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臯月葵❤葵新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DN/曜影】那些被踩碎的过去早已在时间轴上燃烧至尽

一个美好的午后。

没错,阳光并不大,或许来点清凉的果酒会更加不错,闲情逸致正浓,我踱步在门前的草坪上,不远处那个常驻脚的小庭院里难得来了意外的客人,这并不打搅我美好的午后,我甚至想抑或能和这个陌生的客人侃侃家常。

于是我顺理成章地走过去轻声坐下,这个陌生的客人并不意外,只是朝着我的方向露出了笑容,而当我对上视线才发现,他的双目显得空洞而又无神,惊呼来不及制止便夺声而出。

“先生,您...?!”也许是为了自己心理上的罪过能够好受点,我快速做了个虔诚的祷告——而我当时并不确信他是否能够看见。

“...抱歉,如你所见。我是盲人。”他不自在地笑了笑,面容有些沧桑,高过下颚的围巾刻意遮住了下半张脸,但依稀能够辨认出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小伙子。

真是可惜。

在我遗憾的同时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心境一般,正襟危坐的姿势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好看的手指搓揉着衣服的下摆,但语气依旧保持着平缓的调子。

“亲爱的先生,如果你...哦我是说,如果您愿意并且有时间的话,愿意听听我这个可怜的盲人的故事吗?”他几乎是用那种卑微祈求的姿态,让人于心不忍拒绝。我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角度坐好。

“可以,先生。”我尽力使自己的口气变得温顺并且耐心,“我叫尼尔,是个圣徒。”我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怂恿着我先行做了自我介绍,而冥冥之中似乎确实有什么指引告诉我,这个盲人少年的故事并不枯燥。

“...”他明显对于我的介绍有些出乎意料,无神的眼底一瞬间有波流转动,仔细一看,我才发现他有一双好看的紫色眼睛,瞳孔是幽深的雾紫,他变化着角度试图寻找我确切的方位,那瞳孔随着阳光的照射显得光彩起来。

真可惜。我又一次默默在心底惋惜。

“谢谢,尼尔先生。”他顿了顿从恍惚中找回自己的思路,“我...我的名字并不重要,就叫我曜吧。”

我顺着他低垂的头发望向他搅在一起的手指,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展开又握住,而我也正巧看到了他戴在左手无名指上已经有些锈掉的戒指——那是一枚婚戒,我再清楚不过。

“...也许它对你来说是个无聊的故事,”他缓缓开口,声音有些绵长而悠远,我静静地坐在那边,半眯着眼盯着脚边不远的光线聆听这个人的故事。

我们很少在年轻气盛的时候珍惜光阴和人,我也一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面容有些痛苦]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成熟,也许就是一个无所谓的想法,破坏了终其一生。

那时我有个重要的人,之所以那么称呼他是因为我并没有把那份感情告诉他,也没有勇气去直视,你可以称呼我为一个逃避者,我愿意承担。

他叫影,一个有着黑发黑瞳的少年[到这他的表情变得温和起来,兴许他们真的有段幸福的过往,我想]。他...是个寡言少语的人,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在说起来的时候,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对他抱有那种感情了,很奇怪吧,明明双方都是男人。

是他在火山巢穴闪身救我?还是为淋雨的我无言撑了把伞?我真的不记得了,或许这样也不错。一味寻求过去的底细,只会让自己伤得更深吧。

也许,也许还是那个雨天。他虽然看上去很冷漠,然而对我养的宠物非常喜欢[他比划了下那些宠物的大小,眉眼含笑]。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从巢穴的入口出来已是无力回天,冰冷的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很难受,我现在还能记得,雨点重重打在自己身上的触感。

整个神圣天堂被笼在一个压抑的雨天里,连呼吸都被带得有些沉重,大道上匆匆忙忙奔波的人踩着飞溅的水花用着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漫步的我。

我不知道那该是个惊喜还是其他什么,当我把淋湿挡住视线的刘海拨开后视线里多了一道人影,那个黑色的人影——对,是影,一脸愠色的影。他修长的手拿着一柄撑开的伞。你在干什么,他是这样说的,为什么不爱惜自己身体? 依稀记得那是他少数最长的几句话之一,我尴尬地笑着躲进了他的伞里,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话题打开了房门,影很快从房间里捣鼓了一会儿便从房间里扔出一条毛毯,接着视线便被对方粗鲁的拿着毛巾擦拭的行为给阻挡。影好痛,我龇牙咧嘴地蹙眉抵抗头皮发根被拉扯的感觉,他忽然停下了动作对上我的视线,我当时并不知道那眼神意味着什么,有些悲哀,又有些愤怒,在我还未开口说出第二句完整的抱怨他便俯下身以吻缄口,我愣了足足三秒才动弹了下身体,他并没因为我的动作而被打断,反而整个人贴了上来。冰凉的身体被人触碰的感觉非常微妙,我承认那时我确实对他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于是顺着他主动的邀请我便把事情做了下去。[我一时看不清把几乎把整个脸都埋入围巾的人的脸,可我明显感到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如果不是那一天,应该就不会埋下那样的祸根,我们谁也没有说那三个字——我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我想我是把那句话放在了心底,但并不知道他是怎样想。

