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牧内】小随笔什么的

圣徒(里维)×雷神(喀斯特)




这世界上有一种感情,他们说,这不需要花言巧语,无需任何修饰与赞美,就算时间的间隔再长,一句短小呓语或是眼神交汇便会明了,那是一种安全感,使人舒心安逸的感觉。


再他们在一起之前,里维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承担起这份感情的重量。通俗地说,他因为那美好的第一印象就点头同意了,而事实是,他确实喜欢这份感觉——只是惯于压抑自我的个性鲜少表露。


他的恋人有些苍白。总的来说,宛如纸张一样,淡金的发和流金的瞳,发尾的微微卷曲时常攫取着里维胡乱的视线(有时候第一眼看到恋人会不知道往哪儿看),和自己暖灰色的头发比起来,整体形象确实过于白皙,然而这作为一名祭司并没有什么不好,这时候他会时常提醒自己对方是个倔强的雷神,仅从执意走上纯雷的道路便可看出,就算受伤了也咬紧下唇蹙着眉不发声,不得不说,里维有时候希望对方能够更加依靠自己一些,却又怕开口太过于紧张,他们都是明理的人,这点上里维再清楚不过,甚至他一开始觉得,两个如此严肃的人能够待在一起,真的是不可思议。


里维比喀斯特小了五岁,整整五年的时间。当喀斯特已经学会用眼睛观察世界的时候,里维才在襁褓之中张口哇哇大哭,一想到这样的年龄差,里维就会有些局促不安,然而多半是怕对方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来看待(虽然在外表上喀斯特看上去拥有一张迷人的娃娃脸),然而反过来的是,走上街并太大碍,倒是被朋友调侃过几次对于娃娃脸的喜爱,解释无非是越抹越黑,在这个时候里维总是移开目光闭口不提,其实他确实喜欢喀斯特的脸,尤其是脸颊的柔软感。


虽然在年龄上有些差距,而值得骄傲的是自己比恋人高了三公分。偶尔闲读下来发现了所谓恋人身高差的东西(得知这个消息后里维抑郁了很久身高的问题),在书上说最好的身高差在十五公分(在那后几天喀斯特发现里维会挑选一些有跟的靴子穿着)。他摆弄着头顶乱翘的杂毛,竟溢出一种孩子气的欣慰。


不管是在私人生活方面还是日常,他们真的很少交流,待在一起的时候多过于安静(不过里维认为这样偷看喀斯特会比较不容易发现)。他们能够通过一个眼神交汇明白对方所想的,尤其是对方歪头的样子——里维说不上为什么会喜欢这个样子,简单而又单纯,他会下意识伸出手触及面前淡色的人儿,金发从指缝间一划而过。里维承认自己有些过于压抑,感情或者是其他什么(说起这个来圣徒便会想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这种想法对于女神的信徒来说简直不可理喻),于是他便会收回手咳几声掩盖(羞)涩意。


公会忙起来的时候连一天打招呼的时间都变得尤为珍贵,在匆忙扒着饭的同时视线也不曾离开过公文件。里维觉得最近少了点什么,他的视野里缺少了一份淡金色的波动,他苦恼着该怎么开口怎么去夺回。私有心过于强盛,占有欲逼得眼红他人,这点上里维百口难辨,他尽管嗅着一鼻子的酸臭味,却怎么也不想说出来。挚友艾音荷娅将闷骚二字给予他标签的时候,里维只是左右晃了下视线,然后便恶言相向(大多数情况他会在恋人面前表现得十分乖巧)。


并不像一般大众化的恋人,里维并不喜欢整天黏在一起的感觉,而一旦分开却又会和一个坏了玩具的孩子一般担忧,写着公文的脑海里跑出了恋人完整的脸颊,字迹也不知何时复写了好几遍喀斯特的名字。除了擦掉,再重新来过,他有些烦躁地揉乱了纸张投入垃圾桶内。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正常沟通了,里维不知道喀斯特平时会做点什么,他喜欢的颜色或者是喜欢的菜的味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那么了解喀斯特,而年长的恋人一味的隐忍与包容也渐渐让自己更为羞愧。他急急忙忙地给恋人发了一封通信,可在放飞粉鸟的同时才发现窗外的倾盆大雨,指尖顺着乖巧鸟儿的脖颈一下一下捋顺着羽毛。天色非常暗了,除了近街的商铺点起的灯光——在一片模糊雨色中镀上了昏花的晕彩,里维用左手拉上了窗帘,抬手掉落的袖口将掩盖在衣物下的伤疤暴露无遗,每每触及到这些,他的脑海中始终会回想起恋人后背上的印记——这些将陪伴着他度过一生的印记,他不说,而里维也不会去问,一些话语真实地太过沉重,又或者并无什么大碍(人总是要往好的方面思考,他这样安慰自己)。里维清楚地记得他指腹触及那些伤疤时恋人有些轻微颤抖的身体,他的肌肤和脸颊上一样的白皙,因此这些印记显得更为夺目。


他记得自己顺着印记的走势吻向恋人的后背,皮肤因为亲吻而渐渐有了红晕,可是他却不敢在轻易继续下去。


里维有点怀念喀斯特的味道,他一时说不上来是什么具体的味道,但这就像他每次抬头望不到边际的天空一般。


窗外的雨声已经遮掩不住,站立在这排细密的雨水之前、屋檐之下无言的里维有些后悔今早的匆忙,伸出庇护物遮挡的手臂很快被浇湿,大颗的雨滴来势迅猛地砸落在胳膊上,这也并不是第一次失误而遭受惩罚了,里维决定硬着头皮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在雨幕中看到一个人影撑着伞柄向自己走来。毫无征兆地,里维喃喃地低语了一个名字:喀斯特。


人影不偏不倚地停在自己面前,目光稍浅,发色泽亮。里维发现喀斯特的左脸上被沾上了黑色的笔墨(然而这个好心的家伙却从不提自己忙碌的事情),还未等开口,大拇指被身体的主人命令着按压在对方柔软的脸颊上,喀斯特发着低低的唔声阖着一眼被抹去了那个好笑的印记,里维轻轻笑了笑,因为他可爱的恋人歪了脑袋。


如果你。
如果你深爱我。
“如果你深爱我,”鬼使神差地,里维开口说道,“请你给我一个吻。”


他并没有等待几分几秒,故事也不会像童话一样产生什么丰富的特效与幻象,而唇瓣相贴的温度却是事实可在的。他未等对方开口便吻了上去,封住了那个也许会让自己难堪的答案,而恋人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便服帖地顺势接受了。


我知道你爱我。
我也爱你,亲爱的,但这不需要用任何花言巧语来表达。


他们说有一种感情叫做安全感,里维在感知到对方的回应后这样想到,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


如果你深爱我,请拥紧我。






——
啊 终于 我写了关于里维和喀斯特的第二篇文(?)其实是个小随笔啦
只是 好久没感觉那么安心了
就算是不常说话也能感受到的安全感
这大概是入圈以来头一次的感觉吧
以前总是惴惴不安的 嘛 不提
那天我在空间里看到说感情的安全感的问题
不需要及时的回复 就算说一大堆话也不用担心你是否会理睬
不用每天黏在一起 却能够真正做到心灵的合一
我大概就是想要这种感觉吧嗯


最后喀斯特么么哒(´∀`●)

评论(2)

热度(16)

  1. 喀斯特·华纳喀斯特·华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雷神喀斯特的情报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