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禾几_sekai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蓝思追❤追仪、双道长

【DN/法内】Floral

黑暗女王-艾音荷娅

冰   灵-希格瑞拉


*注:内有略牧法,只是个形式


这个是接Alsac那篇十雷文后面的。


引用最终幻想零式,在人死后会被众人所遗忘的前提下。


——

*


遗忘究竟是对死者的不敬还是赐予生者的幸运。


“至少生者不会再收到自责的束缚。”艾音荷娅轻启朱唇清晰的曼妙嗓音和流利淡漠的字符顺着湿暖的微风钻入希格瑞拉的耳孔,千丝万缕的触景生情都使得这个白衣的冰灵法师有些控制不住地潸然泪下。


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感情在拉扯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但是眼泪就这样无法抑制地顺着眼睑、脸颊汩汩而下。指尖拂过那一行陌生的、被篆刻凹陷于石板的沉古字迹后叹息出声。


“我们无能为力,别去想了,走吧。”搭合上艾音置于自己肩头的手掌像是生怕她下一秒也会像随风吹散一般紧紧攥握住。


遗忘或许真的是对幸存者的嘉奖。


艾音荷娅将这个莫名哭泣的女孩搂入怀中有节奏地怕打着她的颤抖的后背,啜泣声渐渐被柔声的安慰羽化成稍显平静的吸鼻音。


“——去看花吧,希格瑞拉。它们开得正艳。”


**


这个月季的花海异常绚烂,馥郁浓香充斥弥漫在整个鼻腔,暖风又将这片五彩的美景化成波澜的“海浪”一波又一波洗刷着置身于汪洋中的身躯。高傲的女王信手摘下一朵开盛的花儿别弄在希格瑞拉的发鬓莞尔勾唇一笑,像是她一如既往的自信满满的模样。


“它很配你的眼睛。”


骚弄感引得希格瑞拉支吾着发出一个嘀嘀咕咕的不满,她笃定地觉得自己的耳尖一定有些发红发热——然而她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不太擅长应付过于亲密的举动。希格瑞拉想起她第一次遇见这个黑暗女王,她正和另外一个人打闹斗嘴,有些泼辣的行为和言辞殊不知是平日里端庄得体的贵族小姐,希格瑞拉记得她当时掩嘴偷笑的样子被对方瞅见,随后被人气急败坏地指着鼻子说快点忘记,一边的人倒是得逞地笑了起来...啊不过,那个人,是谁?希格瑞拉一时想不起和艾音荷娅整天斗嘴的家伙的模样。——大概,是死了吧?


艾音伸手在这个出神的女孩儿面前晃了晃随即挂上一副好笑的表情,“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黑暗女王冰凉的手指蜻蜓点水地贴合上对方的眉心向下轻轻一滑,配合着发出低笑,“不喜欢吗?”


“你真是...”嘟囔着将人乱动的手从脸颊边挪开,艾音荷娅甚至感觉眼前这个害羞炸毛的女孩微微撅起了粉嫩的嘴唇,她理所当然地揪着对方的鼻尖,满意地听到了希格瑞拉的呼声,但随即“啪”的一声毫不留情地被人拍掉了调皮的手。


“——艾音荷娅!”猫咪嗔怒的样子让黑暗女王失笑出声,连周围的花朵们都似乎是感受到了冰灵小姐的怒火苦恼地认错摆起头来,后者将指腹按压在对方被牙齿咬紧的下唇上娓娓说着:“生气可不好。话说,不该给我个回礼吗?”


沉默在这个甜腻的空间里仅仅维持了三秒不到便被希格瑞拉手中灵动的冰之气息攫取了眼球,浅蓝色通透宛如水晶一般的球体在冰灵的手掌上反复变换着迥异的姿态,最终凝结成一朵冰玫瑰。


“这样够了吗?”别扭的鼻哼伴随着冰玫瑰的凉意从胸口的衣领处传来,一袭黑衣缀上晶莹的点滴雪光变得更为光彩夺目起来,“...嗯,这样、挺好看...”


“噗...”艾音荷娅有些忍不住地笑出声来,在希格瑞拉愠怒的眼神死死注视下强行捂着嘴憋着破碎的笑声,“安了瑞拉,我会陪着你的。”


冰灵感觉浑身一阵,她想起来手指抚摸墓碑上时的刺痛感,“...好。”


一言为定。


***


三年后的这个地方回忆起来还是当年的模样——如果艾音荷娅还完好无整地保存着那段记忆。一切都和以往一样,折射着光斑的冰块在人为降下后被指尖挥舞的刺眼激光劈砍成星光陨落而下,像是满天星辰在宇宙被盗取,时间枷锁完美地扣住了这个仓皇而逃的时间之神,碎光在两人的注视下自顾自闪烁着。


今年的花海比以往任何一年她们所共同欣赏的都要热烈,像是在这片无垠大地上试图燃尽它们所剩无几的生命。


膝枕的姿势让希格瑞拉嘴角含着笑容下意识向对方的怀抱里蹭动了一下,她幸福地笑着,就如同她接下来说出口的话一样甜蜜:“艾音,我要结婚了。”


温暖的笑容戛然而止在这个黑暗女王的脸颊上,她停下了手中抚弄人发丝的动作僵硬了不自然的表情,“你...在说什么?”


