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暗烈】 Quester 02[有私设]

暗-莫德里安

烈-狄格尔


————————


打算把一天的忙碌全部带入睡眠中的狄格尔一沾到被子脑海里便全是那个讨厌的家伙的脸。


不知道自己那一脚是不是踢得太重了,应该...没多大事情吧?这样想着的狄格尔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地思考起是否要道歉起来,辗转反侧了无数遍才得以以一种奇怪的睡姿入眠。


翌日顶着两个黑眼圈的狄格尔自是少不了周围人的调侃,黑暗女王萨菲利亚小心地踩着高跟鞋,高傲地迈着小步子坐在狄格尔身前的座位,用着夸张的表情感叹了下现在年轻人的生活规律怎么那么混乱,殊不知已经把自己也混为一谈。狄格尔却没有丝毫想要解释的想法,任由着周围人无边无际的猜测,直到右手边的狙翎小姐用着意味深长的语气说出了——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之后众人发出一阵明了的笑声作为故事的收场。当然,好奇心旺盛的狙翎小姐还不忘等人群消散后用手肘敲了敲隔壁萎靡不振的小刺客,用着传递悄悄话的声音对他说:“嘿,该不会是那天新生院的那个高个子吧?”


天知道他多想把莫德里安叫出去打一架,不管是轻浮的行为还是无谓的言语、每一方面都造成了狄格尔烦恼的地方。因此他坐立不安了一天思考着如何驱散这种不安且烦躁的心情,甚至好几次都被静观其变的狙翎用着毋容置疑的语气说:你陷入进去了,狄格尔。


他有些暴躁地抓乱了自己打理整齐的头发,头顶上几根翘起的小短毛就像此刻他心中杂乱的谱子一样毫无法——直到,直到他被一个窃笑的精灵用着“有人要见你”的理由带到走廊口的一个小拐角后,他一时短路的大脑才想起了应该打起警报。


然而晚了一步的肢体已经被人顺手牵过,耳边精灵不明所以的笑声也随之远去,狄格尔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对上那戏谑的眼神,挣了几下见人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后抬头仗着自己学长的身份先发制人:“莫德里安...你想怎么样?”


“只不过想约学长一起去喝下午茶,我知道一家甜品店...”当甜品店三个字蹦出后,狄格尔一个激灵地睁大了眼睛,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对这个人的敌意,但碍于面子上的过节又不好立马点头,支支吾吾了半天。


“可以是可以...”狄格尔闪躲了下对方带着笑的目光,内心有些动摇,“——不过莫德里安,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因为”狄格尔一瞬间有些期待对方会说些什么,他歪歪脑袋眨着眼,莫德似乎从对方眼中清楚地看到了跳跃的星光,不过他只是卖着关子说了时间地点——真的原因?确切地说自己也不知道,莫德理所当然地认为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他一向以自由主义著称。


没有得到答案的狄格尔有些沮丧着脸的表情被莫德里安捕捉在眼底,悄声无息地用抚摸对方头顶的动作一带而过。迟缓的大脑才从刚才暧昧的气氛中清醒过来,狄格尔懊恼地反悔着自己怎么就随口答应了对方。


真是...太讨厌了,这个家伙。


不过说实话,当狄格尔看到一身休闲装扮的莫德里安静静坐在落地窗边托着腮咬着吸管的一瞬失笑道:也不过是个不成稳的小孩子嘛!虽然这种样子确实让人好感度倍增,不过深知对方底细的狄格尔可不吃这招。莫德里安的余光瞥到那个直直矗立在门口的人儿,他停顿了下目光上下打量了对方微微一笑:“嘿!”


狄格尔尽力保持着平静的面孔微低着脑袋穿过走道入座,紧张的情绪让身边细小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前后桌的甜品勺敲打到玻璃杯的清脆声、莫德里安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扣击着桌面有节奏的声音、还有挂在门口那个摇摆不定的风铃。狄格尔攥紧了衣角,莫德里安意外温和的声音传来正在和服务员交谈着什么,他把视线强行从对方一张一合的嘴上移开,不慎撞见了那双幽红的眸子。


“在看什么?”对方明知故问地抛来一个直球,狄格尔按压着想要逃开这种压抑气氛的想法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我...”话语被侍者端送上来的甜品所打断。——草莓奶油蛋糕!狄格尔忍住了兴奋的动作却没有忍住脸上雀跃的表情,在接受到对面人的目光后狄格尔尴尬地咳了几声,“你...不一起?”


莫德里安继续吮吸着玻璃杯里仅剩的饮料,他向后靠着椅背,慵懒地翘起一条腿搁置在另一条腿上,穿透落地窗的阳光将原本是菱角分明的脸切合出更完美的阴影比例。


“不,我不喜欢甜食。”他说得一脸满不在乎,“只是你喜欢,所以就来了。”


似乎哪儿都没有说错。但狄格尔听到对方的话后愣了半秒抖动的手将快要送入嘴里的奶油“准确无误”地放置到了其他位置,慌忙的烈拿起一边的纸巾胡乱地一擦,彼此之间的沉默让自己不敢大口喘息,更别提现在抬眼去看对方嘲笑自己的表情。


而事实证明狄格尔确实想多了。


“好心的”莫德里安早就换上一副得逞的笑容凑近,在那句“你还有地方没擦干净,蠢货”出口后,狄格尔感觉皮肤上被有些粗糙的指腹抹过,奶油的黏腻感还未完全离开表层的肌肤,那股温热的气息便理所应当地“袭击”了敏感的肌肤。


嘴角的某一处被人用着色/气的方式舔过,在带走黏腻感的困扰之际又重新种下了新的不适,唇瓣触到了温热的舌苔的抚慰,灵巧的舌尖挑起上唇诱导着其微张,湿滑的感觉便乘虚而入,对方愣是将方才舔去的奶油硬生生吞送进自己的口腔,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下身体,被扣住的手腕迟钝地让自己只能后仰的头被动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接吻。


草,这他/妈。


狄格尔心中激起了强烈的波涛怒澜——他竟然被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人给强吻了!


然而对方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好像对于刚才的事情浑然不知。


“你你你....”狄格尔含糊了半天当机的脑子只有乱成一团的漩涡和语无伦次。


啊啊、果然莫德里安这个家伙,真是讨厌极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