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暗烈】Wound Treatment

阿索尼斯特,如同它炙热如火的名字,炽烈的火焰旺盛地跳动在他紧握的拳,跃动的火花噼啪作响地炸开星光点点,火光照亮了使用者年轻气盛的脸庞。身姿挺拔的少年明亮的发色如同他手中艳丽的火花。胸腔中的心脏咚咚出声,汗水浸湿了刘海使其贴于额角已是无心去管,移位打击卷起衣袂撕裂开闷沉的空气快速逼近对方,拳头呼啸而过的刹那间对面的人影依靠着侧翻携着幻影朝着反向避开,出其不意地折返迎面便是缠绕着深渊之力的攻击飞刺而来,意识从险些逃避过反击转而发现脸颊上划破渗出猩热的液体,短暂的喘息间不料被人咬住把柄,黑暗线条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像是一头目光炯炯、几日未进食的毒蛇,它吐着可怖的信子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劈砍过来,二段跳只能幸运地躲避前两次冲击,落地的瞬间烈有些犹豫地闭上了眼睛等待巨大的疼痛降临。

然而“愿望”并没有如期而至,鼻尖似乎再靠前几分就能清楚地嗅到对方漆黑短刀上的铁锈味、抑或那味道还参着点血气。亮发的少年微启右眼瞩目了在跟前的泛着白光的武器以及使用者已经扬起的笑容。

“你输了,”暗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烈玫红色瞳孔急剧收缩了下才彻底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移开着可怖的武器。“愿赌服输,烈小哥。啊不过——我们刚才赌了什么?”

“...”烈一时有些哑口无言,他分明知道对方只是为了套出他口中那些被称之为有趣的话,然而自身心甘情愿地跳上了贼船——简直就像是催促那些轻生者跳崖一样简单。“不、不知道。”

“撒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惊呼声被指腹按压封止于唇下,而这份悸动并不仅仅是一时兴起,暗有些自顾自地继续着这个恶作剧的挑逗。指尖向上、随后探入,粗糙的指腹触碰到敏感的舌苔拉扯津液引起一阵战栗,在身体下意识排斥这份唇齿咬合的阻碍之后烈才发现已是背腹受敌无路可退,依附着冰冷墙壁的肩胛骨微微有些酸痛,但这点刺激并比不上身前人的所作所为。

灵巧地咬开服帖于胸膛口上的纽扣,这种慢性子的暗示并不像平日里有些“为所欲为”的家伙,烈一时间有些恍惚地接受了对方溢出温柔的眸子还有轻柔的动作,而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想法——当温热的舌头舔弄到胸口绽开的伤口后烈的脑海里炸出一片火花。舌尖在创口的皮肉周围打着转,鼻息直接打在表层使得丝丝疼痛化为了酥麻的快感,若即若离的触碰从衣角被卷起的地方将细微的性[]暗[]示慢慢衍生到四肢,烈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伤口那么多,帮你清理一下好了。”暗含糊地说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或许莫名其妙也只有自己那么觉得,对方理所应当地把自身的无言当做默许,变本加厉地拉扯下遮体的衣服啃咬在裸露的脖颈、滚动的喉结还有形状好看的锁骨,吮吸使得小麦色的皮肤泛着诱人的粉红,烈依靠着后背处的低温来保持着清醒,理智却一一被吮吸开出粉晕的吻痕一并打散,他有些按耐不住本能的遵循着人的动作微微仰起了头,手背试图抵挡住口中难以自控的声音。

像是沉沦于罂粟之中无法自拔,呼吸渐渐带上浓重的气味,脸颊上的伤口被细致入微地照料着,烈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双手游走在肢体上的奇妙触感——他险些忘记了这是在竞技场,一个开放式的房间,或许下一秒就会有人进来看到这羞耻的一幕画面,想到这里烈觉得羞愧心大作地浑身一颤,原本攀附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使劲推搡了几下却由无果而告终。

犬齿啃咬上挺立的乳/首终将哽在咽喉的呜咽化为隐忍绵软的呻吟,烈张着嘴想要喘气平复从腹部腾升起的燥热,不料被人掐断在腰际,嗯啊的呼声止于唇角的亲吻,暗却怎么也不靠近本能求吻的人只是笑望着那双雾气弥漫的眸子。最后一处细小的伤口坐落在身前人的左耳外侧,湿吻从眼角转移到脆弱的耳后,滑落的发丝被全部用手拘于一边完整地展露出人发红的耳廓,舌尖描摹着外轮廓的弧线径直将这份湿漉漉的感觉传递在耳孔,色气的水声被鼓动的耳膜无限放大在耳边,烈踉跄依靠着背后的墙壁才稳住发软的膝盖——对方一向明白自己的敏感点在何处,就算是在这次也不意外。

“别、住手....唔,现在、在...嗯外面。”原本严厉的指责断续成无力的表达,此刻自己更像是在刀板上任人宰割的肥鱼,烈扭动了下身体示意着自己不适的情况,然而全数被人忽视。

“可是你的这里,可不是那么想的。”直接明了的语气、游刃有余的姿态,脸上挂着的似笑非笑的面容的人将头从“忙碌”的地方抬起来,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烈反复试图遮挡的下体。紧闭的双腿被诱导性的分开,顺着人鱼线的无限遐想直到被长裤包裹着的修长肢体。暗将膝盖故意卡在对方两腿之间,舔弄着伤口的同时愈加靠近贴合烈的身体。“啧,没想到你还真是...”暗并没有把话说完,他的手向下探去,引得在烈晕乎乎的脑海中勾勒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画面,他合着眼断绝了视线,耳边传来对方低沉性感的嗓音。

——“不如在这里做吧,小疯狗。”


——————

然后滴地一声系统提示

影进入观战

影退出游戏

影进入游戏

影已与烈一队

影哥看到画面眼泪掉下来表示要打死暗大大

↑好了我只是狗一下并没有的事[

评论(1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