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双圣】Eulogist And Martyr

最近听潘多拉之心那首everytime you kissed me出来的脑洞,半夜治愈你们。

圣徒-里维

圣骑士-克里斯

——————————




圣徒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画面像卷轴一样被舒展开,浓雾笼罩的迷茫视野线一寸寸变得清晰,直至他清醒在那个绿油油的草坪上,和煦的暖风贴合着肌肤拂过,被风吹乱的发丝引起一阵瘙痒感,他发出啾的喷嚏声,晕乎乎的脑袋似乎还未从刚才极度浅眠中完全苏醒过来。

里维翻了个身侧卧在草坪上,他眨了眨被呵欠濡湿的双眼朝着身前极近距离下的圣骑士望去,对方安详平和的表情与周围宁静的一切融为一色,里维挪动了下僵硬的身子,他甚至感觉到腹部撕扯着肌肉有些被压得发疼,伸出的手停顿在对方噗嗤的笑声下,他快速地收回了动作维持着一副装睡的模样,毕恭毕敬地将双手合十在胸口。

温热的鼻息扑打在脸颊上,里维轻微努了努嘴角,不自然地掩饰着这份焦虑感。醒过来的圣骑士依旧在笑,咽喉间爽朗的笑声让里维听得有点痴迷——圣徒还赖在草坪上。

无可奈何的圣骑士俯身靠近抖动着睫毛的人,将沙哑的声音吹入对方的耳孔。

“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打瞌睡的小懒虫?”

里维果断地放弃了继续装睡的想法,雾紫色的眸子直勾勾地将视线投射入圣骑士的眼中,蹙眉噘嘴的小动作像是一种无形的撒娇——于是克里斯“不负他望”地朝着那片柔软吻去,不满的呜咽被温柔的吻封在唇齿之下,圣骑士借着体格差的优势轻松地占领着主导,在那处地方宣泄着自己的所有权。圣徒感觉自己完全是下意识地回应着人有些粗暴的接吻,慢悠悠地卷动着舌尖引导着对方的进入,唾液相交的黏稠水声让里维从遐想中回过神来,女神在上,他暗自“腹诽”对方胡作非为的举动同时,又被这种举动引起一阵战栗。克里斯窃喜地暗叹恋人今日少有的主动,可下一秒他便被曲起的膝盖阻碍了下一步动作。

“...我已经醒了。”

“可你看上去刚才很沉沦其中。”

里维张口结舌地红了耳根,他翻向另外一边背对着已经坐起来的圣骑士,嘴里哼着熟悉的歌谣。

“Everytime you kissed me,I trembled like a child,gathering the roses ...”

“——We sang for the hope.”圣骑士再熟悉不过这首曲子,每当圣徒想要逃避或者是彷徨的时候。他哼地异常小心翼翼,生怕破坏了那美妙的音色,哼着歌的圣徒倒也并不在意对方喃喃自语一般的声音,倒是意外地行成了一段不错的和弦。

“克里斯,你说——”

【我们会有来世吗?】





祥和的画面被恶龙的吐息吞没于惨绝人寰的火海之中,颓败倒塌的墙柱、疯狂尖叫的人群还有那些伤痕累累的士兵,圣徒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大声呼喊着克里斯的名字却无人作答,他的惶恐或许比周遭的火焰还要旺盛,身体无助地痉挛起来,里维重重地按压在自己的腹部,掐住了作呕的喉咙。

他记得这个画面,剑皇洛克特将受伤的法师拽向自己身后便扛着剑冲向那群敌人单枪匹马地做着最后的厮杀,圣徒焦急地奔波在受伤的人群中,他无疑是听到了突击队员仅存一二的消息,紧握的魔杖上噼啪地闪着明亮的电光,就像圣徒此刻难以平复的心情一样。

不管是生还是死。

里维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果断,吟诵着咒语将神圣之力凝聚在盾牌上,但一切终结于克里斯的全力阻碍。

“别去。里维,别去。”他知道克里斯是为了自身着想,悲喜交加的感觉迎面浇湿了自己,手足无措地面临着两个选择。

圣徒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就像为阴霾的天打开了一扇门洞投入的光亮,抑或和对那些平日里向圣徒祷告的那些人所见的一样,克里斯一时有些恍惚。

“抱歉,至少...请别让我背弃自己的信仰。”





【我们会有来世吗?】里维并不记得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不过他记得克里斯说不论怎样他都会带着最真诚的吻去吻醒那个懒散的瞌睡虫。

绿油油的草坪、恋人眷恋的亲吻、熟悉的歌谣、古怪的问题。







圣徒被爆炸残留的耳鸣震醒,浑身的疼痛在五感链接上时从四肢百骸传递而来,里维僵硬地扭动着脑袋向下望去,紧贴在腹部的指缝间汩汩地流淌着殷红的液体,麻木的触感让自己翕动着嘴唇却吐露不出一个字。视线从下往上对视上那道湛蓝,眸子里的阴霾比周围的环境还要深沉几分。

爆炸声依旧在轰鸣。

圣徒吞了吞口中充满腥气的唾液。

“克....克里...咳咳....克”话语被涌上来的血气掐断在咽喉,里维感觉到了浑身开始冰冷,意识也渐行渐远,他最想见的那个人,却连一个完整的呼喊也做不到。

“里维,我在...”圣徒努力翻合着沉重的眼皮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被鲜血覆满的五指攀上对方的手掌,他已经不知道疼痛是何物,战争的喧哗片刻间归于死的宁静。

“里维,别睡...别睡啊!你这个混蛋!”圣徒还想笑,笑这个圣骑士这种时候还在不成熟地大吼大叫,笑恋人鲁莽的动作,可是他做不了任何动作,任凭一丝一毫生息从身体里游走。

“曜呢!曜在哪里?!——”克里斯发疯一般地叫喊着,直到圣徒把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了稍动的小指尖上,克里斯清楚地看到对方嘴唇运动的规律。

【Kiss me in the summer day gloom】

【You are all my pleasure, my hope and my song 】

“I will be here dreaming in the past ”

克里斯俯身像是他们美好的过往那样,温柔的吻落在带血的唇上,还有那不知名的透明液体,砸落在人安详的脸上。


圣骑士清楚地记得圣徒曾问过他。

【我们会有来世吗?】

而那个时候圣骑只是说了,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吻醒你。圣徒笑得很开心。

“那在你吻醒我之前,我会一直等你的到来。”




冰冷的手失去力重重摔在圣骑士跪卧的膝盖上,克里斯清楚地听到圣徒同胞兄弟绝望的呐喊声,雷神把心爱的魔杖擦过圣骑的脸丢了出去,被一边表情沉重的十字军揽入了怀里。

克里斯低头看着怀里毫无生息的人儿,他伸手将对方略长的鬓角撩入耳后,露出的完整的脸颊就像是陷入酣睡的孩童一样——如果除去那腹部上骇人的创洞。

克里斯又一次吻住了圣徒,仅仅唇瓣的相贴,他哽咽地哼着那首圣徒最爱的曲子。

“I will be here dreaming in the past

until you come

until we close our eyes ”


吾将于此,在往昔中酣眠,

直到你的到来,

至死不渝。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