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十雷】 Cherish

Floral的前故事——☆

Alsac:

十字军 瑟迪尔

曜 斯汀

黑暗女王 艾音荷娅

冰灵 希格瑞拉

月主 亚恒

机械大师 艾娃




世界观是ff0的

sk友情推荐x

第一次写这种orz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告别一定要用力一点,因为任何多看一眼,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眼,多说一句,都可能是最后一句。




Every farewell must be emphatically, because any sight or sentence, are likely to be the last.




    候鸟衔着一片绿叶将平和的曙光伴着日升的降临带给绿色的大地,远方的云层孕育着色泽艳丽的光斑在四射的光芒下通透迷人,沉睡在高松林丛间的圣殿骑士团总部挺拔的建筑物威严壮丽,棕榈色的皮壳被染上晨曦的暖橙色,玻璃窗花折射出摄人眼球的光晕——




    “噢我们敬爱的主教,如此焦急的让我们前来是又要去远征?亦或是在魔物活跃地区讨伐他们呢?”

    率先开口的人是队伍为首的十字军瑟迪尔——颇为轻浮的面容和语气叫注视着来人的新主教暗自蹙眉腹诽,不过良好的职业习惯让主教带上了名为公正的面具,抬高了仰着的头颅,缓缓开口道:“有劳诸位,浮夸且铿长的话我并不多说。西部地区出现了大片魔物混沌的迹象,必须有人前去剿灭,你们是教会信任并且实力强劲的冒险家,十字军 瑟迪尔、曜 斯汀、黑暗女王 艾音荷娅 、冰灵 希格瑞拉 、月主 亚恒、机械大师 艾娃,这个重任便交付于你们,相信以你们的实力,这并不是问题。”年迈的人停顿下语句轻点眉心和双肩比划下一个虔诚的十字,“愿上天、女神伴随着你们,祝福着你们,祈祷吧——愿你们能够平安无事,平凡的英雄们。”




    “那个老头真是讨厌,假惺惺的样子叫人作恶!”待那个临时的新教主转身进入内殿并确定在宽大的大堂内听不到脚步声后,年幼的艾娃嘟着嘴就忍不住积极发表了自己的“不适感”。

    “嘘,在神殿内可不能这样说,即使我也是同感。”曜将一手竖在唇上做了个禁音的姿势低头看着艾娃劝说着,随即又一脸认真的注视队友们,“出去再说吧...时间那么赶,各自去道别才是当下重要的事情。这样吧,时间紧迫,半小时后,西门集合。”




    今日的阳光格外灿烂,这与瑟迪尔的内心形成了巨大的差异,突然被上司下达了远地区讨伐任务,相信这对谁都不是个好消息,被迫与自己的爱人、亲人分开,提心吊胆的驱散着繁多的魔物,生怕下一秒自己就命丧黄泉。更何况,那是混沌地区。无奈的暗自叹气,瑟迪尔虽然强,敢在那群伪善者前面轻佻,但很多事情都只有自身才明白,自己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只光彩的蝼蚁,手指轻轻一捏,便能让自己再也开不了口。

    他试图抛开这一切萦绕心头的繁琐杂事,努力扯出欣喜的笑容望向前方白色的背影。

    “哈找到了。”

    大跨步绕过人群快速靠近着目标,在仅剩几步之时偷偷摸摸得猫着腰从人背后伸出手捏住对方的脸,后者受惊一般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一击得逞,瑟迪尔嬉笑着松开手有些轻飘飘得绕到尼尔跟前,下一秒宽大结实的臂膀环抱住略显娇小的人儿,手掌不由分说地扣住人的后脑紧紧按在胸口。

    本做好被人捏掐的准备,可那份疼痛并没有如期将至,暂缓放开了对于怀中人的束缚凝着一声“嗯?”的反问向恋人看去。

    尼尔并没有随着对方的松手而脱离了人,反倒是少见地依旧保持着这个略显乖巧的姿势顺势依靠在对方的臂膀感受着在其怀中的温度,瑟迪尔随着衣角的轻微拉扯才发现这个别扭而又诚实的家伙的所作所为。恋人带着惴惴不安的语气许久才闷着嗓音开口,“教会贴出告示了。”

    闻言,满面笑鞠的人先是一愣,随即又不顾四周人的目光重新抱住正在为自己担心的可人,原本柔情的眉目也随之充斥上阴霾。

    [该死的...]

