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曜影】求婚[很狗慎入]

***

影向曜告白了。

只不过,曜那低情商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就开始处于当机状态。他只是翕动着嘴唇,紧张到发热的手掌心一握一放,深紫色的瞳孔转了又转怎么也想不到适当的措辞。

——呃?

于是他干脆地发出一个象声词。

影当然不吃这套一向行动大于言语的他抓过对面人的衣襟便吻了上去,唇齿相依,撬开对方犹豫不决的防线后这才品尝到了温热的甘甜,对方支支吾吾地推搡着,没过一会儿整个人老实了下来。喘息随着分离的银丝拉长,曜好像在恍恍惚惚当中听到了影不满的咒骂,待他读完进度条之后,面前面容姣好的刺客先生早已不耐烦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影,我......”话语被硬生生截断在对方决绝的背影上,曜伸出的手腾空在骤然降温的空气中,原本汗液似乎已快速蒸发融入周遭。他理了理被影拽拉走形的衣襟,叹了口气。

***

“你小子是傻的吗?”十字军在听到曜陈述事实之后有些气急败坏地敲了敲桌子恶言相向起来,“你的木鱼脑子什么时候能够在情感方面起作用,嗯?”

曜只是有气无力地接着:“...别说了,我也是纳闷。”

一边的十字军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二话不说挥拳砸在挚友的胸膛上,“是男人就好好面对?何况你不是说你也挺喜欢他的?”

“...似乎是有这样说过...咳噗,我说过说过!”又是一击重拳砸在胸膛,曜承受不住地举起双手缴械地几乎大叫起来,“好好好,该说的道理我都懂,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有没有人说过你犹豫不决的样子特别欠揍?”十字军摩拳擦掌,曜甚至觉得他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一个大十字轮到自己头上,顺道泄愤地给自己几脚来表达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他其实都明白。

“——其实你可以尝试一下,有种办法叫求婚。”曜在接受到这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之后背脊有些发凉地开始了奇怪的脑内剧场,准确地说,他想到了身着白婚纱的影左手镰刀,右手铁链一脸温和地问他今天的晚饭吃什么的场景。这简直——太可怕了。曜吞了吞唾液。

“对,你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求婚的机会!”十字军似乎比自身还要激动个千万倍,扳着手指计算着一些其他小细节来,“嘿兄弟,我觉得你能成,愿女神保佑你!”

曜在心底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前几天喝醉的某人还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滚[]他[]娘的女神全是狗[]屁。

不过,他还是欣然接受了。

***

曜发誓他操练过许多遍求婚的台词,甚至步行于神圣天堂的大街上,就这么顺口得像是吟诗一样从嘴里跑了出来。暗一度以为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成了幻想恋爱的失足少年——所以他曾在曜安心地蹲在后院的草地上独自演绎着求婚现场的同时,他毫不客气地举起了水桶浇了兄长一身,一副称得上是雷○的好人样为年长的兄弟量了量体温,结果只是被曜踹出了家门。

——应该不是失心疯吧。被踹出门的暗这么想。

离预期求婚的日子愈来愈近,紧张与不安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像被投下的慢性毒药一般悄然攀爬上了曜的全身。明明已是把求婚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那种惴惴不安的惶恐感却丝毫没有减少。求婚的前一天晚上曜如期失眠了,顶着黑眼圈的曜一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捧着鲜花准备与挚友们共赴战场——用曜本人的话来说,其实更像是上刑场。

也许他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事情的套路会这样演变。意料之中地敲开影的家门,却意料之外的从里面跑出来一个模样可爱的女孩子,曜感觉心里某处噗卡一下碎了,但处于礼节他僵硬着脸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影,一边出了(sou)主意的十字军似乎面色更为尴尬。

“.......这是你的孩子,影?....啊真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影蹙眉解释着,目光在触及到那个孩童之后变得温柔起来,“她只是我养女,嗯...说来话长”

“我...”

“叔叔,这个戒指是要送给妈妈的吗?”不知什么时候被掏出来的戒指盒,完整地在小姑娘的手上发着微弱的光芒,影疑惑的眼神望过来的时候,十字军似乎从刚才微妙的气氛中重新上线,用手肘敲打了下挚友示意可以开始发言了。

然而曜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

“影,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对方仅仅是沉默了三秒。

“....为什么我不是你的丈夫?”

曜看着面色纠结的影一时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妈妈,这个叔叔是基佬吗?”——曜发誓他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理智断裂的声音,手上的花束被狠狠地掐住,就像他踩在一边窃笑的十字军的脚上一样用力。

“...”他听到影发出憋笑,干脆地把花束塞入了人的怀里,像是想到什么的一把拽过人的脑袋就直击要害地以吻缄口。

然而我们的主角似乎已经忘记了身边一个硕大的电灯泡,喔不,应该是两个。

在场的十字军表示为了未成年的健康已经拉着小姑娘去买糖果了。

END[什么狗]

后续应该是肉?←你们觉得我会写么[。]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