倔强的视线。小少年拥有一头不纯正的黑发,在斜阳下显得愈发亮眼,逆光的眸子冷冷清清的,正如他的容颜一样,清秀、干净——葵这样在内心定义着,意料之外对方开口是一到晴天霹雳。“啊...原来是个男的。”
“...喂。”葵懊恼地往后退几步,无可奈何又欲言又止。真是个奇怪的孩子...?葵微微挪开袖子遮人的视线,少年的头只是比先前略微向右倾了些角度,“你...不怕我吗...?”
“虽然是个男人,不过长得很漂亮。”少年牛头不对马面地全然自顾自评价着,不顾葵的手忙脚乱惊呼出,“啊...头上的角不见了呢!”
没想到唯一让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有所情感波澜的竟然是葵匆忙得改变了自己的外貌之后,收起了称得上是怪异的额角以及披肩的长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调整好放下。这真是...?“你只是看错了而已...”葵支支吾吾地扯开话题,“嗨...你的名字叫什么?”
“卯月新。”人类少年换了个角度仔细观察着葵变化后的模样,使得葵不得不不好意思得蹲下身来使对方更好地观察自己,“头发...好好看。”葵半眯着眼睛任由少年一下一下没节奏得捋着,摩擦到耳鬓的轻微瘙痒让葵不由得舒服得低喃一声,“你呢,头上有角的先生?”
“葵。”虽然不可否认这个人类少年的观察力,葵决定暂时遗忘他奇怪的称呼。
“姓氏是?”
“唔,没有。”葵感受到捋着发丝的手有所停顿,随即微笑着补充道:“嘛,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一出生的时候就只被赐予了名呢。”不知道这样的圆谎够不够真实?
被换作新的少年忽得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神情,他用小小的手掌作势托起葵的脸颊,因为下颚之上被人类少年猛得捧住,葵的脸一瞬变得有些令人发笑。“那我把姓借给你好了,葵。”
“唉?!”这不成自己叫卯月葵了。就那么几秒,神明大人不由分说得渐渐笑出声,甚至止不住的开始倾向于捧腹,直到新又变回了以往面无表情的模样葵才想起来要在人类面前收敛一些。“非常抱歉,新。”葵重新立起拉开了与年幼人的身高差,揉搓着鼻子颇为愧疚得委婉拒绝,“感谢你的好意,不过天色晚了,快回家吧,吶?”
像是某种象征式的道谢,葵微倾身子用手掌去揉了揉新的脑袋,人类少年依旧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但说不上讨厌的神色让葵觉得分外可爱。这颗脑袋就这么“自在”地随着葵的抚摸而轻微摇摆着。
“A——O——I——”底下幽幽地传来少年的呼唤。
“嗯?”
“明天还可以来这里么?”


葵有些意外,毕竟这些年来,并没有几个人抑或是能够目睹到他身影的孩子这么长久得和他处在一起,正确地说,葵不清楚是该拒绝还是该欣然接受。
“这么晚不回去的话...”
“可以么?”
少年的态度坚定地打断了葵的纠结,执拗不过这个人的眼神,葵只好推推搡搡地把少年拉到神庙前直通向下路的那个樱花道上,伸出手指向远方:“我不知道明天的这个时候是否还存在于这个地方,但是如果你愿意来找我,我会非常高兴。”葵面向少年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吶,新,现在、你该回家了。听话的孩子明天会得到奖励噢!”
人类少年显露出明显的犹豫,葵从攥紧的衣角判断出,他诱哄似得蹲下抱了抱这个少年,顺势拍了拍他的后背:“明天我在神庙的门口来迎接你,好吗?”
仿佛是为了摆脱掉葵脸上担忧的表情,新难得一见的立马妥协了。他渐渐放松了攥着葵衣角的手指,目光投向了远方埋没斜阳的大道上。
道路的尽头吞没了一半甚至更多的日光,微微挣扎着散发着的最后光辉被某个无形的东西折射地散落在人间各个角落,像是某种神圣的眷顾。
余晖衬着一树樱花芬芳,晚风簌簌地吹散了一地的花瓣,某处在空气中荡漾着飘浮着的调皮的几片儿趁着风的作怪散落在人类少年的发间,葵擅自地将这幕逆光定格成了一副迷人画卷。
新向前跑出了几步,他听到葵在背后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便撇过头。
他看见那个人穿着一身白净的和服,未有修饰的脸颊带着温和爽朗的微笑,浅金的发色被镀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轮廓线,整个面容倏地仿佛即将要融化入这片和谐的樱花树林。
他那一瞬间觉得人们口中的神明真的存在。


“新——”他的名字被唤得几近空灵。


“你喜欢雨露吗?——”



=TBC=



评论(1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