    “嗯...怎么?担心我回不来吗?”轻笑有些艰难地从喉间被苦涩地挤压出来,兴许这个姿势让对方瞅不见自己哭笑不得的表情。

    [...伪善者]

    ——“女神在上,相信她能够给予我祝福。你我的羁绊如此强烈,怎会被叫那群不堪入目的魔物给破坏呢?”

    [哈哈...愿女神庇佑]

   

    “开什么玩笑,你...”或许是瑟迪尔的调侃不够分清场合和时机,又抑或是在众人堆中含情脉脉的坦白让自己难堪,尼尔握着拳头毫不犹豫地锤了下对方。

    “哦哦亲爱的尼尔,这样不吉利的话我可不想听你口中到,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匕首,叫我心慌不已,”流利的情话从对方口中毫不拖泥带水地流淌出来,尼尔甚至怀疑对方在某处是否独自一人操练过什么,可偏偏他却很吃这招——“嗯!这样吧?若真是担心我,现在给我一个能让我心神安定并又充满力量的吻怎么样?”瑟迪尔微微蹲下身子,一手捂住人准备反驳的伶牙俐齿,眼睛直直盯着尼尔被自己这好似不关己事的态度给带出怒气的眼眸,意料中得被对方一掌轻轻推开,夸大似的后退几步,在其看不见的地方扯出一个淡淡的苦笑。

    [我的挚爱...]

    “呼!真是绝情啊...连个吻都不给我。”

    “少废话,该死的家伙,说完了就赶紧走。”

    “别!最后一个问题——假如我有意外,尼尔会随我一道吗?”

    “......你再胡说些什么?!队友都等着你了。”

    “哈哈也对,这都是会被遗忘的呢。”

    瑟迪尔久久注视着尼尔发红的面庞,即使对方已经撇过头没再看他,虽然心知自家的宝贝一直是这样口是心非,吵闹拌嘴的片刻让自己压抑着的心情也舒缓了稍许。身后的同伴已经在呼唤自己,正午的阳光像是女神最后临行的祝福,正处西门一身白衣、皮肤白皙的年轻雷神在这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加高贵。

    ——那是瑟迪尔另一个衷心的臣服对象。于是他朝着那个被镀上圣光的神明走去,双手轻轻点扶住其脑袋,在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愿女神庇佑我们再次相见,我的心。”




    晦暗阴沉的天空不断呼啸着狂风扫荡着灰黑色的草木以及朦朦胧胧的四周,无一不透露着毛骨悚然的感觉以及被隐蔽起的危险。厚实的云层遮挡着原本的晴空,就连太阳的光束都无法穿透这片腐朽衰老的阴霾——或许女神的庇佑无法传达此地。

    耳边除了风刮过耳边的叫嚣就是不断从撕裂开时空扭曲之地的魔物的嘶叫声,它们对着前来威胁着的、不知量力的人类咆哮着,疯狂地挥舞着利刃向着视野里的生命体不断进攻,同类的死亡不能叫他们产生恐惧,愚钝充血地只是一味迎上。混沌的魔物比一般的还要强上许多,即使他们能被聚集起、被轰炸,被带着神圣光芒的巨型十字给砸的血肉模糊,被凛冽的剑气斩成肉沫。

    长时间的战斗让人疲劳至极,麻木的击退着好似永无止境的丑陋魔物。希格瑞拉挥手召唤出巨大的冰刃将前方的魔物顶冲向远处,不料被早已隐藏在她背后的魔物突然发起攻击,敏锐地感受到杀意使得自己反射性地将冰层凝聚在脚下迸发出冰河将那妄图偷袭的魔物封止于其中,同时几束激光从身后窜来打碎了这座冰雕,爆炸的声响引起阵阵耳鸣,希格瑞拉对着离自己距离尚远的同僚艾音荷娅点头示意目视着对方传送到自己身边。