“我要结婚了。”

“...”


希格瑞拉保持着阖眼的姿势平静地十指相交安然地放置在腹部。“我要结婚了,就在三天后。”紫眸微睁,希格瑞拉强忍着诡异的表情扯出一个笑容,“你应该祝福我艾音,我找到了个深爱的男人,他是个圣骑士,是不是很有安全感?我和他...”


“别说了瑞拉。”


抽身离开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变得心寒的地方,艾音荷娅踱步在这个花廊的尽头,身后的花海已经没去了希格瑞拉稍些瘦弱的身体。廊柱上攀满了蜿蜒的绿色藤蔓,绿荫支起一片天将这份空间割裂成几个阴阳不同的界限,就像黑暗女王此刻的心情一般摇摆不定。


三年的时间或许潜移默化地在潜意识中改变了什么,只是处在期间的人们不愿去承认罢了,艾音荷娅发现自己渐渐偏移了那个人的生活轨道。


****


婚礼如期而至地在那片花海中进行,白色婚纱勾勒出法师凹凸有致的身材,曼妙的曲线延伸着纤细的腰肢将引人遐想的腿部线条紧致地包裹在拥有柔滑弧度的拖地裙摆中,柔顺的白发被紫色发带整齐地捆扎出一个形状好看的发辫全束搭落在右肩,厚实的蕾丝花边头纱遮掩去人半边的娇容,隐隐约约的朦胧美却显得更为惊艳。


艾音荷娅今日涂上了大红色的唇膏——为此她特意选择了一件与之相配的翩翩礼裙,高跟在草地上踩出优雅却又气势高昂的步子,她穿过祝福的人群将目光牢牢定格在新娘的身上。很早便注视到那抹亮粉色的炯炯有神的目光。对上的视线毫不意外来人别致的装扮,扬起一个少见的微笑侧身迎上艾音荷娅伸向前的酒杯,呈上礼节性的祝福后黑暗女王发现眼前这个以往素面朝天的女孩今日化上了干净利落的彩妆,更为清晰的眉目让人不由得羡慕嫉妒起了新郎的福分——而艾音荷娅确实很羡慕,除了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的身姿、在神父面前立下的誓言以及希格瑞拉左手无名指上刺人眼球的钻戒。


艾音荷娅觉得自己输得异常彻底。那个男人看向希格瑞拉的表情温柔得仿佛能溢出水,眉目间皆是对于妻子的爱意。


“他们真的很配。”艾音听见身边鼓掌祝福的人这样说道,她翕动了下干涩的嘴唇在不适感愈加侵蚀自己四肢百骸后借着潮动的人群隐去。


*** **


艾音荷娅一个人坐在草坪上不顾形象地仰面躺了下去,耀眼的戒指在两指间按捺不住璀璨的光线在阳光的折射下愈加绚烂,夺目的光刺痛了眼睛逼迫着生理泪水从眼睑决堤,这个高傲的黑暗女王第一次感觉到流泪的痛楚,温热的透明液体顺着脸部的曲线蜿蜒到耳侧浸湿了鬓发。


一个人影挡住了光线的威胁,嬉笑着自己哭泣的样子有多傻多蠢,艾音荷娅看到他坐在自己身边,宽大的手掌覆盖上她的双眸不顾自己难堪的泪水弄湿了掌心,他说“忘掉吧,别哭了。”


艾音荷娅安静了下来,她怀揣了很久的情绪迸发在这一刻。


“瑟...”


谁?


——艾音荷娅从梦中惊醒,草坪上留恋的位置空无一物。一探究竟试图挖掘记忆深处的零星点点,可什么都提及不起。


撕裂般的头疼传来。


*** ***


“这次出征请让我出战,——主教大人。”魔法师曲着身体单膝跪地在这个她一直蔑视的神圣殿堂作出了最为虔诚的动作,纵使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也无法倾诉这份情愫,这是她该做的、该去亲手了结的事情,或许从三年前就该结束了,“拜托了。”


年迈老人的脸上阴阳变化了几分,殿堂内各揣心事的两人一时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不管是低垂着头的希格瑞拉还是那副庄重沉稳的主教,希格瑞拉一时不敢抬起头。


“你的挚友,那位黑暗女王...”

