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刺萝】奇迹之轮

曜[伊恩·赛勒]×重炮[特丽艾拉]

尝试着用小故事流来写

以此感谢陪伴了我那么久的艾拉

里面基本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个梦是我们俩还没满级去黄金草原混沌作大死改的2333

——————————


“...所以,你就是我的搭档了?”小姑娘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在年轻的刺客身上,颇有些审阅的格调插着腰哼唧出声,“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你真的行吗?”


被审视的人微倾身躯将友好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被派遣的小个子搭档上,撑着膝盖的一手伸出以表礼节,“你好,可爱的小小姐,我叫伊恩,是个曜。”


意料之外。


果断而又毫不留情地拍开对方的手掌双手抱胸傲视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不止的人,“你不要拖我后腿就好——重炮,特丽艾拉。”


言简意赅。伊恩直起身板不在意地笑了笑,眉目间的起色波澜不惊,“那以后请多指教了,我的搭档。”





特丽艾拉说不清楚她对这个搭档的想法,不得不说他是个合格的治愈师,作为一个刷副本就开始横冲直撞的学者,伊恩总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地用着最快的速度在她身遭打坐以备不患。这个傲慢的小女王依靠娇小的身躯却用着极具杀伤力的进攻方式——叹为观止,伊恩揉了揉太阳穴抚平先前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脏。


“...你应该小心一点。”

“喔。”

“受伤的话我会很困扰。”


特丽艾拉瞅了瞅对方严肃的表情用缄默代替默认跑向下一个传送点。


不直率并且又孩子气的小姑娘,伊恩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这样定义地。


伊恩·赛勒清楚地记得他曾调侃过对方的身高,原话是“艾拉你知道我每次在魔物群中找你有多困难吗?哎...”于是他也清楚地回想起了在阿努阿兰德的传送门口他被一个举着加农炮的小学者绕着追打了一个下午。




之间的追逐打闹并不少,也不是一时兴起,伊恩逐渐发现特丽艾拉分外热衷于打架,这种钟情的热度直到他被拖去竞技场之后才深刻地体会到了——身心兼备。喘着粗气仰面躺倒在竞技场的地面上,就连动弹一下手指都牵扯到身上布满的伤口,要不是召唤物在一边给自己治疗,伊恩一度觉得自己就要被这种冲击感送度过去。


“你真的是一点也不会打架。”小姑娘似是惋惜地叹了口气收起武器乖巧地坐在曜的身边,又挪动了几下靠近,双肘抵在弯曲的膝盖掌心托腮,“还好你只是个曜。”


“...哈哈,”干瘪的笑声从伊恩的口中发出,除了片刻的唏嘘,竞技场又归于一片宁静。视线从穹顶最高处的白色云片游移到身边端坐的小姑娘,眉眼一瞬展露出柔和的神色,“你安静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嘛。”


“...你还是闭嘴比较好。”





不管是轻松的下午茶还是共赴险恶的巢穴,尽管一再吐槽着对方几乎没有战斗力的小姑娘似乎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搭档。执拗、任性还是说是变相地撒娇,特丽艾拉经常在走路到一半就嚷着“啊好累走不动啦,摄魂怪不在怎么办。”于是作为搭档的另一面责任感只得二话不说抱起了这个小女王小心翼翼地给予温暖。


难得的休闲时光他们会选在凯莉小姐的商店铺里喝杯茶,恬静的日子对神圣天堂的冒险家来说并不多见,恶龙的侵袭与魔物的爆发,女神的噩梦进入白恶化的晚期,就算是作为一名医者,伊恩也曾害怕过上战场,目睹着战友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特丽艾拉知晓这些事情,尽管口头上说着“我不用你时时刻刻盯着治疗也没问题”但实则也在多出一份心来防守着,所谓的搭档或许就是这样不谋而合。



“你的书拿反了,笨蛋艾拉。”坐在对面啜饮酒味牛奶的人压着笑轻声提醒着,“开小差?”


“...”特丽艾拉快速地把书摆正,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只得愤愤不平地端起茶杯抿了口。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个东西。”


“喔...你去。”


特丽艾拉把书又翻过一面。她记得曾经他们还在利物沃特码头的时候,得知身世的自己从最后一个副本里出来,身心疲惫地坐在瞭望台吹着冷风,身上的每一寸寒冷被大好几尺码的长风衣遮蔽去,接着磁儒的嗓音将关怀的言语送入耳孔。


“很晚了,回家吧。”


她曾被抛弃过一次,然而这次,她是真真正正能够回去了,吧?


小学者转身扑入来人的怀里,冲撞使人趔趄了几步才稳住重心。


“...你来得好晚,我都要冷死了。”


“好好,我的错。”


特丽艾拉抬眸的时候伊恩已经走到了店铺的门口,脸上的笑容依旧和初见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们都从浅米色的头发染成了其他颜色,她一时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伊恩剪掉了长马尾弄成了白色短发,然而特别钟爱紫色的喜好却依旧没有变,就和他莞尔时候的眼睛一样、瞳孔的紫有种迥异的光彩。


“去了好久?是要买什么吗?”


“嗯,挺重要的东西,想送人。”


“喔,估计不会是送给可爱的女孩子吧?”特丽艾拉呲之以鼻地哼哼几下,继续低头看书。


“...是啊,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余光瞥见对面的人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样子,特丽艾拉一时觉得喉咙口有些堵堵的感觉。




她在一片黑黢黢的地方看见了。


火舌从近在咫尺的地方窜上身,恐惧蔓延在这个空间里,压抑于咽喉的尖叫与残喘都无法得以脱口而出。


快逃啊?!快逃!


特丽艾拉想要这么喊。


无边的魔物气息挤压着肺部仅存的氧气,失焦的眼眸聚拢不了眼前人的模样,火光引发的袅袅烟气模糊了视野,不稳定的元素、她一瞬间感受到被金色光环和熟悉的温暖包笼住全身,辉光抚平创口带来一丝清明,一个力道将她撵出这块不祥之地,最后的画面是那抹白发被火海与魔物吞并。


特丽艾拉喘着气坐起身,黎明的曙光透过薄帘轻柔地洒在柔软的床铺上。


是...梦吗?


揉着酸疼的眼拉开帘幕迎接又一个清晨的光芒。他们所处的世界、还有梦里那个痛苦的世界,到底哪一边才算更为真实?如今,抑或是说风雨前的平静更为贴切。


洗漱完毕后的特丽艾拉慌忙地跑到伊恩的房子,禁闭的房门愈加带给小姑娘不好的预感。


“早上好小学者,如果你要找赛勒先生的话恐怕是没可能了,他一早就出门了。”住在隔壁的噬魂小姐友好地解释道。


谢过对方的特丽艾拉想也没想就往瞭望台跑去。这个家伙,如果被找到的话绝对要你好看。


果不其然,刚登上瞭望台的特丽艾拉就看到了站在最前端的伊恩。


“喂!你这家伙...”


闻言转身的曜歪着脑袋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等你好久了,小懒虫。”


“默不作声地跑到这里来,鬼才知道你要干什么啊?”


“是的,不过你马上就要知道了。”


身前的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闪着光的东西,在特丽艾拉处于恍惚的期间里单膝跪下,她从一片白色的汪洋中看见了,攫人眼球的光斑刺眼地咋舌,就如同对方虔诚而又值得敬仰的模样一般,他用着最温柔的嗓音开口道: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END-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