    “小心点,希格瑞拉。艾娃已经昏迷了,斯汀在照看她腾不出手。”艾音荷娅扶住有些体力透支的同僚关切地嘱咐着,因爆炸而染带上灰尘的脸颊依旧不减她的风采,“现在只有瑟迪尔,亚恒,以及你我来抵挡这一波。”

    ”嗯...教会真是强人所难呐...”依靠着法杖勉强支持住身体的平衡,希格瑞拉淡淡开口地垂下眼睫,攥紧法杖的手指却感受到了刻骨铭心的寒冷。

     闻声而来的瑟迪尔单手支撑着面色难看的亚恒再瞧见两位女士都安然无恙的情况下讥笑地自嘲着——“女神在上,在他们眼里我们可都是蝼蚁。”被人半扛着的月主抹去脸上的杂尘和血迹喃喃地咒骂了句。

    “噢亚恒你别乱动,或者说想我抱着你走吗,嗯?”

    “瑟迪尔,请你看看现在的情况再开玩笑好吗?”耳边传来黑暗女王不满的呼声。

    “哼,目前它们应会消停一些,亚恒的腿被散弹打中了,先退去同斯汀艾娃他们会合吧,能够歇息上一会。没有点幽默的话这样是很容易衰老的哦艾音荷娅小姐。”

     忍无可忍的黑暗女王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用法杖磕上十字军的脑袋并不理会人喊疼,“拜托闭上你那油腔滑调的嘴!”

    距离扎营地并不远,本沉闷不已的气氛在对口角的瑟迪尔和艾音荷娅之中舒缓稍许,至少不再紧张麻木。

    看护着艾娃的斯汀正给她治疗,手上散发着查克拉柔和的光辉,在四周昏暗的情况下形成显明的对比。瑟迪尔扶着面色苍白的亚恒到唯一的医者边上坐下。战士的活力无论何时都是那么旺盛——何况是剑圣系的亚恒。即便腿伤疼痛难耐,他还依旧扯出明媚的笑容拍着正在认真治疗的斯汀,见对方被自己的动作给吓着直接噗笑出声:“哈哈哈!抱歉啊斯汀,我也要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不过还是请不要在治愈的时候拍我嗯?”停下给年幼艾娃的治疗,转身面朝亚恒,“好了伸出腿。”

    一边的魔法师们早早点燃了枯枝干草,坐在小石垒上闭目歇息,虽然目前的状况下火光通亮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在阴寒的环境以及消耗了大量体力来说,火的温暖必不可少,何况有伤员的存在。瑟迪尔则独自环抱着胸靠立在一边的枯树干上,手中拿着干黄的草无意识得玩弄着,思绪早已不知飞去何方一一噢,或许说是在思考怎么让同伴能够在这危险的状况下活着回去,或许是在想念远在神圣天堂的尼尔。

    片刻,瑟迪尔甩掉被自己玩弄而碎去的草灰,转动眼眸扫视了一圈确认没有异常的气息后迈步朝着火光走去,坐下开口道:“这样的情况很是恶劣,能够全力战斗的人只剩四位...噢不三位,斯汀你或许得照看亚恒和艾娃。再三考虑下还想寻求支援,女神在上,这是唯一的出路了,不想死在这个荒谬地方的话。”语毕,便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鸟儿在同伴们的默许下松手。




    傍晚的夕阳撒在神圣天堂的每一个角落,神殿在这样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庄重威严,喻育着和平,美好的样子。

