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莳戒

wb:七濑望


七瀨望❤望空

农药❤邦良/信、云亮、白鹊、铠约、戬吒

楚留香❤武华、私心少武

【不吃守空和信白(高亮)】←没商量系列

皋月葵复健(吧)

#夏夜#



怪谈、烟火、浴衣与充满欢庆气氛的人群,将几个极具特色的词汇拼组成一个季节的象征,褪去华实身份之后也带着雀跃心境投入其中去,便多了双倍的回馈。碌碌节奏下的逼仄喘息压迫得使人不得不保持一如既往的模样——挺直腰板,规格到面部表情上的点点滴滴,因过度死板而渴求懈怠一番。

这的确不如身着便服出游更为吸引人。囊括了休歇与玩乐的多层缘故,用纯色发卡截阻一边发鬓,挽起宽袖试着用薄网打捞起清池里的幼鱼,另边踱步归来的竹马持着战利品朝来秀弄出一副志高愉悦的模样,或许是夏夜的氛围营造出的蛊动,自身也不由主得拎着装载金鱼的透明袋小幅摆动了几许,大抵是过于孩子气的比试行为,使得新一成不变的嘴角因莞尔而上扬了些许。

「走吧新,去上面祈福吧。」

穿梭过喧闹人群的后山坐镇着被蝉鸣铺迹的山路,一直延伸到尽头的高大鸟居,借由天空绽放的五彩光线踏上石子台阶,殷红色泽的建筑轮廓忽明忽暗得透彻在眼底,木屐因俩人啼嗒出不规韵律,像是腹语着不同心境似的。暗自朝着竹马的侧脸投去注视,从鼻翼曲线辗转到裸露出的整个耳廓,微抿着唇线并非所见肤浅的消极情绪,而新并不会在意更多置于身外的东西、抑或评价,他挚爱的草莓牛奶除外。

仿佛接受到无形之中的电波,新在微愕中闪着瞳仁里的光束对上视线,流露着不清楚的疑惑颜情,而自己更喜定夺为他闭口省略的一句唤名,接着恍恍思路便听到他开口叫着“葵?”,这反之使得自己在局促之间有些红了耳,一时抓扯着隐蔽在身侧的衣摆不知所措。

「没、没什么噢,只是觉得难得的休假,能够和新单独出来玩,我很高兴。」

即便是再清楚不过对方不会将笑容作为蒙混的最佳理由,依旧是自顾自得扬着笑靥柔软了嘴角弧度,踏着轻快步子先于对方两步抵达目的,背扣手腕潇洒转过半圈。夜空开始奏鸣,和着四面八方渲染出不同魄力的新颖光色,新的墨色发端镀上了一片言表不出的奇妙色泽,融合在铺天盖地的黝黑之下。静谧之处杵着神圣祝福降临的地方,同竹马一齐并肩而立,暂且摒弃俗尘概念得做着虔诚祷告,轻拍掌面吻合纹路走势,随后附身弓腰。

猜测着大致先于对方完成了心愿,眯着眼在黑黢中小心找寻着对方身影,稍许向右一些便能看到低垂的脑袋,因此便光明正大得瞪着眼静待这个仪式的结束。新的愿望定没有自己许得利索精短,自上次生贺的许愿环节,直至阳反问道“这家伙是睡着了么?”众人才醒悟着推助着新的“苏醒”。这也是新的独特魅力...吧?窃笑的时候新的目光又回到了自身,像是被捉到把柄似得别开了脸,却又忍不住抖着肩败露踪迹。新并不在意自己的笑,反倒问着几分钟前进行的事情:

-葵,许了什么愿望?

「我——我吗?」这的确是新的风格。「刚才在内心和上帝说,希望他能够再给新两个愿望。」

评论(1)

热度(6)