“...抱歉,她已经不再和我一个队伍。”


指甲深深掐入皮肉带来钻心的痛楚,希格瑞拉保持着镇定的面容不容置疑地拒绝了主教的话语。


“她已经不是了。请让我出战。”


——

直到艾音荷娅接受到这个令人气愤的消息,她的高跟鞋在有质的地板上当当作响,穿梭过人群她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那抹雪白色的身影。


再被对方狠狠拽住臂膀后也毫不意外的希格瑞拉露出了个难为的表情,这让原本有些泄怒的艾音荷娅不自觉地减轻了手上的力道。


“你故意的?!”艾音荷娅有些沙哑的嗓音传递到希格瑞拉的耳朵里,比以往有些消瘦的脸庞促使自己搭上艾音的手掌,可仅是将她默默推开。


“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马上就要出征了艾音,祝福我吧。”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艾音荷娅觉得自己已经抓不住这个勇往直前的女孩,不知不觉地从执手相伴到只能将她交给另一个人徒劳地看着她的背影。艾音觉得有个名叫恨意的东西在内心茁壮起来——但并不是对眼前这个女孩儿。


祝福。

对艾音荷娅来说,上一次的经历就已非常痛苦了。


她执起这个“无理取闹”的女孩的手在对方惊讶的面容下褪去那枚碍眼的戒指取而代之的是一朵花状的、属于自身的水晶钻戒,任何疑问的呼声都被那个落在额头的吻打散。


“让我任性一次,好吗?”相抵着额头,希格瑞拉感受到对方的鼻息近在咫尺,只要再靠近一些,就能贴上她的嘴唇,她平时吐露着言语的地方,平时那些关切着自己的话语的地方——而希格瑞拉只是轻轻阖了眼,在内心的叹息和无奈下点头出声——“好。”


*** *** *


翌年的花季艾音荷娅收到了一份不知名的信笺——冰蓝色的外壳带给艾音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错觉,她慢悠悠地翻转着信笺,再正常不过的外貌,简单明了的内在,喔不过、信纸上的字迹分外清秀,她一眼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然而落款人她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是远方的哪个友人。


致我亲爱的艾音荷娅: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处在遥远的征途上了,那个地方应该是个被温柔的白色包裹的地方,有云彩,有你最爱的玫瑰,还有不为战争所困扰的生活。你一定好奇我是谁,我知道,但我无法准确地告诉你。

   我们认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虽然我也记不得是谁让我们结识彼此,不过你一定还记得那片花海,我们曾常去的地方,这个季度的花也一定很美。我想再陪你去,希望我们能够一同在那片祥和的地方老去。

   写了那么多不知所言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三年前在那一次讨伐魔物混沌的事件之后,十字军和雷神都死去了,是的我已经不记得他们,但我知道这不是一次意外,三年中我想法设法地能破解出教团的内幕——那是一群可怕的人,他们为了巩固统治而企图抹杀掉那些光芒四射的领导者,瑟迪尔便是他们的头要目标,作为陪葬的我们当然不例外,我非常清楚就算逃过那一次,下一次也会被派去送死,于是我接近了教团内那个高职位的圣骑士,利用感情诱骗他告诉自己三年前教团的策划,果不其然。我们不能再这样怠慢下去了,我这样想着,三年前幸存下来的我们是不幸的,这次我异常笃定。当我查到三年前的名单的时候,我发现了几个已经被遗忘的名字:瑟迪尔、尼尔还有艾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已经死了,死者会被世人所遗忘。

     我们是最后一批还未被除掉的人,为了能够不让悲剧发生,这三年我尽力逃避与你接触,将你支向其他队伍,并且示意主教让自己去主战场出战,我知道那是一场不归路,你出征前送我的戒指,我无法亲自还给你了,对不起。不过好在你一定不记得我是谁,那就让我任性一下说些奇怪的话吧。

    我喜欢你。我还想去那片花海和你看花。

  我们约在来世吧,可你似乎并不相信这些。不过没关系,这次换我等你。


  那么、再见吧我亲爱的艾音荷娅,愿女神庇佑你。

                                          希格瑞拉


握着信纸的手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艾音荷娅感觉莫名的刺痛感在心口蔓延出来,悄声无息地夺走了那片平静。


信纸上有些深浅不一的椭圆状痕迹,不过那并不重要了。


她思考了许久——

这个人。


“...是谁?”


END


评论(6)

热度(17)

  1. As_EX七濑莳戒 转载了此文字
    cherish后边故事!!意思意思的也转过来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