    尼尔对于主教在接到求援之后拖缓的态度极其不满,独自一人来到神殿与那所谓的主教见面。不等明显焦躁的来人开口,那站在巨大落地窗前面的主教不紧不慢道:“真是少见的样子,尼尔。知道你的来意,可是有过一次慌忙的派遣接下来的就要更加谨慎的挑选实力强大的冒险家,为的是不让伤亡加剧,做出无谓的牺牲,我们不能随意抹去一个人的存在。回去吧,你是教会看重的人,不要做出傻事一一愿女神庇佑你的爱人,忠诚的信徒。”夕阳透过花窗玻璃上女神的样子,在其正下方的老人再次轻点眉心和双肩比划下一个虔诚的十字。

    “......”尼尔紧抿着双唇不语,低着头的样子仿佛想通了什么。主教也满意的轻点头重新迈着步子走回后殿。

    偌大的大厅中只剩下尼尔,他站上之前主教所站的位置,抬头久久望着自己的信仰,直到眼睛被刺得有些酸痛才皱着眉头禁闭双目,单膝跪下右手握拳点靠在左肩。

    “请原谅您的信徒这一次的任性,我所敬爱的女神。”

    黑夜很快降临,黄昏的女神提着裙摆悄然而去顺着接班的是黑夜女神,高傲的张开裙摆笼罩天空,慵懒得俯视着地上的趣事。

    乘着夜色,尼尔做好充足的准备快速的前往西部的混沌。

    [嗯...怎么?担心我回不来吗?]

    [......你我的羁绊如此强烈,怎会被叫那群不堪入目的魔物给破坏呢?]

    [......假如我有意外,尼尔会随我一道吗?]

    [愿女神庇佑我们再次相见,我的心。]

    瑟迪尔出发之前的所言历历在目,字字句句都好似一把小刀,不断地刺击自己的心脏,疼痛难忍。回想起来就好像是在做道别,就好像是知道自己或许会在哪里丧命一遍,恼怒的情绪充斥心头,四周景象缓慢的变动着样貌逐渐变得灰黑没有生命,然而现在的尼尔恨不得直接撕裂开时空立马到对方的身边。

    “该死的!不要让我忘记你啊!”焦急烦躁的迫切想要见到自己的爱人,这种感觉仿佛是黑洞一般将人笼罩住,渐渐蒙蔽了敏感的感官一一尼尔没有发现跟随着他一路刻意收起气息的魔物。

    那魔物见尼尔渐渐放缓了奔跑的速度,小心的腿上蓄力,猛地朝那毫无防备的雷神一跃而去。感受到撕裂般的风声时,尼尔才惊觉到自己早已被那可恶的魔物给盯上,短暂的时间不够自己调整身子抽出武器,瞥见那利爪离自己越来越近,反射性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剧痛的降临。

    “噗..!”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席卷尼尔的神经,微热的液体飞溅在他白皙的面孔上,四周仅下刺鼻的血腥气。出现在他身前的,是他朝思暮想,甚至能为他去死的十字军瑟迪尔,然而一一

    他的左胸被穿透。

    瑟迪尔闪烁着逐渐失去昔日光泽的眸子,即使视线已经发花,也坚持着静静的注视着尼尔的容颜,胸口的疼痛他已经感觉不到,想要扯出微笑但过于僵硬,凭借着最后的意志艰难的抬起无力的手贴合上对方呆滞且染血的面孔,续着动作任由意识远去。

    [...真是令人放不下心...]

    [......女神在上]

    [愿我们能够再次相遇...]

    [...忘记吧....]

    [晚安...尼尔。]




    片刻后,雷电四起。




    等斯汀一群人找到瑟迪尔,只看见一身白衣的人紧紧抱住怀中被血染透的十字军,无言的站在一片焦地上。

    “女神啊..”夹杂着浓重哭腔的尼尔无助的将额头抵在瑟迪尔冰冷的额头上,一手紧拽住他略显僵硬的手按在自己脸上,仿佛想要把他捂热一一

    “您...是在惩罚不听话的我吗..?”

    昏暗的天空下起点点细雨,冲洗着焦黑的地面以及掩盖血的味道。

    “那么求您了,别让我忘记他...”

    雨下得更大了。

    这,好像是女神的回答。



评论

热度(16)

  1. 七濑莳戒As_EX 转载了此文字
    Floral的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