就在那之后的某一天我向他求了婚,嬉笑着说那是要对他负责,然而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眼底的悲伤,我们像往常一样一起出入巢穴副本,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有亲吻也有那些事,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提起那句话。

“请让我深表遗憾,”我压低了声线,“那是个不错的过往,至少是段平静而美满的过去。”

“不——”他快速否定,手指紧紧握成了拳。

我没有想过他会隐瞒我事情。

神圣天堂的内部叛乱突如其来,而我们公会的任务便是剿灭为首的那个魔导师,万幸中的不幸便是我和影在这场战斗中被时间枷锁所伤,如您所见....[他拉下了围巾的遮挡,我惊异于他如此年轻的面容,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如此多事情的人]时间枷锁锁住了我的时间,原本明明在战斗结束就会解开的技能却锁住了,而我也因为一时的疏忽被激光灼伤了双眼,而影他并没有告诉我他的情况。

自从双目失明后我变得有些暴躁,失去视觉的刺客根本毫无用处,仅仅依靠着听觉我根本无法判断队友的正确位置,好几次也差点使得队伍陷入危机。

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机会,我非常明白。[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悔恨在脸上一览无遗]

我开始在回家后对影用着指责嘲讽的语气,甚至会恶劣地砸坏东西,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一贯清冷的声线在耳边盘旋着,每次发火过后的我都非常后悔,我想你能够明白。那种在发怒时说出来的话有多伤人。

那时候我沉浸在自己的黑暗中无法自拔,影试图安慰过我很多次,但都被我无情地拒绝门外,连以往的性/爱都变成粗暴的发泄。

我能够听到他无声的哭泣,能够感受到他无助的表情,可是我选择不去听,不去在意。

“...我收回前面无礼的冒昧,很抱歉。”随着阳光角度的变化我垂下了眼。失明让眼前这个人失去了很多,然而他也没有去抓住那些能够握住的东西。我一方面为了他的经历感到惋惜,另一方面也为了他而感到不值。

“没事,先生。”他发出轻笑,面颊融合在光线里。“那就叫自作自受吧。”

我们总在错误中滋生出更多的错误。

有幸我便是这样的人之一。

影没有告诉我的事情便是他在那次战斗中同样被枷锁所困,然而他并不像我这样拥有了永恒的时间,他骗了我,就像我后来每次指责他根本不明白我的恐惧一样。我也仅仅是在偶然中得知这件事,一位当时在场的牧师在一次聚会中向我表示了遗憾和忏悔,影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他的时间将比一般人快上许多倍。得知一切的我在那个同样的雨天照着脑海里的路线飞奔回去,你一定知道我有多急,是的,我在路上跌跌撞撞了许久,我知道我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但此时此刻真的无心顾及其他。

我也许早就料到了这种结局,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我险些跌坐在地上,身后追上来的挚友用着谩骂的话语把我拉扯起来,像是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我狠狠地抓着他的肩膀。他在哪里?!影在哪里?![我看到他的目光更加黯淡了,甚至眼角有些发红]

对不起...曜。我听到他这样对我说。影在三天前就...他没有告诉你吧?

我跌撞到墙壁上,不知是笑还是哭声,喉咙口像是被塞住了一般,只有无边无际的悔恨拉扯着我的身躯还有神经,我挥开了挚友伸过来的手。

到这里他有些忍不住哭腔,隐忍褪去后的脸颊还有往日那份稚嫩感,而我知道他似乎已经过了很久。

“先生,你觉得这是给我的惩罚吗?”他面向我,那双盲目的眼睛却直勾勾地好像直视到了我的心脏。“这就是惩罚吧,或许死亡对我来说这种解脱过于轻松,那之后我想了很久,时间是不是可以让我淡化遗忘一切,但每当我想要拒绝它的时候,它又会重新展现在我眼前,我后悔的不仅仅是那时对他的态度,还有那句话——那句我爱你。我真的...”他别过脸藏住自己的情绪,“...如果我那时候说的话,或许我们的分离就没有那么多遗憾。”

我就这样静坐在那里,庭院里的气氛一时沉静了下来,我动了动嘴唇,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先生,我只是想说,请珍惜自己身边的人吧...”

阳光开始慢悠悠地坠入地平线。

我记得曜告诉我,影在闭上眼之前曾许过一个愿望。

“我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吻”

然而那个人他最后也没有等到。



-END-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